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ular historiography

Historian Li Jianming (李剑鸣) on how popular historiography challenges professional historians

Posted on

通俗历史,何以职业史家缺位?

李剑鸣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1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个健康的社会,必定需要准确可信的历史知识。但这种需要并不意味着每个人或多数人都去读历史书,而主要是说,受过中等以上教育的公民,应当具备一定的历史知识。因此,对史学界来说,目前亟待处理的问题,并不是向大众普及历史,而是如何向接受中等和高等教育的人讲授历史。一个社会需要的主要不是“好玩的”历史,要图好玩,可以有各式各样的方式,不一定非拿历史“说事”不可。历史知识的基本要求是准确性,即事实信息准确,意义诠释准确,以及文字表述准确。不准确就不是历史。但准确的东西往往不“好玩”。如果把历史说得很“好玩”,就难免损害准确性。这是难以两全的事。有不少史学著作富于文采,有可读性,但并不一定就是通俗历史,更不能等同于娱乐性读物。首先要区分通俗历史写作和娱乐性历史写作。前者是用优美可诵的文字深入浅出讲述相对准确的历史知识;后者则采取“搞笑的”、“戏说的”方式,用历史为原料来制作大众娱乐快餐。其次要区分可读的学术著述和好看的通俗读物。现在经常有人拿坊间那些畅销的娱乐性“历史”读物,与司马迁的《史记》和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相比,这不免有点“刻画无盐以唐突西子”的味道了。《史记》虽以文采和故事性著称,但它是经典的史家著述,包含“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深切用意,并不是为汉代普通读者制作的消闲读物。《万历十五年》固然以优美可读而闻名,但它既不通俗,更非娱乐,而是十分高深的学术著作。它通篇讲述万历年间发生的各种“小事”,旨在探究明代乃至整个中国中古历史的症结,指出一个以道德代替法治、缺乏数目字管理的社会,会出现怎样的局面。书中虽然没有多少直接引文,但文辞优美而不失学术矩度,表述生动而讲究根据来历。同样是畅销书,何以有的书能够得到学界和社会的共同赞誉,而其他的书在学术界则不是受到冷遇,就是遭到恶评呢?这似乎不能简单地用“酸葡萄心态”来解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he 22nd ICHS in the Chinese media: on the rise of popular historiography and the changes in historical knowledge — from the Renmin ribao

Posted on

 规范性历史认识的缺位和非规范性历史认识的流行,已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历史学者要会向公众讲历史(治学者)

本报记者 卞民德 潘俊强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8月3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我们从历史中走来,又将留下新的历史,认清来路才能眺望未来。然而,在当下,却有着不少对于历史片面甚至错误的认识,有人解构崇高,矮化甚至丑化英雄,有人罔顾史实,用支流否定主流……种种现象,反映出历史普及和历史教育的缺失。

对于历史学家而言,如何将专业的学术成果,转化为乐见、易懂的形式向公众传播?对于历史教育者而言,又该如何培养学生的历史思维,学会理性客观地认识历史?本版今起推出连续报道,关注历史普及和教育中的困难与问题,探寻解决之道。

——编  者

“我们时代的历史,将由影视制作人来书写吗?”

第二十二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开幕式上,国际历史学会主席玛丽亚塔·希耶塔拉坦言,今天的历史学家,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是在流行文化发达、传播渠道多元的当下,如何传递自己的声音?

台下,来自山东大学的历史学家王学典教授感同身受。数年前,他便开始关注这一现象,并与同行们一起尝试向公众普及更严谨真实的历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ook review of “细讲历史”, a multi-volume popular comprehensive history of China

Posted on

“细讲历史”有何与众不同

范燕莹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网/报2015年7月20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而学习历史需要合适的读本。当前市面上充斥着不同形式的中国通史、中国断代史、专题史,更有业余史学爱好者写的“那些事”等“戏说”历史。这些图书当然有可取之处,但也往往有其弊端:古史难以阅读,专著严肃有余而可读性不足,业余写手的著作能吸引人,但学术性不强乃至不可信。

历史研究如何更好地走近大众?近日,由上海市文史馆、上海人民出版社举办的“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出版座谈会上,与会嘉宾将该套丛书定位为“新时期中国学者撰写的通俗版中国通史”,真实可信与通俗易懂是其编纂的两大标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rticle on the (non-official) writing of history by the people

Posted on

 

尽管不能低估读者的智慧,但大众读史确需引导——

民间写史的境界

王艳勤

 

来源:《北京日报》2015年5月25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article by Guo Zhikun (郭志坤) on the academic nature of popular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通俗历史著作也是学术活动

郭志坤

来源:《北京晨报》2015年5月2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我们历史学常常被戏弄,要么被重视,要么被歪曲。上世纪80、90年代,历史学科有一点被边缘化,有的学者认为是史学危机。这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后来又出现了“国学热”,但又是戏说历史充斥着我们的媒体和影视。这也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

通俗在古代是一个褒义词,一直被推崇。宋人就有这样一句话“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这是非常规律性、总结性的至理名言。也由于语言要通俗易懂才能流传广泛而长远,语气必须充满着风格和勇气,才能被人接受。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on how history should turn towards the masses

Posted on

历史该如何面向大众?

早报记者 许荻晔

 ▲ 《细讲中国历史丛书》

▲ 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左)及出版家郭志坤

来源:《东方早报》2015年5月2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rof. Fan Guoqiang (范国强) on popular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通俗史学更要严肃对待历史

范国强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2月27日第707期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2月2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新世纪以来,随着社会的进步,史学发展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史学通俗化、大众化或者说通俗史学的流行是其中最突出的现象之一。有学者曾说:“通俗写史用来打动读者的并非秘密的武器,不外乎在写作中注重具体的历史情境的描写以及对生动逼真的历史细节的刻画。所以,他们才能在网络上如鱼得水,游刃有余。”这样的描述是比较贴切的,但需要强调的是,生动并不等于虚构,细节也并非杜撰。通俗史学的科学性和严谨性的唯一前提是要尊重历史事实本身。如果通俗史学的传播者在讲史和写史过程中越过了这一前提,那么通俗史学便无异于历史小说,甚至成为戏说恶搞。这正是我们应该反对并要坚决杜绝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