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 Cengyou

Historian Liu Chao (刘超) on Chinese and Japanese history textbooks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Posted on

貌合神离: 近代中国新史学与日本史学——以清末中国历史教科书为中心

刘超

【文章来源】《史林》2014年05期。

【摘要】中国新史学与日本史学是形式上取鉴,精神上舍离。清末中国自编的历史教科书是新史学最初的实践形式,在编纂体裁、历史分期、内容安排上借鉴了日本教科书编写方式;抛弃了日本教科书对中国历史主体缺失与停滞的看法,突出汉族主体地位与中国历史的连续性,肯定中国历史的发展变化。自编教科书通过对日本教科书的取鉴与改造,反对日本史学霸权,践行中国史家以进化史观来书写国民历史的要求,确立了中国历史书写方式。

【关键词】历史教科书;清末;日本史学;新史学

[中图分类号]K2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1873(2014)05—0179—09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清末民国时期中国历史教科书综合研究”(项目编号:10BZS037)、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百年教科书整理与研究”(项目编号:10&ZD095)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刘超,安徽财经大学历史文化研究所副教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ff.


清末中国历史教科书与中国新史学大致同时产生,可谓中国新史学最早的实践形式。教科书编写开了中国新史学著作的先河,使新史学思想在具体的史学研究实践中得到体现。①中国新史学就其产生来说,受到日本史学的很大影响;西方史学的传入,日本也是个重要管道。日本或西方史学的影响,主要是在清末新教育实行之后,通过引译的历史教科书而扩大。②清末中国历史教科书主要仿照日本教科书而编写,本文尝试以教科书为中心,通过中日两种教科书的比较,来探讨中国新史学对日本史学是如何取舍、改造以确立自己的书写方式,中国史家如何通过历史书写来实现拯救民族国家的任务。本研究将有助于更好地认识日本史学对中国新史学的影响,对清末新史学成就有一个相对准确的把握。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Very detailed article by historian Wang Jiafan (王家范)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genre of comprehensive history (通史) in modern China

Posted on Updated on

中国通史编纂百年回顾

王家范

更新时间:2010-05-29
文章来源:《史林》2003.6

See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988.html following.

 

【内容提要】20世纪新式中国通史的编纂,孕育于中西之学交相激荡的时代,每当民族危难或时局 急剧转折之际,都会有新的高潮迭现。三个时期的演进,既反映出新史学多重色彩的风 云际会,更是百年中国社会变迁、时势跌宕的一面镜子,映照出各个时期史家对时代问 题的感悟及其应对。21世纪中国通史的编纂,笔者以为,还是绕不过百年通史名家苦心 思考和艰难探索的基本路向。细细咀嚼诸名家学术感悟及其编纂经验,不忘前事之师, 理应成为驱动新世纪中国通史编纂必不可少的一项学术准备。

在20世纪,编著新式中国通史是新史学建设的一项重头戏,出现过个性各异、流派纷 呈的精彩对局。许多史学大家在民族遭遇厄难之时,研精极虑,穷竭所有,以编著中国 通史为要务,赢得了学术的声誉(如夏曾佑、吕思勉、钱穆、张荫麟、范文澜等)。即使 以考据精细和断代擅胜的陈寅恪,据其姻亲兼哈佛同窗俞大维的回忆,“他平生的志愿 是写成一部《中国通史》及《中国历史教训》”(见蒋天枢《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所 引),可见学界的志士仁人当时把此事看得何等紧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