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 Honglie

Historian Fu Jing (符静) on the pro-Japanese historiography in occupied Shanghai during the war

Posted on

抗战时期上海亲日史学研究

符静

来源:《长江师范学院学报》(涪陵) 2013年4期

作者:符静

更新时间:2014-5-1

 

【原文出处】《长江师范学院学报》(涪陵)2013年4期第74~79页

【英文标题】The Japanolatry History Research in Shanghai during Anti-Japanese War

【作者简介】符静,首都师范大学 历史学院,北京 100089

【内容提要】 抗日战争时期,日伪统治者在上海为宣传亲日思想、美化侵略战争,通过大力办刊和拉拢文化界人士有目的、有计划地炮制了一系列的亲日历史文章。这些文章的研究者采用随意比附、歪曲历史的不负责任的实用主义态度,严重影响了历史研究的准确性。而其中的反战论调、合作论调、研究论调,均体现出日伪当局在不同时段的不同统治要求。亲日史学随着上海日伪政权的发展而走入高峰,也随着日伪政权的垮台而宣告终结。

【关 键 词】抗战时期/上海/亲日史学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ong, thoughtful article by art historian Wen Tao (文韬) on the debates on “National Studies” (国学)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Posted on

民国时期两种“国学”概念的争执及其语境

文韬

 

Long, thoughtful article by art historian Wen Tao (文韬) on the debates concerning “National Studies” (国学)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touching upon issues such as the delineation of the field as National Scholarship (中国学术) or “Studies of the National Past” (国故学).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文韬
来源: 《中山大学学报》2013年第5期 | 责任编辑:花满楼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作者简介】文韬,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讲师。

 
  【内容提要】“国学”究竟是指中国固有学术还是中国学术,即近现代学术是否应当包括在内,是百余年来数次“国学”论争悬而未决的问题。民国时期有关“国学”究竟是“国故学”的缩写还是“中国学术”的简称的争持,透露出了这个问题的内在纠结。由于反对“整理国故”的声浪渐高,支持者中的新派学人强调“国学”的全称应为“国故学”,“故”字不可省略,以彰显其批判性和进步性;而反对把国学当作没有生命力的古董来看待的学者,则提出“国学”是“中国学术”的简称,不仅包括古代学术,还理应囊括现在与未来,“国学”应当是一个不断生长的开放概念。在反复的辩难中,“国故学”与“中国学术”的概念争持,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时间的界定和价值的论断,因关乎具体的治学方法和学术理念,而出现互相渗透乃至颠倒的现象,对我们今天的“国学”讨论依旧极具启发。
 
  【关 键 词】国学/国故学/中国学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