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olution

Historian Gao Yi (高毅) on the violent genes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ary tradition and its French background

Posted on

“以法为师”,中国革命传统中的暴力基因

高毅

来源:经济观察报书评2015-12-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来源=《二十一世纪》

革命总是暴烈的,必然要诉诸血腥的暴力。这种暴力尽管很野蛮很残酷,事实上也会给许多无辜的人们带来巨大的灾难,但在革命者看来却是为实现更好的生活所必须承受的一种牺牲。所以,革命者一般都会毫不犹疑地认可革命的暴烈性。如毛泽东所言:”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但历史也告诉我们,不同国家的革命,尽管都很暴烈,却在暴烈的程度上有很大的不同。比如,法国大革命就比英国或美国革命暴烈得多。实际上,法国大革命的暴烈性在世界历史上是空前的,以至于言之”惨烈”都不为过。然而也正是这种”惨烈”,赋予了这场革命一种引人注目的经典性,同时也是其世界性影响远远强于英、美革命的重要原因,尽管后者在推动现代世界的成长方面也有同样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法国大革命的世界性影响主要是通过其政治文化的传播而产生的。在受到法国革命政治文化影响的案例中,二十世纪的中国革命肯定是非常突出的2,尤其是中国革命非同寻常的暴烈性和长期性,使其带有一种和法国革命极为相似的政治风格。我们都知道,在二十世纪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革命”在中国都被看作是一种绝对神圣不可侵犯的事物,这情况和法国大革命十年期间(1789-1799)的情形是完全一样的。在中国革命者看来,”反革命”不仅是一种无耻的行为,而且是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即使在中国革命者已经分裂成两个势不两立的阵营之后,这个观念也没发生任何变化,并还将长期盛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iu Yunfeng (刘云枫) discussing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the high frequency of “revolutions” in Chinese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分析框架

刘云枫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2015-12-0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大一统”社会,是无法进行“局部、低成本、渐进和持续”改进的,而只能选择“全局性、高成本、突发和一次性”的革命。换言之,“大一统”就是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真正根源。

 

1. 问题

中国人是否和外国人,不一样,难说。但中国历史是有特色的,主要在于:频繁革命。从陈胜吴广算起,直到太平天国,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规模之大、数量之多、组织程度之严密、破坏程度之剧烈,都是欧洲、日本难以比拟的。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与阶级斗争理论,对此是欢欣鼓舞的。毛泽东在1937年8月发表的《矛盾论》中明确指出:“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

这也算是一种解释。即:只要有阶级和阶级差别,就必须革命,没有其他办法。可是,阶级理论的发明者马克思所在的欧洲,历史上也有阶级,也有阶级差别,也有统治阶级对人民之残酷压迫和无情剥削,为什么欧洲历史上以农民战争为特点的大规模“革命”,就没有发生呢?

显然,阶级理论,不足以解释中国历史上频繁的“革命”现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cture on the current state and future of research on revolutionary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新史学讲稿001 革命史研究:现状与未来

北师大出版社

来源:新史学微信公众号2015-12-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右)

主持人(《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抱歉,比预定时间晚了几分钟,欢迎大家今天来参加“新史学”沙龙,这个沙龙由北师大出版社的“新史学”和《东方历史评论》一起主办,今年是第二届,去年做过一次,每次会持续两天时间有三到四场的沙龙,现在是第二场沙龙,今天下午由北师大的谭徐锋主持的,刚结束不久,那场沙龙的时间比较久,加上温铁军教授来得晚一些。今天晚上的沙龙马上开始,首先请允许我隆重介绍一下今天的两位嘉宾,虽然有的朋友认识他们,但还是要再隆重地介绍一下。

一位是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界高毅老师。高老师涉猎的范围比较多,包括欧洲的历史和法国历史,但跟今天特别相关的,是由高毅老师参与,和北师大出版社一起做的法国大革命的一些译本,这是已经出的,2016年还有有一些译本出来。所以今天可能有一些关于法国大革命的东西,不论是大家已经看过书的以及还没有译过来的,高老师会重点跟我们分享这个,其他就不多介绍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ang Mingsheng (王明生) on the world-historical meaning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New China

Posted on Updated on

新中国成立的世界历史意义

王明生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0月0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中国道路拥有巨大的潜能和优势,使中国逐步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成功应对了亚洲金融危机、美国金融危机,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吸引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1949年10月1日,是一个改变中国历史的伟大纪念日。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近代中国人民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奋斗与探索、流血与牺牲,最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启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新征程。新中国成立66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探索中前进、在挫折中崛起,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奠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用真理的力量,支撑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希望,引领中国走向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康庄大道。

  开启中华民族发展进步的历史新纪元

  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不论大小,几乎都曾经欺侮、侵略过中国。而近代中国的反侵略战争,也多以中国失败、被迫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而告结束。分析原因,毛泽东曾深刻指出:“一是社会制度的腐败,二是经济技术的落后。”因此,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实现国家繁荣富强和人民共同富裕,就成为近代中国人民的两大历史任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how the modernization narrative and the revolutionary narrative actually do not contradict each other

Posted on

“现代化叙事”与“革命叙事”并行不悖

马勇

来源:《团结报》2015年10月1日第7版,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0月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对于近代史学界来说,“现代化叙事”既旧且新。旧,是说这个模式发生很早,与“革命叙事”几乎同时;新,是说这个模式在过去二十几年对近代史研究形成很大冲击。近代中国许多主题,都在现代化模式冲击下重新思索表达方式。原先的革命叙事面临挑战。

 

民族主义叙事的发生

 

就近代史研究的范式而言,如果从学术史层面讨论,革命叙事与现代化叙事并不是对立的两极,更不会视若仇雠。近代中国问题的发生,主要是因为西方因素,而在诸多西方因素中,特别是在近代中国早期,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革命叙事当然有其正当性。

 

革命叙事是一个非常中国化的近代史叙事模式,如果不是后来改革开放,与外部接触交流,我们在内部用革命叙事自说自话,毫无问题。但是,当国门重开,当我们知道外部世界关于近代中国的讨论后,革命叙事就显出其局限性,我们没有办法用革命叙事与境外的学者进行交流,更不要说来自西方的学者了。革命叙事强调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无论我们怎样用力解释,西方学者都很难理解我们的意思。原本用来交流的工具(话语体系),反而成为交流的障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ao Xishun (曹昔舜) on the film “The Cairo Declaration” (开罗宣言) as an exemplary case of historical nihilism

Posted on Updated on

The recent Chinese movie “The Cairo Declaration” included a scene where Mao Zedong was shown as participating in the conference at Cairo, which of course is counter-factual. In reaction to that many pictures have shown up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with people faking photographs of the Cairo meeting that included themselves, thus making fun of such a-historical propaganda.

This article has to be read with this in mind and in the context of the sharp critique over the past two years voiced against historical nihilism (see the many posts on this blog). This critique of historical nihilism is trying to turn back the rejection of the revolutionary paradigm (which is identified as the core of historical nihilism) that has dominated Chinese historiography over the past 20 years. Lately, the historical role of the GMD and its army during World War II in general and of Jiang Jieshi in particular have become another contested topic in this context.

《开罗宣言》:历史虚无主义“典范”

曹昔舜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2015-08-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虽不能说毛泽东与开罗会议没有任何关系,因为那时中国共产党已是中国抗战的第二大政治力量,但电影《开罗宣言》里却将其与另外两个参加了开罗会议的二战盟国领袖并列,还踢掉真正与会的蒋介石,如此明目张胆的对历史“张冠李戴”,是明显不尊重历史的行为。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由中国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的《开罗宣言》将作为官方二战献礼影片于9月3日全国公映。然而,由于电影人物海报中用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取代了参与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将毛列为二战中世界四大伟人之一的行为而被指严重篡改历史,成为舆论关注的一大话题。

众所周知,《开罗宣言》乃是1943年11月22日-26日,由当时的美、英、中三国首脑于埃及开罗举行的开罗会议之后的产物。当年代表中国参加开罗会议的正是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还称蒋介石是“四强首脑之一”。当时的日本战败之势已经初露端倪,罗斯福希望组织中美英苏四国,商讨对日作战计划及战后对日惩戒问题,同时,也希望借此会议,支持中国政府继续在对日作战。因此,他还说服了对中国不屑一顾的丘吉尔,并三次发电报邀请当时中国政府的最高领导人蒋介石与会。不过蒋介石有所顾虑,他担心无法同未与日本决裂的苏联达成一致,并影响苏联对华援助,蒋也深怕苏联以中共问题作为谈判的前提条件。直到确认苏联不参加开罗会议,蒋介石才赶赴开罗,成为开罗会议三巨头之一。因此,可以确信无疑的是,历史上参与开罗会议并发表《开罗宣言》的中国领导人是国民党蒋介石,和共产党领导人毛泽东并无甚关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Issue (88) of the Bulletin of the Institute of Modern History, Academia Sinica

Posted on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8期

第八十八期 封面

類型:集刊
出版年: 2015-6
平裝本:250元
頁數:253
開本: 16 開
来源: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