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ry of Historiography

Xu Ji (许骥) on how to write history in the era of vast amounts of data

Posted on

自媒体与大数据时代的历史表达

许骥

来源:腾迅大家2014年1月14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如果以今天的标准来看,孔子的《春秋》或许根本称不上是历史学著作,孔子也很难说是历史学家,因为他只是做了“删订”的工作。孔子述而不著,谈不上有自己的原创著作。而其后的历史学者,则大为不同。到汉初,司马迁写了《史记》,约五十二万字。至宋代,司马光写了《资治通鉴》,约三百万字。而近代,历史学者真的可谓“著作等身”。梁启超一生写了一千多万字,胡适一生写了两千多万字,李敖准备出版的增订版《李敖大全集》据说将达三千万字之巨。历史表达,缘何愈来愈长?其背后,实际上有科技的推动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Peng Gang (彭刚) on historical memory and writing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记忆与历史书写——史学理论视野下的“记忆的转向”

彭刚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4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2014年10月3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编 者 按】西方史学理论自19世纪以来的发展演变是一个不断发生范式转换的过程。大约从本世纪初开始,西方史学理论进入了一个旨在调和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所谓后-后现代主义阶段。史学理论家已经在盘点后现代主义的后果:哪些方面仅是昙花一现,哪些方面具有永久的价值。“历史记忆”(也许还有“历史叙事”)就是此类具有持久意义的论题。它既是后现代主义反对统一性追求多元性的必然结果,也因其排斥语言的经验在场性而可望成为后-后现代主义阶段进一步探讨的话题。彭刚教授在综合批判各种相关观点的基础上,通过口述史实践和古今中外的大量例证,对历史与记忆之间、记忆与真理和正义之间的复杂纠葛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和阐述。在作者看来,受当下关切、文化传统、社会体制、政治权力和语言驯化等因素的制约,记忆不免具有重构和诠释的特性,但也不应因此而全然否认其通向真实过往的可能性。此外,在利用记忆伸张正义和实现政治目标之间也需作谨慎的处理和把握。我们期待更多学者参与有关历史记忆问题的讨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irst issue of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iography Forum (国际史学研究论丛)

Posted on

陈启能主编《国际史学研究论丛》(第1辑)出版

作者: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点击数: 74 更新时间:2015年02月25日

 

书名:国际史学研究论丛(第1辑)

International Historiography Forum

作者:陈启能 主编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5年1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Chen Qitai (陈其泰) on the theory of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历史编纂的理论自觉——《史通》、《文史通义》比较研究略论

陈其泰

来源:《人文杂志》2010年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2月22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内容提要】《史通》和《文史通义》是中国古代史学评论的双璧,共同反映出历史编纂的理论自觉。刘知幾、章学诚二人都重视总结史学演进的经验和教训,以理论的创新推进著史实践的发展;二人都具有强烈的批判意识,都有独到的哲学思想作指导,重“独断”之学,重“别识心裁”。刘知幾处在断代史正史纂修的高峰期,他承担的主要使命是总结以往、提出著述的范式,他提出的范畴、命题内涵丰富,且颇具体系性。章学诚则处于正史末流在编纂上陷于困境阶段,其主要任务是开出新路,他洞察当时史识、史学、史才都成为史例的奴隶之严重积弊,又发现晚出的纪事本末体因事命篇的优点正是救治之良方,主张大力改造纪传体,创立新的体裁,其论述具有深刻的哲理性和明显的超前性。

  【关 键 词】《史通》/《文史通义》/历史编纂理论/论史法/论史义/“独断”之学/“别识心裁”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史学研究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