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

Historian Zhang Hongbin (张洪彬) on shamanism, religion, and science: reconsidering the criticism of geomancy during the late Qing

Posted on

巫术、宗教与科学:重思晚清的风水批判

张洪彬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9-2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传统中国对风水的批评是天道信仰内部的正统批判异端,是宗教对巫术的批判。与此类似,晚清基督徒对风水信仰的批判也基于宗教对巫术的立场,但其批判资源还包含着大量的现代科学知识。基督徒的风水批判颠覆了后者的理论基础——阴阳五行的宇宙秩序,并殃及同样建立在这一宇宙观念之上的天道信仰。然而,科学虽否弃了风水,它对人类命运的解释与风水却甚为接近。

【关键词】风水批判 现代性 天道信仰 巫术 宗教 科学

【文章来源】《天津社会科学》2015年第4期

【作者简介】张洪彬,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学术月刊》编辑,主要从事中国近代思想史和宗教学研究。

【说明】因微信平台的限制,注释删除,如需查看,请阅原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cientist Qiu Chengtong (丘成桐) on the sources of innovation (from Renmin ribao)

Posted on

创新究竟从何而来?

丘成桐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7月30日,赛先生微信公众号2015-08-0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从人类生存和人类文明的高度出发作出的研究,才有可能真正达到文明

意义上的创新,进而实现有益于民族与世界的成就。

  • 丘成桐(哈佛大学终身教授)

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创新的时代。从一个学者的视角看,大学的创新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方面。这是因为,创新从根本上而言是一个文化问题。大学作为追求真理、生产文化的场所,理应是创新的源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s Wang Kai (汪凯) and Ye Xuejie (叶雪洁) on the reception of Wester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China during the second half of the 19th century 晚清“科学士绅” ——西方科技在中国体制化发展的最早践行者

Posted on

晚清“科学士绅” ——西方科技在中国体制化发展的最早践行者

 汪凯 叶雪洁

【来源】《科学文化评论》2014年第5期,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 2015-06-0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作者简介】汪凯,中国科技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博士后;叶雪洁,中国科技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硕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鸦片战争以降,传统中国社会遭受西方工业文明冲击,士绅社会身份群体的组成成分和角色发生了变化。至洋务运动时期,以徐寿为代表的新兴知识职业群体运用西方科技发挥社会功能,并因此取得“科学士绅”社会身份群体成员资格。这一社会身份群体的形成同时也是西方科技在传统中国社会的体制化发展开端。“科学士绅”亲身实践科技以整合社会、领导公共事务,西方科技由此借道于中国传统行为规范、文化价值乃至社会体制,在社会生活中获得对社会成员具有规制性的影响力。

【关键词】科学士绅/洋务运动/西方近代科技/社会身份群体/社会体制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of western science and religions from a historical and dialectical perspective

Posted on

以历史辩证眼光审视西方科学与宗教

张清俐

 在西方文明进程中,科学与宗教的关系呈现出错综复杂的面貌,冲突还是调和?共生还是取代?一个简单的判断远不能厘清二者之间的关系。本期“学海观潮”邀请习五一、蔡仲、安维复、刘孝廷四位学者从历史发生学、认识论等不同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学理分析。

对话人

         习五一 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与无神论研究中心研究员

         蔡   仲 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安维复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刘孝廷 北京师范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所教授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4月29日第732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e Zhaowu (何兆武) on why modern science did not develop in China (from Renmin ribao 人民日报)

Posted on

何兆武:中国为什么没有产生近代科学

何兆武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3月16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在古代和中世纪,中国的科学曾经长期居于领先地位。但到了文艺复兴以后,当西方大踏步建立起近代科学体系时,中国的科学相形之下却日益落后了,并且直到19世纪中叶仍对西方17世纪已经确立的近代科学体系茫然无知。这是为什么?

近代科学的诞生和发展首先必须和某个社会阶级的利益密切结合在一起,也就是说这个阶级本身的利益需要科学。这一条件正是西欧上升中的并且不久就取得统治权的市民阶级所具备、而为其他国家历史上的一切阶级所不具备的。当时,西欧这个新兴的阶级迫切需要天文、地理、航海、制造、火炮乃至世界范围的政治、经济、贸易、社会、历史诸多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和他们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但这些知识和传统社会各统治阶级的利益关系并不大。迟至20世纪初,一些亚非不发达国家的王公贵胄虽然也把自己的子弟送到牛津、剑桥受教育,但这些人回国之后并不把西方的科技引入自己的国家。这里的奥秘是,科学从思想上,也从社会上对等级制度起着一种瓦解的作用。一切人和物,无论多么伟大或多么渺小,在科学面前其价值都一律平等,都服从同样的铁的法则,其间并不存在任何高低贵贱之分。在当时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这样的社会阶级,而且整个社会也一直无法突破等级观念和体制的束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nonymous article on the influence of science on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科学与人文之间——关于现代史学建设路向的一点思索

论文类别:文化论文 > 历史学论文
论文作者: 佚名
上传时间:2006-1-9 9:08:00

See http://www.hi138.com/wenhua/lishixue/200601/7943.asp.

【提要】 在中国,历史科学之观念兴起于20世纪初,大盛于“五四”以后。它原是西方近代科学和历史理论直接影响下的产物,但在具体理解和运作上,又有两种不同的路向:一以自然科学为比照模式的“科学化”;一以西方社会科学(在当时主要是社会学和经济学)为参照系数的“科学化”。此两种治学路向,蔚然已成现代中国史学之主流。而对此风气持保留态度的,则另有钟情于新人文主义的一派,其方法上倾向于以人文阐释与科学实证相结合的治史途径。上述三派对西方现代史学和中国传统史学俱各有所承,剖析其方法论的内涵结构与特点,是一件很有意义之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Reflections o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by historian Cheng Yinghong (程映虹) putting it into the context of a meta-historical theory of cosmic truth

Posted on

文化大革命的理论根源是“宇宙终极真理”

程映虹

更新时间:2014-01-26 23:11:21

See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811.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811-2.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811-3.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71811-4.html.

 

内容提要

文化大革命为什么会在实践中走到如此极端的地步?毛泽东和他的追随者为什么对共产党自己建立的制度持如此批判甚至否定的态度?换句话说,文革实践最终的理论合法性何在?受话语环境和知识范围的限制,中国大陆对文革的研究至今并没有对这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展开深入讨论,而主要是努力恢复历史真相,促进对文革历史的公众意识的培养,并澄清文革政治文化和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关系。

本文考察从五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中期毛泽东和他的追随者对和宇宙论相关的自然科学的讨论,尤其是物质是否无限可分和时空是否有限。大量的历史材料说明,这种“科学”讨论和文化大革命理论的起源和发展在时间上是完全重合的,在内容上是密切相关的。上个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正好是国际科学界对宇宙的微观和宏观的基本秩序热烈讨论并有重要突破的时候,而毛本人和他的追随者对相关讨论不但表现出浓厚和迫切的兴趣,而且力图参与这些讨论或者在中国的语境下对这些讨论作出自己的回应。本文认为,这种“科学”讨论构成了文化大革命意识形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被玄学化甚至上升到宗教信念的高度,可以说是从一个最终极的意义上——即文化大革命符合宇宙的根本规律——为文化大革命寻找合法性。这就使得文革从根本上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路线斗争和政治清洗。

(本文发表于《领导者》2013年10月总第54期,由笔者2006年发表于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Modern Asian Studies (《现代亚洲研究》季刊)上的英文论文缩写而来。某些部分有所增加。原文题目是Ideology and Cosmology-Maoist Discussions on Physics an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有近2万字,并收集在美国列克星敦出版公司2012年出版的Mr. Science and Chairman Mao‘s Cultural Revolution一书中。原文有大量注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