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 Xiaobing

Tang Xiaobing (唐小兵) on historical memory

Posted on

让历史记忆照亮未来

唐小兵

文章来源:《读书》2014年第2期

更新时间:2014年02月20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一九九九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在他的回忆录《剥洋葱》里说:“回忆像孩子一样,也爱玩捉迷藏的游戏。它会躲藏起来。它爱献媚奉承,爱梳妆打扮,而且常常并非迫不得已。它与记忆相悖,与举止迂腐、老爱争个是非曲直的记忆相悖。你若是追问它,向它提问,回忆就像一颗要剥皮的洋葱。”显然,在格拉斯的观念世界中,记忆是与历史真相衔接的,记忆是刚直而真诚的,它追求对历史事实的一种本真呈现,通过这种呈现的事实来牵引出一种人类世界基本的价值判断。而回忆,则往往与当事人的自我隐藏和自我粉饰相关。回忆者要么通过一种对个人历史和民族国家历史的悲情叙事(比如对近代中国救亡图存的创伤性历史记忆),强化个体和国族的苦难、屈辱和危机意识及与之相互激荡的救亡图存精神,从而塑造一种个人与国家命运共振的民族共同体意识,这在一些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比如《苦难辉煌》中都有显现;回忆者的另一种倾向,则是尽可能在历史文化的源流中搜寻积极的思想资源和价值资源,乃至将历史中的典范人物再度激活,以各种方式引入当下的公共生活之中来塑造集体性的自我。甚至有一些历史记忆将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过度浪漫主义化和美化,以此来砥砺自我和批评当下。这两种方式,都容易在道德激情和强势价值的主导之下,裁剪历史以迎合回忆者的价值偏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between historians Wang Qisheng (王奇生) and Tang Xiaobing (唐小兵) on the revolutionary history of modern China

Posted on

二十世纪中国革命的回顾与反思

东方历史评论

王奇生、唐小兵

2014-04-18

[摘要]历史不可能只是一种声音,任何时期的历史都会是非常复杂的状态。

唐小兵(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以下简称“唐”):近年来,对二十世纪中国革命的回顾与反思是中国学界和公共知识界的一大热点,以二十世纪中国革命为主题的学术会议也召开过很多次,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学术会议大多由政治学、社会学、法学等学科主办,反而很少由历史学科主办。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王奇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以下简称“王”):相对于其他学界,历史学界召开以革命为主题的大型会议确实很少。辛亥革命百年之际,历史学界的会很多,但主要讨论辛亥革命有关的问题,较少将二十世纪中国革命作为一个学术问题来讨论。从2011年开始,当局和历史学界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的时候,其他学界似更倾向于反思革命,而这种反思基本上是一种批判性的重构,并具有强烈的现实关怀。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