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ry of History

Historian Hu Baoguo (胡宝国) on the depth of historical understanding

Posted on

历史理解的深度

胡宝国

来源: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2016-02-1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很多人最初对历史的兴趣是因为喜欢’历史故事’。我到现在对历史故事也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是’历史问题’。”

《汉唐间史学的发展》最早是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这本小书还会有再版的机会,再加上研究领域也有改变,所以出版后的若干年基本没有再思考过这方面的问题。这次北大出版社要出修订本,我只能是把一些明显错误的部分删掉,难有大的提高。补写了一篇关于《南史》的文章,虽然自认为问题是有意义的,但是文章的水平却不能满意,毕竟是年岁大了,身体多病,力不从心。

人生总有很多的“没有想到”。我没有想到书会再版,甚至也没有想到这辈子会学历史。因为上中学学的是俄语,自己又喜欢俄国文学,所以最大的理想是学俄语,但是刚刚恢复高考时还有政审一项,按我所在的河北省的规定,考外语类要按“绝密专业”的要求政审。我当然通不过了。当时政审在地区一级,录取在省会。我的卷子以及政审材料在地区一级就扣下了,没有任何学校见过我的材料。录取刚刚结束后才知道这个情况,父亲所在的河北师院也觉得有点对不住我们家了,这才把我扩招进来。他们让我选择,学英语也可以(俄语那年不招生),学历史也可以。父亲想了想说,你还是跟我学历史吧。就这样,“完全没想到”就学了历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Wang Xuedian (王学典) on the need for historical research to return to and to reconstruct the theory of history, from Renmin Ribao (人民日报)

Posted on

历史研究要重返重构历史理论

王学典

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01月04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近30年来,我国史学界理论探讨的演化大势是“历史理论”逐渐让位于“史学理论”,即对历史进程基本线索的追寻被对历史知识一般性质的探求所代替,有关历史进程本身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被束之高阁、乏人问津。总之,远离“历史理论”,走向“史学理论”,对“历史认识论”研究的热情远远大于对“历史本体论”的研究,是改革开放以来史学界理论研究的一个基本特征。这一取向的出现及其主流化当然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偏差。当前,我们亟须以唯物史观为指导,从“史学理论”重返“历史理论”。

  史学界在忽视“历史理论”的路上越走越远

  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严格地说,我国史学界基本上不存在独立的“史学理论”学科。这一期间,人们基本上是把“史学理论”与“历史唯物主义”画了等号。这一局面在20世纪80年代初被打破。把“历史理论”与“史学理论”作出明确区分,把各自的侧重点及其内容构成加以切割,是1983年和1984年史学领域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把以客观历史进程为对象的理论研究看作是“历史理论”,把以历史学、历史研究活动本身为对象的理论研究看作是“史学理论”,认为前者是对历史本身的抽象和概括,后者是对史学本身的归纳和提炼,是当时学术界所形成的共识。这样,对历史认识论、历史知识论和史学方法论的研究,就具有了合理性并取得突破性进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Peng Gang (彭刚) on the memory tur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theory of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记忆与历史书写——史学理论视野下的“记忆的转向”

2016-01-04
彭刚

史学研究


【文章来源】《史学史研究》2014年第2期。

【摘要】西方史学理论自19世纪以来的发展演变是一个不断发生范式转换的过程。大约从本世纪初开始,西方史学理论进入了一个旨在调和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所谓后-后现代主义阶段。史学理论家已经在盘点后现代主义的后果:哪些方面仅是昙花一现,哪些方面具有永久的价值。”历史记忆”(也许还有”历史叙事”)就是此类具有持久意义的论题。它既是后现代主义反对统一性追求多元性的必然结果,也因其排斥语言的经验在场性而可望成为后-后现代主义阶段进一步探讨的话题。彭刚教授在综合批判各种相关观点的基础上,通过口述史实践和古今中外的大量例证,对历史与记忆之间、记忆与真理和正义之间的复杂纠葛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和阐述。在作者看来,受当下关切、文化传统、社会体制、政治权力和语言驯化等因素的制约,记忆不免具有重构和诠释的特性,但也不应因此而全然否认其通向真实过往的可能性。此外,在利用记忆伸张正义和实现政治目标之间也需作谨慎的处理和把握。我们期待更多学者参与有关历史记忆问题的讨论。

【作者单位】彭刚, 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

【关键词】 史学理论;历史书写;历史叙事;在场性;口述史;现代史学;政治目标;元性;核心论题;历史过程;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uo Yuhe (左玉河) on historical memory, historical narration and the authenticity of oral history

Posted on

左玉河︱历史记忆、历史叙述与口述历史的真实性

2016-01-06
口述历史

 

【作者简介】左玉河, 河南大学黄河学者、历史文化学院暨近代中国研究所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文化史、口述史。

【文章来源】《史学史研究》2014年第4期,第9-21页。(选用时未保留注释,请以刊物发表为准)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ng Rongfang (张荣芳) on Chen Yuan’s (陈垣) theory of history and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Updated on

陈垣的“史源学”与“新史学”

张荣芳

2015-12-12
史学研究

【文章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1期

【摘要】陈垣是”新史学”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为近代史学转型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为”新史学”培养人才,首创”史源学”和”史源学实习”课以及讲授、实习方法。”史源学实习”课,是陈垣”不吝金针度与人”品质的体现,教学效果甚好,培养了不少史学名家。

【作者单位】张荣芳, 中山大学历史系。

【关键词】陈垣 “新史学” “史源学” “史源学实习” 《日知录》 《廿二史劄记》 《鲒埼亭集》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Chen Lemin (陈乐民): Is there a logic of history?

Posted on

陈乐民:历史是否有逻辑

2015-11-11
现代大学周刊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 陈乐民

大历史是理性的,人们经验的历史却不是理性的。理性批判的历史,是“宿命的”,似乎历史是按照人的理想意图安排的,所以是理想主义的。现实的历史却相反,它经常是不合逻辑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iu Pengsheng (邱澎生) on how historiography can be useful

Posted on

史学如何“有用”?

邱澎生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0-2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学历史有什么用?”这大概是各位历史学人听到耳朵生茧的问题了,无用之用、以古鉴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邱澎生教授在回顾自己的学思历程中将他的看法娓娓道来,小编看过之后觉得别有一番味道,分享给大家~

                                                         ▲邱澎生

刚做历史系本科生时,我很喜欢钱穆先生的《中国史学名著》和《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因为自己当时读书理解能力有限,这两本类似讲演授课的著作,想来应是比较容易亲近钱先生精深学术的利济津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