Yang Nianqun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orthodoxy” as the key to understanding the history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Updated on

诠释“正统性”才是理解清朝历史的关键

杨念群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6-01-1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中国的清史研究包含着许多传统议题,如清朝与明朝宫廷结构与制度的异同,超大疆域的控制与民间治理的得失,满汉关系的持续纠结,人口的爆发式增长与经济发展之关系等等。持续沉浸于传统议题容易形成路径依赖,比如有些学者总是喜欢刻板地强调明清两朝的连续性,仅仅把清朝统治的成功经验归结为对明朝体制的再现与模仿。甚至清朝被反复诟病的一些现象,如满汉冲突引起的民族压迫,也被断定为满人受文明浸淫的程度不够,这是“汉化论 ”的核心观点。

最近几年强势崛起的新清史则强调清朝与前朝主要是明朝制度的差异性。由于清朝是以异族身份入主大统,同时又实际控制着有史以来最为广大复杂的多民族共存的疆域空间,这两个条件恰恰都是以往汉人王朝统治所不具备的,故在西方学者眼里,清朝呈现出了一种貌似西方的帝国气象。在我看来,这两个极端论述均有失偏颇,很易为对方的批评留下口实。

当代一些学者大致沿袭了宋学家们的看法,即以宋明王朝模式衡量清朝统治之得失,同时以汲取儒家意识形态的深浅程度作为判别文明优劣的唯一标准。他们假设,以汉人为中心打造完成的儒学系统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占有无可置疑的垄断地位,其他民族要想入主大统,就必须以汉化作为基本前提。

 

                                                        ▲杨念群教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Please return emotions to historiography — on contradictions and the predicament of the condition of history

Posted on

把感性请回史学,描述历史状态中的矛盾与困境

——兼谈历史上我们如何看待女性和父亲

演讲人:杨念群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众号2015-11-1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本文整理自2015年11月1日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第74期《“传统社会”家庭伦理的回望与思考》上杨念群的发言,点此阅读另一位沙龙嘉宾赵园的发言。

杨念群,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主要学术兴趣是中国政治史、社会史研究,并长期致力于从跨学科、跨领域的角度探究中国史研究的新途径。

 

我看了赵园老师的《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之后,概括出两个关键词:第一,感性;第二,困境。

先说感性。为什么提到感性?到底感性在历史研究和写作中的地位,如何来定位?这是我觉得未来历史学要走下去的话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历史写作是排斥感性的,追求客观,追求历史规律,追求大的结构、大的演变。没有错,可以,但是不应该成为历史研究的唯一的道路和唯一的选择。历史研究应该凸显人的存在本身在历史过程中的意义和他本身的活动方式,而不是我们把所有条件摆列出来以后,最后人消失了,没有人了。我们现在很多研究缺乏对人的基本理解,对人的命运状态和他所身处环境里面的感受、活动方式的基本理解。所以我觉得其实把感性重新请回到历史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研究明清士大夫还是研究家庭伦理本身,实际上都涉及她自己表述的一个词——“痛感”,我觉得对我来说是印象很深刻的。你研究一段历史或者写作一段历史的时候,是不是带入了你的感情?当然这个感情是有一定限度的,不能滥情,不能随意介入,历史有本身的脉络在里面。但是感情的带入是不是就是一种罪过,写的漂亮文字是不是就是历史的罪过,是不是文学归文学,历史归历史,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觉得应该给历史学叙事正名,让历史学所有东西都写得好看一点、可读一点。可读未必就是浅薄,我们觉得有可读性就是浅薄,故作高深的讨论就是深刻的,一定要打破这种二分法,使历史写作归于一种比较人性的写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Yi Zhongtian (易中天) and Long Yingtai (龙应台) as hipster in the field of history

Posted on

易中天龙应台是“历史小清新”

杨念群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壹读2015-10-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49岁的杨念群自诩是大陆历史学者里长得最帅的一个。
“难道这还有疑问?”他狡黠地眨了眨眼。


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杨念群

在北京一个深秋的中午,他舒舒服服地躺在圈椅里,东扯西拉,有时候甚至有点贫嘴。作为当代最知名的历史学家,他知道“百合”、“腐女”,喜欢京剧皮黄跟帕慕克的小说,顺便还能扯一段葛优的电影台词,总之,完全不像个沉浸书斋,只跟古人打交道的人。

他刚出了一本谈古论今的随笔集,一开始准备叫《盛世的郁闷》,杨念群一琢磨,觉得不行,这个名字犯忌讳,搞不好出不来。于是他挑了其中一篇文章的名字做书名,叫《生活在哪个朝代最郁闷》,好像专讲古代的事,“更安全更保险”。

结果这个题目还是太让人想入非非,于是他的一次新书沙龙被取消了。提起这件事,杨念群大笑三声,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overcoming the theories of sinification and Manchu particularity: is there a third way for research on Qing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超越“汉化论”与“满洲特性论”:清史研究能否走出第三条道路?

杨念群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8-10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杨念群先生认为,以“东北—内亚”为主轴的“新清史”叙述架构与以“中原—江南”为轴线的传统王朝史两种模式只有相对差异性,两者互补可以构成观察清朝的整体图景。但以“中原—江南”为纵向主轴的文明线索,是清朝作为异族入主政权最终选择的确立自身统治合法性的核心区域与文化认同中心之所在,这是一个无法否认的历史事实,绝非想象出的一个无法证明的“虚幻共同体”.
“新清史”与“旧清史”研究路径的差异
  总体而言,以往的中国史研究基本上是以“朝代更替论”作为阐释的框架和基础,虽然近代以来引进了进化论的视角,但按朝代划分观察中国历史演进的模式并无根本性的变化,即基本上以汉唐宋元明清等统一王朝的交替变化作为叙事的主流线索,那些分裂割据的历史时期则被视为支流,大多只能依附于主流线索的叙述之下。这种主流叙事还认为,那些由异族入主的王朝要想获得统治合法性,必须经过汉人文明的熏陶与规训,才能真正有资格融合进“中国”的版图。汉人所具备的统治合法性,其优势并不在于占有多大面积的土地,而在于拥有改造其他族群的强势文化力量。即使当年中原被金人攫取,元代更是屈居蒙古人的统治之下,但汉人文明的辐射和同化能力仍是不容置疑地强大,故有人把此现象归纳为“汉化说”。在王朝历史演变序列中,清朝虽有明显不同于以往朝代的异族入主特征,但仍理所当然地在“汉化”的历史脉络里扮演着一个接续传统的角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reevaluating the view of history based on the notion of unity and a breakthrough in research on the political history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重估“大一统”历史观与清代政治史研究的突破

杨念群
编者按:“大一统”问题一直是清史学界关注的热点。本文中,杨念群教授厘清了近代以来几种对“大一统”的解读,认为对“大一统”历史观及其与清朝统治合法性的建立之间的关系进行重新探讨,是寻求清代政治史突破的关键。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年7与6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Historian Wang Rongzu (汪荣祖) on the nature of the Qing empire

Posted on

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

 汪荣祖

 

来源:东方早报2014年07月27日,《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回应新清史导论》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秦始皇废封建、设郡县,创建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政体。秦祚虽短,然秦制绵延悠长,中华帝国自秦至清延续了两千余年,朝代虽屡变,而政体少异,虽时而分裂,终归于一统。事实上,中华专制政体愈演愈烈,至明、清两代而极盛。清朝为中华帝国史上不可分割的朝代,何从质疑!然而近年来流行于美国的所谓“新清史”,否认大清为中国的朝代,否认满族汉化之事实,而认为满人有其民族国家之认同,清帝国乃中亚帝国而非中华帝国,中国不过是清帝国的一部分而已。而最颠倒之论,莫过于指责清朝为中国朝代之说,乃现代中国民族主义之产物。就此而论,将汉化与现代民族主义联结在一起,岂不就是新清史的武断建构?难道魏文帝汉化的事实也是现代民族主义的建构?若此说能够成立,不啻是对中国历史的大翻案。翻案或有助于历史真相之发掘,然能否成立主要有赖于新史料的出土,或新理论的出台。新清史虽强调新史料,然无非是满文旧档;满档既非新出,也不足以支撑翻案。至于理论,无论“欧亚大陆相似论”或“阿尔泰学派”之说,皆属一偏之见,也难以支撑翻案。历史学者如果不愿意盲从新说,则必须有所回应,表达不同的意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pubication by historian Wang Rongzu (汪榮祖) on the nature of the Qing empire

Posted on Updated on

《清帝國性質的再商榷——回應新清史》

 

作者: 汪榮祖主編
出版社: 中央大學出版中心、遠流出版
副标题: 回應新清史
出版日期: 2014年08月16日
页数: 224

来源:豆瓣读书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