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 Kuisong

TOC and abstracts of the latest issue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近代史研究, 2015:6)

Posted on

《近代史研究》2015年第6期目录及内容提要

近代史研究编辑部

来源: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11-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Kuisong (杨奎松) on the KMT’s guerilla war behind enemy lines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Posted on Updated on

抗战时期国民党的敌后游击战

杨奎松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9-1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为什么同样在敌后进行游击战争,国民党会弄到如此落魄的地步,而中共却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这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作战积极与否的问题。”杨奎松先生在文中分析了国民党敌后游击战难于坚持的原因。本文选自即将出版的《中日战争国际共同研究》(全三卷)。
                                                                                         杨奎松
  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国共两党都曾在对日作战当中采取过游击战争的战法。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国民党人的游击战1939年前后才开始,却在两三年之后即告失败,国民党派往敌后的部队,或投降于日军,或为中共军队所消灭,或被迫退出。总之,到抗战结束的1945年,国民党在敌后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真正有实力的武装。与此相反,中共的军队自抗战全面开始的1937年起就将主力开往敌后,一直坚持到抗战结束。其从最初的两三万人,经过不足8年时间,就发展到近百万之众,所占地区亦从最初的陕北一隅,扩展到山西、察哈尔、河北、山东、安徽、江苏、河南、湖南、广东等省份。正是由于中共在敌后游击战中取得了骄人的发展,战前被迫放弃自己的政治主张和政治旗号,屈从于国民党一党政府之下的中共,几年后即一跃而成为敢于公开挑战国民党的重要军事政治力量,到战争结束之际,更是形成与国民党分庭抗礼之势。此后不出三年,即一举用武力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两相对照,抗战期间中共游击战之成功,国民党游击战之失败,显而易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Yang Kuisong (杨奎松), Chen Yongfa (陈永发) and others discussing the contributions of the KMT and the CCP to the 2nd Sino-Japanese war

Posted on Updated on

红色的阅兵式,蓝色的抗战史?

 黄昱帆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2015年9月1日,国关前沿通讯微信公众号2015年9月2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名军官在阅兵训练中大声喊着口令。

2015年9月3日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此前未曾大规模庆祝这一日子的中国,在将其列为全国节假日后,更决定此次不仅要庆祝,还要打破惯例,在国庆之外的日子里进行阅兵。

中国政府给这个传统的“抗战胜利日”起的新名字有些拗口,但也别具深意: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一时间北京城里里外外、电视报纸上,都填满了各式各样、字正腔圆的口号和标语:“中国是反法西斯东方主战场!”,“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中国是世界和平的坚决倡导者和有力维护者!”除此之外,中国官方还在发布会中表示,解放军也将在阅兵中首次展示诸多国产现役主战装备。从彩排透露细节来看,其中就将包括多型东风导弹,以及直10-武装直升机等。

为了更好地铭记这段历史,纽约时报中文网通过邮件、电话、和面谈采访了几位专家,他们的看法不一,节选如下。五名受访者分别为:

陈永发,台湾历史学者,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共产党党史,其代表作包括《中国共产党七十年:从革命夺权到告别革命》。

杨奎松,知名中共党史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代史,著有《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等书。

李宗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

章立凡,独立历史学者,现居北京,主要研究领域为近代史。其父章乃器建国初曾任中国粮食部部长,1957年被划为“四大右派”之一,1980年获得平反。

时殷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务院参事。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关系理论与国际战略。

采访为问答形式,问题基本相同,五名受访者回答的侧重、详略程度不一。采访汇集经过编辑删减,未经受访者审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Kuisong (杨奎松) on how the 2nd Sino-Japanese war furthered the modern nation-state in China

Posted on

抗日战争:使中国走向现代民族国家

杨奎松

来源:文汇学人微信公众号2015-08-2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直把中国当成未开化的落后民族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怕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正是他们的入侵,迫使散漫且分裂的中国人从1931年以后以特殊的方式加速地组织起来了。也正是在应对现代侵略战争的这种组织力日渐形成的过程中,远远落后于日本的中国,一步步开始迈入了现代国家的行列。

五台山位于晋北,平型关之役后,五台山随之失陷,八路军一部留于山中从事游击战。右上:八路军训练;右中:夺自敌人的战利品;右下:检讨作战;左上:协助农民收获;左中:军队政治工作;左下:女作家丁玲在前线。

先要说明,我算不上抗日战争史的研究专家,参与这套《抗日战争战时报告》的编定并为序,实乃盛邀之下不得已而为之。其次要说明,我同意参与编辑并为序,只是想要对上海图书馆各同仁借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机,将馆藏战时抗战旧书编辑出版的作法表示支持。

记得将近三十年前我开始接触抗战史之际,因为民国旧书不像旧刊,可以借助于《全国中文期刊联合目录》,必须要一家一家图书馆自己去找。结果,花了不少时间在跑路、查书、提书和摘录,工作效率极低,跑的图书馆有限不说,即使能进去查目的图书馆,因为根本不可能根据目录卡片一本本调出来看,最终也弄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找到了最该看的东西。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Kuisong (杨奎松) with an overview of research on Chiang Kai-shek (蒋介石) in mainland China

Posted on

大陆蒋介石相关主题研究回顾

杨奎松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年6月30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1982年7月24日,在邓小平的推展下,廖承志受命致函蒋经国,公开提出了国共第三次合作的提议。1983年6月26日,邓小平也公开倡议国共两党应就第三次合作进行‘平等会谈’。此后对蒋介石国民党宣传和研究的尺度也开始放宽。”

 

改革开放前,大陆基本不存在对蒋介石的学术性研究。中共建国前后用以批判宣传之用的小册子数量不少,如陈伯达的《人民公敌蒋介石》、《中国四大家族》、方克的《蒋介石卖国真相》、新华书局的《蒋介石言行对照录》、恽逸群的《蒋党真相》、荣孟源的《国贼蒋介石》、光未然的《蒋介石绞杀文化》、刘松涛的《蒋介石祸国史话》、解文的《祸国殃民的蒋介石》等,有些披露了一些历史情况,但多数都没有太多学术价值。其他像唐人著《金陵春梦》,冯玉祥著《我所认识的蒋介石》、宋乔的《侍卫官杂记》等回忆录,虽读者众多,亦不无参考价值,但记述的真实性与准确性却存在颇多令人质疑之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Kuisong (杨奎松) on criteria for historical judgment

Posted on Updated on

我看历史评价的尺度

杨奎松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1.

历史不是没有规律可循,有个别也就有一般,研究、归纳、总结、讨论历史中这样或那样的带有规律性的或具有一般特质的现象,当然是历史研究者需要做的工作。但是,研究历史,先要求真。求真的唯一捷径,就是要抱定一种同情之理解的研究态度。经过“神游冥想”,设法与古人处于同一境界,尽力体验当事各方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非如此则无法贴近历史的真实,也就谈不上探求规律和讨论一般。

无论我们能够对过去的历史还原或重建到什么程度,也无论我们能够发现怎样的规律和一般,研究历史的人都需要对历史抱有一种尊重的态度。基于后见之明来评判历史中的人和事是再容易不过的了,事实上换了我们未必能做得更好。所谓尊重历史,就是不要站在今天的立场上,不要站在今人的价值观的高度,去对当年的历史,无论是人,还是事,做简单武断的是非评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Yang Kuisong (杨奎松) on historical judgment

Posted on

历史评价的尺度

杨奎松

2015.07.13

一个在中共党史领域的权威学者,为什么要像一个数学家要去讲解加减法一样,将讲课的课题定在学科的“基本面”,“跨界”做一次关于“抽象的、晦涩的”关于历史评价尺度的探讨?

14_33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