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 history

Historian Zhu Wenzhe (朱文哲) on the rise of nationalism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Posted on

“夷”与“满汉”:晚清民族主义起源探微

朱文哲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6-02-1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基本信息
内容提要:清初,满洲皇帝通过建构“满洲共同体”,消解了传统的“夷夏之辨”。鸦片战争期间,“外夷”入侵又冲击了清前期判别“夷”“夏”的准则和“夷夏之辨”的内涵,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夷夏之辨”模式认知“世界”的危机。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夷”被以条约的形式禁止,阻塞了传统“夷夏之辨”对西方列强的认识。不过“夷”在晚清的运行轨迹却因为这种阻塞发生了转变:指称更加明晰,内涵趋于僵化。清末满汉之争日趋激烈,“夷”又转为“满清”的象征符号,“夷夏之辨”再起并与西方传入近代民族主义相“会通”,形成“外拒白种,内覆满洲”的民族主义。“夷”之地位与内涵的转换是晚清民族主义内涵多歧的重要原因。关键词:晚清;民族主义;满汉;夷作者简介:朱文哲,历史学博士,研究方向:中国近现代史。

文章来源:《北方民族大学学报》2012年第1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Wang Fansen (王汎森) on historical memory and national construction during the late Qing

Posted on

清末的历史记忆与国家建构

——以章太炎为例

王汎森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2-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章太炎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探讨对过去的记忆如何在现实政治行动中发挥作用。全文主要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是国粹运动与汉族历史记忆之复返——尤其是明清改朝换代之际的记忆。从道光、咸丰以来,这一段历史记忆便逐渐复苏了,在这篇文字中主要是以晚清最具领导性、而又与革命行动最为密切的章太炎及国粹运动为主。第二,在召唤历史记忆之时,原本已经成为潜流的一些汉族生活仪式,是否重新浮现,并被赋予政治意义。最后则想谈谈在近代国家构成中,这一些记忆资源在现实行动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作用?

“过去”在现实上并不存在,但是在清朝末年关于未来国家建构的论辩,尤其是“革命”与“君宪”的论争中,“过去”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最后是革命派胜利。这批革命志士已不再像清朝政权正式取得汉族士大夫的信仰之后的世世代代,把所谓“国”和满族政权视为一体。“国”与清廷这个两百多年无人质疑的统一体分裂开来,而在促使二者分裂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现代国家观念使得人们不再认为“国”就是朝廷,梁启超在晚清提倡的国家思想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在此同时,清代后期逐步回返的历史记忆也扮演一定的角色。不过,此处必须强调,清朝政权在现实上的挫败是引起所有变化的主要因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iu Fengyun (刘凤云) on the trends in research on early Qing political history

Posted on

观念与热点的转换:清前期政治史研究的道路与趋势

刘凤云

2015-12-13
史学研究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s see here and here.


【致谢】感谢作者授权平台发布此文!


【摘要】 <正>清朝的灭亡,标志着传统王朝统治在中国的终结,同时也意味着一部完整的清王朝的历史呈现在治史者的面前。百年以来,清史,特别是清代政治史的书写及研究,在不同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下,经历了不同观念、理论和方法的打造以及历史谱系的构建与重大史事的解构。伴随史学观念不断更新的是人们对于史学理论与研究方法上的不断探索与重置,而史学的镜鉴功能也在不时提醒着人们去反思自身民族国家的历史。因此,回顾历史研究的历程与回顾研究历史具有同样的意义与价值。

【关键词】 政治史; 清史研究; 史学观念; 史学理论; 治史者; 萧一山; 清代通史; 明清史; 捐纳制度; 清前期;

【基金项目】 中国人民大学重大科研项目《十八世纪的经世官僚与政府行政》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10XNL013。

【作者简介】刘凤云(1952- ),女,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

【原刊信息】《清史研究》2015 年第2 期 第 41-59 页。


清朝的灭亡,标志着传统王朝统治在中国的终结,同时也意味着一部完整的清王朝的历史呈现在治史者的面前。百年以来,清史,特别是清代政治史的书写及研究,在不同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下,经历了不同观念、理论和方法的打造以及历史谱系的构建与重大史事的解构。伴随史学观念不断更新的是人们对于史学理论与研究方法上的不断探索与重置,而史学的镜鉴功能也在不时提醒着人们去反思自身民族国家的历史。因此,回顾历史研究的历程与回顾研究历史具有同样的意义与价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Guoqiang (杨国强) on whether there was a possibility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to salvage the desperate situation

Posted on

晚清“残局”有没有走活的可能

杨国强

来源:澎湃新闻 2015-10-1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7月4日上午,在华东师大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杨国强教授的办公室,澎湃新闻私家历史栏目约请沪上几位青年学者与杨先生座谈,讨论他的新作《衰世与西法:晚清中国的旧邦新命与社会脱榫》(中华书局,2014年12月版),算是一次小型的读书会。小扣小鸣,大叩大鸣,我们整理了部分对话,杨国强先生又对初稿从头捋了一遍,几乎等于重写。因篇幅较长,兹分两次发布。本文是上篇。

晚清“残局”能否走活

戴海斌(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晚清中国从庚申的“变局”,到甲午的“危局”,到庚子的“残局”,相应的,新旧交战和更替愈演愈烈。从中外角力、权势格局转换的角度,中国到了20世纪初,无疑是“残局”的景象,但从趋新共识的生成、革新能量的积累和发展走势看,却仍有把残局“下活”的可能。那么,如何看待“残局不残”?“残局”有没有走活的可能?

杨国强:其实从庚申的变局、甲午的危局到庚子的残局,都是战争的结果,先是英法联军之役,后是甲午战争,再后是八国联军。所以中国人对自己国家和国家面对的世局的认识和判断,以及这种认识判断的变化与深化,实际上都与民族战争相因果。这里的变局、危局和残局,主要是当时中国人对外力日逼日亟之下国运和国势一路跌落的直观感受和总体统括。由此构成的是一种主观表述,但对那个时候的中国人来说却是真实的。

Review by Wang Guo (王果) on Wang Fansen’s (王汎森) book on the intellectual and academic history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万状而无形”:清代士人的思想世界

王果

 

来源:北大博雅好书微信公众号2015-10-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权力的毛细管作用”这个观念,来自法国思想家福柯,意指权力像水分子的毛细管作用一般,会渗入每个角落,人们日常生活的任何区域都会受其影响。王汎森教授《权力的毛细管作用》一书借用这一观念,从零散的日常经验和微观叙事入手,探寻清代政治与文化之间关系的隐匿面,向我们展示了一幅鲜活多姿的历史图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Sang Bing (桑兵) on how to approach the issue of “nation” and “borderland” in new ways

Posted on

“民族”与“边疆”问题研究如何另辟蹊径

桑兵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5-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在关于“新清史”的争论中,“民族”与“边疆”可谓关键视点。桑兵先生在本文中就如何“摆脱目前在民族及边疆问题上的纠结与尴尬”、如何另辟蹊径在民族问题研究领域别开生面,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本文出自《治学的门径与取法——晚清民国研究的史料与史学》。
                                                                   清末的《皇朝一统图》
          以今日的观念论,中国现在的“民族”与“边疆”问题大体是联系在一起的。惯常使用的缩略语“老少边穷”,即是人们印象中二者存在紧密关系的显例。不过,认真追究,这样的观念看似有着历史文化的凭借,也在先验地接受了相关概念的前提下描述了现状,实际上却大有可议。要想重新考究和恰当理解诸如此类的概念及其来龙去脉,至少应当遵循下列准则:其一,回到“无”的境界,理解没有后来集合概念,或是虽有却形同实异之时的思维及行事。其二,把握“有”的发生及其衍化,寻绎相关集合概念的渊源流变,以及与所指事物是否契合。其三,不以中、东、西学的概念做翻译对应式解读,尤其不要用后来形成的概念作为关键词去上溯,找寻典籍中似曾相识、实则意涵各异的词汇,而要回到各自的语境理解各自的概念,以及在传播过程中由格义附会导致的变异。其四,随时随地充分自觉作为方便名词的不得不用和作为关键概念的慎用之间的联系与分别。缺少这些认识和意识,很难讨论相关问题,或是勉强讨论,却只能各说各话,无法交集。而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并且始终保持高度自觉,看似轻而易举,其实是对学人智慧见识的极大考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Xu Zhuoyun (许倬云) on the Qing as the last conquest dynasty

Posted on

满清时代:最后一个征服王朝

许倬云

来源: 《国家人文历史》 2015-09-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满洲进入中国,建立了最后一个征服王朝。满洲起自辽东,乃是鲜卑、契丹、女真之后,另一次东北民族扩张版图,进入中原。在蒙古铁骑狂飙时,从东蒙古到沿海的东北族群,都臣服于蒙古大帝国。明代建国,东北部的族群,并没有统一的单位,纷纷以羁縻卫所的名义,归属大明。这些遥远地区,实际上各自为政,并不受中央的干预,仅在东北地区有事时,中央政府才征发他们,参与战争。例如,明朝救援朝鲜,抵制日本侵略时,东北的卫所也参加战争。中国本部和东北之间,虽以长城为界,却也有许多汉人移民,开发关外广大的地区。因此,不仅山海关外的辽东地区已有许多汉人居住,那些满人的聚落,也逐渐汉化,居住在城市,他们的领袖,常常称为“城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