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Qing history

Historian William T.Rowe on the importance of the reforms of the Qianlong and Jiaqing period in Qing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乾嘉变革在清史上的重要性

罗威廉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Article by Sima Liang (司马亮) on the writing of Qing history as situated between ancient and modern history

Posted on

清史,在古代与近代夹缝中的历史书写

司马亮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2015-08-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中国历史的研究,由于学术史源流、科研体制分工等原因,被人为划分成了很多“块儿”。每个“块儿”里可能对历史的认识基础千差万别,不同的“块儿”之间只能对话,互相了解,求同存异,而一旦产生了具体问题的争论,则往往鸡同鸭讲,只能让自己一方的人赞叹,无法说服对方。——这是个学术大环境的背景,如果你曾经试图跨领域学历史,大概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而清史恰恰是这种碰撞比较高发的一个区域。过去这类事情较少,是因为“中国古代史”作为一个领域,几乎只研究到元代为止,明史、清史两个“块儿”几乎和“中国古代史”这个“块儿”完全不打交道。因而很少见“中国古代史”里面的议题被拿到清代来讨论。只不过这一次姚大力先生跳过来了而已。

那么为什么清史会有这么麻烦的问题?这就要从头讲起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overcoming the theories of sinification and Manchu particularity: is there a third way for research on Qing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超越“汉化论”与“满洲特性论”:清史研究能否走出第三条道路?

杨念群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8-10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杨念群先生认为,以“东北—内亚”为主轴的“新清史”叙述架构与以“中原—江南”为轴线的传统王朝史两种模式只有相对差异性,两者互补可以构成观察清朝的整体图景。但以“中原—江南”为纵向主轴的文明线索,是清朝作为异族入主政权最终选择的确立自身统治合法性的核心区域与文化认同中心之所在,这是一个无法否认的历史事实,绝非想象出的一个无法证明的“虚幻共同体”.
“新清史”与“旧清史”研究路径的差异
  总体而言,以往的中国史研究基本上是以“朝代更替论”作为阐释的框架和基础,虽然近代以来引进了进化论的视角,但按朝代划分观察中国历史演进的模式并无根本性的变化,即基本上以汉唐宋元明清等统一王朝的交替变化作为叙事的主流线索,那些分裂割据的历史时期则被视为支流,大多只能依附于主流线索的叙述之下。这种主流叙事还认为,那些由异族入主的王朝要想获得统治合法性,必须经过汉人文明的熏陶与规训,才能真正有资格融合进“中国”的版图。汉人所具备的统治合法性,其优势并不在于占有多大面积的土地,而在于拥有改造其他族群的强势文化力量。即使当年中原被金人攫取,元代更是屈居蒙古人的统治之下,但汉人文明的辐射和同化能力仍是不容置疑地强大,故有人把此现象归纳为“汉化说”。在王朝历史演变序列中,清朝虽有明显不同于以往朝代的异族入主特征,但仍理所当然地在“汉化”的历史脉络里扮演着一个接续传统的角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article by Sima Liang (司马亮) on the New Qing History debate

Posted on

“新清史”之争:他们到底在争论什么

司马亮

来源:澎湃新闻2015-07-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今年上半年,围绕着如何看待美国“新清史”研究,历史学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论。这可能是关于“新清史”的争论中与媒体关系最紧的一次,特别是很多学术自媒体及以《澎湃新闻》为代表的网络媒体,在这场学术论争中表现出很大的影响力,令“新清史”研究从学术界内部的分歧,走向更广的层面。

十分有趣的是,“新清史”观点在中国大陆不断产生影响,这与它在各个传播平台之间的转换,是直接相关的。或者说,包括笔者在内,相当多的学界同人及文史爱好者所接触的“新清史”研究,都是经过大陆传播媒介重新理解和认知的“新清史”。这些争论不一定都能如实反映“新清史”研究的主题,但却提供了一个契机,展现了这个时代怎样关注历史、怎样为历史书写而焦虑。

宫廷画师为雍正绘制的汉服“写真”,画面呈现出汉族文人的生活意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nother sharp critique of New Qing History this time from the pen of Yang Yimao (杨益茂)

Posted on

新清史”背后的学风问题

杨益茂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07月0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清史研究旨在对清代遗留下来的史料进行搜集、整理,恢复其真实面貌,进而探讨内在的、规律性的问题,为当前社会发展提供借鉴。然而,近年来,几位美国学者提出的“新清史”则令人茫然。1996年以日裔美籍学者罗友枝的《再观清代:清朝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为开端,相继出现欧立德、米华健等主编的论文集《新清帝国史:内陆亚洲帝国在承德的形成》和米华健的《嘉峪关外:1759—1864年新疆的经济、民族和清帝国》,以及所谓以“新四书”为代表的著作和论文。他们以“新清帝国史”(以下简称“新清史”)标榜,甚至以新“学派”自称,颇有重新研究或改写“清史”之势。如果就客观的整体清史而言,“新清史”的提法尚欠考虑,因为清史客观存在,无所谓新旧;如果说“新清史”标榜的是学术研究上提出了新观点或新发现,则大有商榷的必要。

  “三强调”以旧充新

  从清史研究角度看,“新清史”究竟“新”在哪里?其代表人物欧立德等人归纳出“三强调”:一是“强调全球化视角”;二是“强调满洲因素的重要性”;三是“强调使用满语和其他少数民族语言的重要性”。我们姑且按照这三方面讨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nother contribution to the New Qing History debate: Historian Wang Rongzu’s (汪荣组) response to Yao Dali’s (姚大力) critique

Posted on

学术批评可以等同于“打棒子”吗?

汪荣祖

来源:澎湃新闻2015-06-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我回复姚大力批评我所编的《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回应新清史》,很快有了回应。姚文的题目是《略芜取精,可为我用——兼答汪荣祖》(载2015年5月31日《上海书评》)。然而内容并不是谈如何略芜取精,如何为我所用,而是针对我对他的质疑,并时而爆出情绪性的激愤之词。在网上还有他的学生为之叫好,说他的姚老师“抽”了我!姚大力更将我的文字随心制造矛盾,夸大其词,甚至曲解之余,代我认错,取得争胜的满足感。是谁在“深文周纳、巧言罗织”啊!众目可见,明明全文在回答我,偏偏说“兼答”,比如明明是全职,却说是兼差。就此而言,无论他的正题或副题,都有点文不对题。

我与姚大力素昧平生,全无恩怨可言,很自然是对事不对人,所以对事我针锋相对,不稍假借,然对其人仍尊之为“姚先生”,并“敬答”对我所编之书的批评,这就是所谓对事不对人。但是他毫不客气,不仅直呼其名,而且以“兼答”以示轻蔑。类此针对个人的态度,我并不在乎,也不怪他,诚如他所说“入墨者黑”,我也只好随俗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ouban group on the New Qing History debates

Posted on Updated on

For all those interested in the ongoing debate on New Qing History there is a Douban group dedicated to this topic, see here. Here you can also find, next to many articles I have already posted on this website, texts by Mark C. Elliott, Pamela Crossley and others engaging with or rejecting the criticism of New Qing History voiced in China. This list is not comprehensive, but a quick internet search of the term “新清史” will demonstrate instantly that putting together a comprehensive list of publications, online texts etc. would be a futile endeav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