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ality

Discussion on universalism and particularism — a debate central for the writing of history too

Posted on

文化的出路:普遍主义还是特殊主义?

——“论语汇•孔学论坛”访谈黄裕生[1]

黄裕生、徐治道

来源:论语汇·孔学论坛,共识网2015-07-2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现代法律制度中的容隐制与把亲亲相隐作为伦理乃至法律上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两回事,对此,不可不察。

 

访谈嘉宾:黄裕生

访谈主持:徐治道

访谈时间:2015年7月17日晚上8:30

一.关于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

徐治道:黄老师,您在我们论坛上的讲题《普遍之爱:耶稣与孔子的共同事业》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普遍”,这自然让人想到“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我们知道,通常认为普遍主义作为一种思想方式与行为方式,来自西方,它主张真理与价值的绝对性,主张真理与价值的标准化、普遍化;而特殊主义则主张真理与价值的相对性、适应性,以及真理与价值的差别化、多元化;西方是普遍主义的,中国是特殊主义的。

那么,您认为“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之间是种什么样的关系?还有,您认为中国是普遍主义的,还是特殊主义的,或者说是一种什么更复杂的状态,为什么?西方呢?

黄裕生:这些问题实质上就是如何理解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及其关系的问题。所以,首先来澄清一下“普遍主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ng Xupeng (张旭鹏) on notions of singularity and universality in current Western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个体与普遍:当代西方史学的两种趋势

张旭鹏

时间:2015-05-23 09:51:21

来源:光明网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 张旭鹏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个体与普遍:当代西方史学的两种趋势

19世纪德国历史学家利奥波德·冯·兰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ng Xiong (张雄) and Su Jiming (速继明) on the universality and particularity of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进步的寓意———关于历史普遍性与历史特殊性的解读

张 雄 速继明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上海 200433)

来源:《哲学动态》2008年第12期, 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网2009-6-2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中图分类号]B0 – 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 – 8862 (2008) 12 – 0005 – 06
两百多年前, 哲学家康德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历史哲学命题: 世界公民观点之下的普遍历史观念
何以认知并读写? 康德认为, 人类的历史进程不过是大自然的一个隐秘计划的实施过程, 它充满了个
体、民族与类的种种对抗, 贯通着历史普遍性与历史特殊性的矛盾冲突。在他看来, 人类终极的目的乃
是要达到最完美的国家制度, 历史学家应当揭示人类在各个不同的时代里曾经接近这个终极的目的或者
是脱离这个终极目的到了什么地步, 以及要达到这个终极目的还应该做些什么事情等。笔者以为, 该命
题关涉到对当下历史意识所持有的三类基本问题的回答: (1) 历史行动的质料因是什么; (2) 历史在
具体的时间与空间的流变中, 它所累积的思想特征是什么; (3) 如何从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矛盾方面来
解释当下历史的内在否定性原理。本文通过对历史普遍性与历史特殊性的时代解读, 旨在揭示货币化生
存世界历史进步的深刻寓意: 人类共有理念与人性私向化的矛盾及其超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Viren Murthy (慕维仁) on Zhang Taiyan’s philosophy

Posted on

章太炎对“公理”的批判及其“齐物”哲学

 [美]慕维仁著; 马栋予 张春田译

 来源:《杭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5 期

【摘要】 晚清的社会精英和官僚们在当时极尽所能地为一种基于物化和科学理性的政治制度铺平意识形态及制度建设的前提,“公理”的概念正是这一宏大计划的一部分。而从独特的佛/道视角出发的章太炎则是当时少数几位能够对这一概念进行透彻的哲学批评的知识分子之一。章太炎对“公理”的批评是与他构想一种“齐”的世界的尝试相关的。我们可以将章太炎的“齐”视之为是一种对一个被在20世纪初的中国变得日益风行的抽象原则和势力所统治的世界的抵抗。在表述这个世界时,章太炎援引了传统思想,并试图将语言本身推到其极限,以表达一种能够逃逸出种种概念范畴的理想形式。 

【关键词】 晚清; 章太炎; 公理; 齐物; 政治哲学;

Article by influential historian Yuan Weishi (袁伟时) on Zhang Shizhao, an early critic of radical progressivism

Posted on

 

章士钊思想演变的轨迹

袁伟时

2014-02-05

See http://yuanweishi.blog.21ccom.net/?p=56.

在中国大陆一般人心目中,章士钊(1881—1973)是非常特殊的人物。知识阶层中年纪稍大的,大约都知道毛泽东与他的关系非同一般。“文革”前夕,毛要谈教育,特地把这个段祺瑞当“执政”时的教育总长找来静聆纶音。“文革”期间,“知识越多越反动”,焚书坑儒,他的《柳文指要》却由毛特别批准出版。1973年5月25日,根据“最高指示”,一架政府专机把92岁的章老及其亲属和特别配备的医生、护士、秘书、警卫送到香港,名为“探望夫人”,实则身负恢复与台湾联系的重任,成为震动海内外的重大新闻。年轻一代不知这些荣宠,却从选入中学课本的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等名篇和相应的讲解中,确信章士钊与1926年3月18日屠杀包括刘和珍在内的47名学生的惨案有关,是穷凶极恶的“落水狗”。

章士钊一生多姿多彩:革命者、报人、政论家、高官、律师、社会名流。除了有些政治活动颇遭物议外,其他方面都有出色表现。愚意以为最值得后人称道的是他在思想领域的耕耘,无论成功的亮点和负面的教训都有很值得注意的地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