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ry of Historiography

Discussion on how research on history can return to a longue durée approach

Posted on

历史学缘何重回“长时段”研究

记者 张君荣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月21日第892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对话学者

  周 兵 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张正明 黑龙江省社科联副主席、编审

  王献华 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全世界历史学家联合起来!——最近,哈佛大学历史系主任大卫·阿米蒂奇(David Armitage)等模仿《共产党宣言》,出版新著《历史学宣言》(The History Manifesto),呼吁推动历史学抛弃过于碎片化的研究方式,重回年鉴学派代表人物布罗代尔所提倡的“长时段”分析,进而更有力地解释当下现实问题。这部著作一面世,便迅速在史学界引发广泛关注及思考。比如,微观叙事必然会走向碎片化吗?宏大叙事、“长时段”研究是否导致了“历史决定论”?掀起历史风暴的究竟是哪一只蝴蝶的翅膀?

  本期“学海观潮”邀请学者就此讨论年鉴学派、“长时段”研究的重要性及其走向。

 “长时段”理论:年鉴学派首要成果

  《中国社会科学报》:年鉴学派如何划分历史的“长短”?

  张正明:就像电波分为长波、中波和短波一样,年鉴学派代表人物布罗代尔将历史分为三个时段:长时段、中时段、短时段。其中,短时段主要指历史上的突发事件,例如政治革命、战争、自然灾难等。这些事件往往以传统的政治编年史形式被记录下来,但正如深海掀起的“浪花”,这些事件本身只是历史的瞬间、历史的“尘埃”,对历史影响甚微。中时段指在一定时间之内出现的相对稳定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有“周期性波动”的特点,比如人口增减、生产的消长等对历史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的现象。中时段的历史时长有一定弹性,短则20年、50年,长则百年。长时段属历史时间的最深层,是以世纪为基本计量单位,自然环境、地域条件、文化传统等长期不变或变化极慢的历史。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曾说过,从某种意义上,在历史领域,“时间”对历史具有本体论的意义,即有什么样的时间观就有什么样的历史观。“长时段”理论中的时间观念有何特殊之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ian Chengdan (钱乘旦) on Ranke’s historiography criticizing it as unreliable

Posted on

兰克史学有三根支柱,可惜都不可靠

钱乘旦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2-30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20世纪“新史学”这个概念在中国史学界、学术界已经不生疏。但有一个问题:所谓“新史学”的各流派之间是什么关系?它们的来龙去脉是什么?人们对这方面的了解并不充分,一般人也很少意识到。我试图对此进行一下梳理,就必须从兰克说起,因为他是出发点。


▲利奥波德·冯·兰克(Leopold Von Ranke, 1795—1886),十九世纪德国和西方最著名的历史学家,用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研究历史的“兰克学派”的创始人,近代西方“客观主义”历史学派之父。

兰克对西方史学以至于全世界历史学都造成了很大影响。但是关于兰克,我们知道什么?很多书都说兰克是“科学的历史”的创始人。所谓“科学的历史”有两层含义,一是把历史看成“科学”,像生物学、化学、物理学一样。既然是科学,就是有规律和内在逻辑的,通过科学手段可以发掘这些规律以及历史发展的脉络;另一层含义是从方法论角度谈论历史,运用科学的方法研究历史,就能恢复人类历史,做好历史研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o take part in the creation of history through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让史学参与历史的创造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告诉我,爸爸,历史有什么用?”这是20世纪40年代年鉴学派创始人之一马克·布洛赫的小儿子问父亲的问题。布洛赫竟一时语塞。而这一萦绕不去的追问,直接导致其名著《为历史学辩护》的问世。时至今日,这一追问依然是摆在学术界和社会大众面前的重大课题。

“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在不久前召开的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在贺信中对历史重要性的强调引起史学工作者的热议和深思。大家纷纷表示,这些重要论述为我们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指明了方向,也将给我国历史学的发展带来难得的机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ng Rongfang (张荣芳) on Chen Yuan’s (陈垣) theory of history and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Updated on

陈垣的“史源学”与“新史学”

张荣芳

2015-12-12
史学研究

【文章来源】《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1期

【摘要】陈垣是”新史学”的倡导者和实践者,为近代史学转型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为”新史学”培养人才,首创”史源学”和”史源学实习”课以及讲授、实习方法。”史源学实习”课,是陈垣”不吝金针度与人”品质的体现,教学效果甚好,培养了不少史学名家。

【作者单位】张荣芳, 中山大学历史系。

【关键词】陈垣 “新史学” “史源学” “史源学实习” 《日知录》 《廿二史劄记》 《鲒埼亭集》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s Ge Xiaojia (葛小佳) and Luo Zhitian (罗志田) discussing new approaches to the writing of history by way of reviewing P. Duara’s “Culture, Power, and the State, Rural North China, 1900-1942”

Posted on Updated on

社会与国家的文化诠释

葛小佳 罗志田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11-0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杜赞奇《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乡村》一书曾先后荣获美国历史学会费正清奖及亚洲研究学会列文森奖。葛小佳、罗志田二先生以“社会与国家的文化诠释”为名合撰此篇书评,意在指出,杜书以20世纪前半期华北乡村社会文化变迁为脉络,并引入欧洲史研究中的“国家”概念,考释中国近代国家与社会的互动消长,为检讨近代中国历史提供了一个新的参照空间。(本文选自《东风与西风》)
                                                                            杜赞奇教授
  以往治史,多以人物或事件为轴心来把握历史演进的经络,而对人物事件后的社会文化自身嬗变,关注不够。今日海外汉学中的社会史取向,则恰好反之,是力图将对历史过程的探究,根植于对地方文化社会变迁的了解之上,以期对来龙去脉(context)有一更深刻的把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i Junling (李俊领) on the state of socio-cultural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Well-written, very informative and thoughtful book review!

社会文化史研究的瓶颈与未来走向——

读梁景和等著《现代中国社会文化嬗变研究(1919—1949)》札记

李俊领

 

文章来源:《徐州工程学院学报》2015年第5期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12日

 

摘要:梁景和等著《现代中国社会文化嬗变研究(1919—1949)——以婚姻·家庭·妇女·性伦·娱乐为中心》一书,从实证研究到理论探索,既体现了中国近代社会文化史研究的新进展,也反映了该领域研究遭遇的瓶颈问题。其实证研究部分的困境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一是缺少别致的好故事;二是在范式上缺少“社会文化史”研究的意识,仍未自觉走出现代化与革命史范式的影响;三是学术史回顾的功课有待深入。该书的理论探索富有前瞻性,对于社会文化史研究突破当前的瓶颈确有启发意义。沿着该书的理论思考方向,将“日常生活”建构为社会文化史特色的历史诠释体系,或为该领域研究未来的可能走向。

 

关键词:社会文化 社会文化史 现代中国 社会生活 日常生活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or here.

Historian Yao Dali (姚大力) on why Zhu Weizheng (朱维铮) opposed the notion of “Historia magistra vitae” (以史为镜)

Posted on

姚大力:朱维铮为什么越到晚年越反对“以史为镜”

记者 徐萧 王紫汀

来源:澎湃新闻2015.9.1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中国经学史、中国史学史学者朱维铮在逝世三周年后,他的遗稿《中国史学史讲义稿》在近日由其两位学生廖梅、姜鹏整理出版,同时他的十一篇已刊史学史论文也一并结集出版为《朱维铮史学史论集》。

9月5日、6日,这本书在复旦大学举行了发布仪式,并以此为契机召开了“中国史学的历史进程”学术研讨会。会上,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姚大力以《朱先生对‘以史为镜’”的质疑》为题作了发言。

姚大力认为,朱维铮越到晚年越是坚定地反对“以史为镜”,尽管他在生前仍在时刻关注着政治,但“历史研究从业者从他的特定知识结构出发,也可能为国家当前建设贡献某种独到的见解,但这只能是历史从业者履行他作为国家公民的权利和义务,而不是历史学本身的目标或任务。”他从朱维铮那里,强烈地感受到也认同着“史学本身并没有服务于现实政治斗争的功能或属性”。

朱维铮。高剑平 澎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