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 Lindong

Senior historian Qu Lindong (瞿林东) on the heavy responsibility of historians

Posted on

史学工作者的重大责任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瞿林东

 

2015-11-11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习近平主席在致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贺信中指出:“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承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使命。”这一重要论断,高度概括了历史学的崇高使命和重大责任。

习近平同志在信中引用司马迁的这两句话,寓意深刻:一方面表明对这位伟大史学家撰述宗旨的尊重和继承,一方面又赋予这一宗旨以现代的含义和生命力。司马迁说的“通古今之变”,在“古”与“今”前后用了“通”与“变”的概念,即不仅仅是考察古今关系,而且要在“通”与“变”方面做出解释,这是司马迁历史思想之深刻的表现之一,他给后来的史学家、思想家和政治家提出了极其恢宏的思考空间,促使人们在古今关系和通变思想方面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习近平同志在信中赋予“通古今之变”以现代的、世界眼光的诠释,指出:“世界的今天是从世界的昨天发展而来的。今天世界遇到的很多事情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历史上发生的很多事情也可以作为今天的镜鉴。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所以说,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这就是当今历史研究的使命。从人类各种正当活动的共同目标来看,当“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成为人类的共识并受到真正的尊重时,那不只是历史科学价值的实现,而且是人类文明的极大提升。从这个意义上说,习近平同志的贺信,是对全世界历史科学之真谛的揭示,也是对全世界历史科学工作者的鼓舞。

那么,历史研究怎样才能真正成为“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呢?从当前中国史学发展状况来看,我以为以下两点是比较重要的:第一,历史研究必须具备并大致遵循已经形成的完整的理论方法论体系。这个理论方法论体系可以用教科书的方式表述出来,如各种版本的“史学概论”那种表述方式,也可以结合具体研究对象作比较简明的说明。这后一种表述方式,是继承了中国史学上“未尝离事而言理”的传统。第二,历史科学的发展,需要继承和创新,也需要批评和商榷。为了历史科学更大的发展,需要大力倡导积累问题,提出问题,同时也需要进一步提升对于继承的认识,真正认识到继承是创新的基础。此外,历史科学的发展,也需要批评和商榷。而近年来人们更多的是关注自身的研究,很少见到有关学术批评和商榷的文章。显然,这对学术发展是不利的。为了更加有力地推进历史科学的健康发展,对上述情况做出改进是必要的。首先,要营造批评与商榷的良好学风。其次,要关注历史研究和历史撰述中的重大问题。再次,要有批评、商榷、讨论的园地与平台。

[责任编辑:康慧珍]

Historian Qu Lindong’s (瞿林东) review of Qi Shirong’s (齐世荣) book on historical material

Posted on

读齐世荣先生《史料五讲》 

——讲史料,论治学——读齐世荣先生《史料五讲》书后

瞿林东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6月1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作者简介:瞿林东,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齐世荣先生的新著《史料五讲》,最近在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关于如何看待、辨析、运用史料的论集,收录了齐先生近三四年来专讲史料问题的五篇论文,故名《史料五讲》。首篇论官府文书和私家记述各自的史料价值与其局限以及在这方面存在的三种不同的认识;继而依次谈到日记、私人信函、回忆录、小说的史料价值。书后有附录两篇,一是有关撰述当代史的问题,一是关于考据在历史研究中的地位问题。

  韩愈在《进学解》一文曾以“闳中肆外”来说明作文应达到的一种境界,意即只有有了丰富的积累才能得以充分发挥。齐先生的《史料五讲》,旁征博引,纵横捭阖,挥洒自如,新见迭出,在讲史料的过程中,实则论述了治学问题,概而言之,自当以“闳中肆外”看待。本文拟就书中所论史料和治学问题讲一点读后的认识,请作者和读者批评。

  一、全局的见识

  《史料五讲》所包含的五个方面的史料问题,各自独立成篇,看似并无直接联系,但都是与全局密切联系的一部分。所谓“全局”,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第一,作者以论述“官书”和“私记”提携全书,使所论四种私记都不脱离全局,这一点不难理解。第二,作者的全局见识,反映在对所讲的五个方面的史料问题,都分别有总体上的把握,分则各自卓然成立,合则浑然一体,即在综论“官书”与“私记”价值的前提下,对不同的“私记”予以辨析,论其得失。这两点,对读者都有积极的启示。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u Lindong (瞿林东) discussing the value of official and private documents for historical research

Posted on

全面认识“官书”、“私记”的史料价值——读齐世荣先生《史料五讲》书后

瞿林东

来源:北京日报2015年5月1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齐世荣先生的新著《史料五讲》,去年由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关于如何看待、辨析、运用史料的论集,收录了齐先生近三四年来专讲史料问题的五篇论文,故名《史料五讲》。首篇论官府文书和私家记述各自的史料价值与其局限以及在这方面存在的三种不同的认识;继而依次谈到日记、私人信函、回忆录、小说的史料价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u Lindong (瞿林东) on the driving force of historiography (from the Renmin ribao 人民日报)

Posted on Updated on

与时代互动是史学发展的动力

瞿林东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05月04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史学与时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科学认识两者的关系,对于今天史学的发展、对于应该弘扬什么样的史学传统,无疑有着重大意义。史学与时代的关系,从本质上说是社会思想与社会存在关系的一种表现,而史学传统正是在这种关系的长期互动中形成的。对史学、时代、史学传统作整体上的辩证认识,有助于揭示我国史学生成和发展的特点,有助于当今史学更好地肩负起时代赋予的使命。

  时代孕育史学

  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史学是对客观存在历史的记录和解说。史书是史学家撰写的,但从根本上说是时代孕育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u Lindong (瞿林东) on five occasions for reflection in Chinese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中国史学上的五次反思

瞿林东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5年01期

摘要:提出中国史学上的“反思”问题,从我个人来说,是一个偶然因素:从史学发展来说,也可以看作是一个必然趋势。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一次史学研讨会上,有青年朋友提出这样的论点:中国史学长于记述,是“记述史学”,而缺乏理论,甚至没有理论。我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由于我自己在20世纪六十年代读研究生时,是攻读中国史学史专业的,因此难以接受这样的观点。如此发达的中国史学,怎么会没有理论呢?但是,要说中国史学有自己的理论,那么这个理论的内容是什么,有什么特点?这些,我在当时还不能作出具体的回答。我只是模模糊糊地意识到,用“反思”这个思路来反映中国史学上的几次重要的进展,或许可以勾勒出来中国史学发展的基本规律,尤其是史学理论方面的发展规律。基于这些想法,我提出了中国史学上五次反思的见解。这就是我说的偶然机会的大致情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Review by historian Liu Kaijun (刘开军) of Qu Lindong’s (瞿林东) edited volumes on historical, cultural identity and the unity of multi-ethnic China

Posted on

从深层次上认识中国历史——读《历史文化认同与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

20150212_01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北京师范大学瞿林东教授主编的五卷本《历史文化认同与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河北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以下简称《认同与国家》)系统探讨先秦以降各民族间的历史文化认同思想与统一多民族国家形成和发展的关联,引人入胜,有助于提升人们历史认识境界。该书自撰写、修改到出版历时十年,是一个学术团队的智慧所形成“合力”的结晶,无愧为新时期具有开创性贡献的一部力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u Lindong (瞿林东) on some issues of the current historiographical discourse in the PR China

Posted on

关于当代中国史学话语体系建构的几个问题

瞿林东

2014年10月10日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11年2期
作者:瞿林东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