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Qing history

Article by historian Liu Wenpeng (刘文鹏) on the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New Qing History and Inner Asia

Posted on

正确认识“新清史”与“内陆亚洲”

刘文鹏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5月13日第737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拉铁摩尔到傅礼初,再到“新清史”的各位代表,他们对“内陆亚洲”的认识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甚至对其地理范围也各有说法,与之相关的概念还有“亚洲腹地”、“中亚”、“中央欧亚”、“阿尔泰地区”等。仅从这些概念的分歧,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个地域历史文化的复杂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Zhong Han (钟焓) on New Qing history and discursive construction

Posted on

The discussion continues; stay tuned!

新清史”学派的着力点在于话语构建

——访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钟焓
唐红丽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5月6日第734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阅读提示

  ●在多数“新清史”学者看来,民国以来中国政府对边疆地区的宣布主权与两次世界大战以后风靡亚非拉的“去殖民化”的民族主义运动背道而驰,而从当下已经步入“后现代”和“后殖民”时期的21世纪的角度来观察就更是一个极大的悖论,在政治上自然也就毫无合法性可言。“新清史”学者出于证明上述理论模式的有效性,不惜曲解史实以强证己说。

  ●“新清史”学派的着力点不在于史实重建而在于话语构建,具体来说,族性/民族主义语境下的认同决定论、帝制晚期的征服叙事和后帝制时代的“民族帝国主义”话语才是构筑其学术体系的三大基石。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北美中国学领域流行的“新清史”研究因标榜使用非汉文史料并以此为基础强调清朝的“满洲”乃至“内亚”因素,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学界产生广泛影响。对于“新清史”研究,中国学界多有探讨。但立足学术源流的深入分析、论证尚付诸阙如。本报记者围绕“新清史”的学术理路及其依据的语境资源等问题,专访了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钟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lecture by Yuan Jian (袁剑) on how New Qing history has been misunderstood

Posted on

“新清史”为何被误读为“分裂史”

袁剑

随着国际学术交流的深入展开和相关著作的汉译出版,“新清史”近来成为中国知识界的热议话题,《中国社会科学报》最近更是刊文对“新清史”进行了“热评”(第728期“争鸣”板块)。“新清史”究竟来自何处,其学术发展理路与核心观点何在,中国学界对新清史的认识和评价存在哪些误区,又该如何对其进行回应?

4月28日晚,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学人创新工作室”邀请袁剑博士以“美国‘新清史’:形成语境、学科互渗与当下影响”为题开讲。袁剑博士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目前就职于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中心。

 
来源:澎湃新闻2015年5月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Historian Li Zhiting (李治亭) criticizing New Qing History as neo-imperialist in 中国社会科学报

Posted on Updated on

“新清史”:“新帝国主义”史学标本

李治亭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4月20日第728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编者按:学术是时代精神的精致表达。任何一种学术,只有深深植根于它所处的时代,回应重大时代命题和关切,才会焕发勃勃生机,才能产生广泛影响。问题在于,倘若学术研究者站错了立场,服务错了对象,即使回应了重大的时代命题和关切,其取得的成果再多,叫嚷的声音再大,也只能是噪音杂音,也只能是历史的阻碍者而不是推动者。近些年兴起的“新清史”,到底属于哪一种,本期“争鸣”版推出的这篇文章,有助于诸君作出判断。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