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al history

Historian Zuo Yuhe (左玉河) on historical memory, historical narration and the authenticity of oral history

Posted on

左玉河︱历史记忆、历史叙述与口述历史的真实性

2016-01-06
口述历史

 

【作者简介】左玉河, 河南大学黄河学者、历史文化学院暨近代中国研究所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思想文化史、口述史。

【文章来源】《史学史研究》2014年第4期,第9-21页。(选用时未保留注释,请以刊物发表为准)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cture by Yu Ge (余戈) on micro-history

Posted on

余戈演讲:探微与复盘—我与微观战史

来源:我们的历史微信公众号2015-12-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2015年12月4日,军事史作家余戈在第二届当代历史记录者大会闭幕式上发表演讲“探微与复盘:我与微观战史”,回顾了个人11年来战史写作的心路历程和实践经验。

军事史作家余戈,《军营文化天地》杂志主编、副编审。2000年起,收藏抗战文物、研究抗战史,从技术、战术、军人生存方式等军事文化视角,进行”微观战史”的写作。长期聚焦于抗战滇缅战场,以史料调研+田野调查方式展开研究,已出版《1944:松山战役笔记》《1944:腾冲之围》。


1
致力滇西抗战写作11年

首先,感谢历史嘉年华会的主办方深圳越众集团和新历史合作社。另外向历史记录者的前辈和同道致敬,向深圳的朋友们致敬!

刚才主持人的介绍让我很惭愧,很不好意思,因为我自己觉得自己做事情还是很少。今天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做抗战的战史的一点心得和体会。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现在还在部队服役,是现役军人,今年已经有30年的军龄了。现在工作单位是解放军出版社的一个期刊,实际上也算是一个出版人或者一个媒体从业人员。2004年的时候,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滇西。实际上也是有意识去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喜欢抗战的收藏,抗战收藏主要是受当时我采访了几个大伽的影响,一个是樊建川,一个是沈尼克,我觉得从这个角度进入抗战史很有意思。我们小时候——我们1960年代出生的,从小就喜欢刀枪剑戟,喜欢这些军事的东西,尤其是能把握在手里头的这种物品。那时候就开始对抗战史有特别浓厚的兴趣。实际上那时候做过一些案头的了解,但是真正进入滇西以后,给我非常震撼,虽然我做了一些案头,但是到现场以后,好像这个事情就找到了自己觉得可以一直做下去的一件事情。后来果然一直把这个事情做到今年,今年实际上已经10年。当时萌生的一个想法是,我要为滇西抗战写几本书,现在有一个计划写三部曲,第一本书叫《1944:松山战役笔记》,第二本书叫《1944:腾冲之围》,现在正在写的是《1944:龙陵会战》。大家知道,它是抗战中后期的一个过去不太被大家所了解的战场,叫滇缅战场,我只关注于“滇”。为什么暂时没有涉及到“缅”呢?因为我了解了一下,缅甸战场这个知识分子比较多,留下的档案资料也比较丰厚,它显得不那么急迫。滇西这一块抗战做历史的基础条件稍微差一点,相对于缅北的驻印军来讲,更不为公众所熟悉,所以我就先把滇西这一块先做完,做了这样一个选择。现在正在写第三本书,这就是我这11年来的一个大致工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Yang Tianshi (杨天石) on how to interpret the oral history of Zhang Xueliang

Posted on

杨天石接受《深圳商报》专访 解读《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精要

深圳商报记者 谢晨星

来源:《深圳商报》2014年11月02日第C02-03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1、张学良口述历史第五大版本

 

1990年张学良恢复人身自由后受到各方关注,据杨天石介绍,张学良86岁至99岁之间(1986-1999),曾多次接受口述访谈,据估计,前后不下10次。杨天石与张友坤一致认为,真正属于有计划、有准备、较为系统的访谈,并经过史学工作者加工成文本和电视信号的,主要是五种。

 

《文化广场》:您是何时接触张氏姐妹的口述资料的?

 

杨天石:张学良于2001年10月15日在美国夏威夷逝世,将所有档案、文献资料捐赠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珍本和手稿图书馆,该馆特辟毅荻书斋存藏。2002年6月,书斋藏品开放。同月,我到美国哈佛大学开会,会后即赶赴纽约,阅读这批藏品,包括张学良的日记、书信、回忆录、文稿、笔记等资料,自然,也用大量时间读了张之丙姐妹的采访记录,并且和这一对姐妹见过面,谈过话。当时,这批资料刚刚开放,因此,我大概可以算是最早的读者之一。

 

《文化广场》:能否简单介绍这五个版本的情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Oral history of the Mukden Incident to be published soon

Posted on

纪念“九一八”: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口述史即将出版

杨永青

来源:凤凰历史2015-09-1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凤凰历史讯: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以及“九一八”事变84周年,国家图书馆与中信出版集团合作,即将于10月出版“中国记忆”项目东北抗日联军专题系列丛书《我的抗联岁月–东北抗日联军战士口述史》、《最危险的时刻–东北抗联史事考》和《请把我埋在战斗过的地方–追寻抗联记忆》。

2011年9月,国图为纪念“九一八事变”80周年而举办的一场名为“白山黑水铸忠魂”的展览,展出了馆藏东北抗联相关的珍贵文献近200种,以及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政委、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图书馆(国图的前身)第一任馆长冯仲云的手稿。在展览开幕式上,当冯仲云的长女冯忆罗得知国图即将开展“中国记忆”项目,进行东北抗日联军口述史料采集的时候,她马上向项目工作人员介绍了当时还健在的几位东北抗联老战士的情况,并建议对他们进行口述史采访。由于口述史工作需要相关领域的专家参加到拍摄采访的团队中,才能把握采访内容,冯忆罗随即又推荐了史义军和姜宝才这两位多年从事抗联历史研究、走访过多位抗联老战士的资深研究者,作为“东北抗日联军”专题的特邀顾问。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ou Jianming (游鉴明) on oral and gender history

Posted on

 口述历史与性别史研究

游鉴明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2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1 近代口述历史的缘起

一般人以为口述历史是由西方传入的,其实早在司马迁撰写《史记》时,便已采取“网罗天下放失旧闻”的方式撰写老百姓的生命史,但《史记》后来成为历史经典,口述历史并没有在中国史著撰写上形成范式,这种情形也同样出现在西方。19世纪中期以降,西方史学界对史学的研究重新反思,最大的变动莫过是关注国家与政治事件的史观受到怀疑,接着受年鉴学派以及新社会史、新文化史兴起的先后影响,一种由下而上、关心寻常百姓或不同地区历史的书写方式逐渐成型,历史研究也由大历史扩展到小历史、微观史,口述历史因此有了大好的发展机会。“口述历史”这一名词是1948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艾伦·芮文斯(Allan Nevins)所提出,之后口述历史正式进入学术殿堂。

                                               ▲ Allan Nevins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Xiangyin (杨祥银) on the digital transformation of oral history

Posted on

口述史学的数字化转型

杨祥银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9月21日第20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作为一个实践性和操作性很强的研究领域,口述史学的兴起与发展直接得益于现代技术的发展。美国现代口述史学代表人物阿兰·内文斯就曾直言:“口述史学诞生于现代发明与技术。”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个人计算机、互联网、智能手机等为代表的数字化革命改变着我们记录、保存、编目、索引、检索、解释、分享与传播口述历史的方式。这既给口述历史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也给以书写抄本为基础的口述历史传统模式带来严重挑战,甚至在最基本的术语使用问题上,“数字化讲故事”也开始逐渐代替“口述历史”。从数字化记录、数字化管理和数字化传播三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当前口述史学的数字化转型轨迹。

数字化记录使人人都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历史学家。作为核心环节,口述历史访谈过程的适当记录是实现口述历史资料后续处理和有效应用的基础。因此,在过去60多年间,口述历史研究者总是紧随记录(录音与录影)技术的发展潮流。自第一套记录设备问世以来,口述历史研究者所使用的记录设备与技术经历了相当显著的变化,从最初的蜡筒式留声机一直发展到今日的网络应用程序。美国民间口述历史推动机构——故事团(StoryCorps)于2015年3月发布了免费移动应用程序“StoryCorps”,试图真正实现“自己动手做口述历史”。随着网络通信技术的发展,口述历史研究者也开始通过网络摄像机和远程网络视频会议系统等进行突破地理障碍的“跨空间访谈”,这不仅严重挑战传统的“面对面访谈”模式,同时也对口述历史最基本的定义、方法与理论等产生重大冲击。记录技术的发展不仅为研究者与未来的潜在用户提供了更高质量的口述历史资源,同时也吸引越来越多普通人参与到这场“大家来做口述历史”的学术与社会运动当中。在某种程度上,数字化记录技术为实现口述历史的“民主化”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与技术条件,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人人都是他自己的历史学家”这一目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Ding Yizhuang (定宜庄) on “The oral history of old Beijingers”

Posted on

“天子脚下”的百姓生涯

——关于《老北京人的口述历史》

定宜庄

来源:《博览群书》2010年第2期,口述历史微信公众号2015-09-1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我做了10年、最终以《老北京人的口述历史》为书名出版的口述史作品,我将它定位为一部以口述访谈为主的史学专著。我想做的,是通过对若干人进行口述访谈的方式,从个人的角度,亦即从个人的生活经历和生命过程的角度入手,来追溯百年来北京城的历史。我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看北京人如何记忆和表述他们的过去,他们怎样把个人经历与社会环境联系起来,怎样使过去变成现在的一部分,还有,就是他们如何运用过去来诠释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眼中的这个北京,正是这些,构成了历史记忆过程的本质,这是这本书的宗旨。

我所理解的口述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