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Qing history

Historian Pamela Crossley on whether or not there was a debate (论战) between Ho Ping-ti and Evelyn Rawski

Posted on

柯娇燕:何炳棣与罗友枝之间是否真发生过论战?

译者惠男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6-02-2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of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please see here.

Historian Xu Hong (徐泓) on the New Qing History debate

Posted on

“新清史”論爭:從何炳棣、羅友枝論戰說起

徐泓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6-02-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and here.
内容提要:“新清史”論爭起於1990年代中期,羅友枝對何炳棣《清代在中國歷史上的重要性》的批評及何炳棣的反駁,隨後,西方學者分別就研究立場、運用史料及論爭議題核心—“漢化” 問題,開展論爭。2000年以後,隨著論爭相關論著的陸續的譯介,兩岸史學界也加入論爭,論爭劇烈而白熱化,甚至有意氣之爭的現象。本文從論爭的緣起、西方學界的論爭及其後論爭再興於兩岸,論述“新清史”論爭的歷史,厘清“新清史” 論爭之重點,點明論爭之政治性質,呼籲參與“新清史”論爭謹守學術規範,回歸學術本質,避免非學術意氣之介入。关键词:新清史;何炳棣;羅友枝;歐立德;漢化;汪榮祖;滿族中心論作者简介:徐泓,男,福建建陽人,廈門大學歷史學系教授、臺灣暨南國際大學退休榮譽教授,歷史學博士。

文章来源:本文原刊登於《首都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16年第1 期,頁1-13。

致谢:感谢作者授权平台发布此文!

说明:本文经徐泓先生重新校订,改正了公开刊出时的错别字。

本期值班編輯:望月懷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ü Jie (吕杰) on “Late Imperial China”

Posted on

“晚期帝制中国”考

吕杰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2-2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1985年6月,一批从事中国清史问题研究的西方学者们像往常一样从自己的信箱中收取美国清史研究会(Society for Qing Studies)主办的《清史问题》(Ch’ing-Shih Wen-T’i)杂志。但是,令他们吃惊的是,杂志居然改名了,“晚期帝制中国(Late Imperial China)”这个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然而,为什么要改名呢?是学术内部发展的必然趋势,还是外部环境变迁的不可逆转?让我们首先看一看编者们的回答。

在这一期杂志的前言页中,新任主编李中清(James Lee)和费侠莉(又译傅乐诗)(Charlotte Furth)合写了一封“新主编的信”。在信中,他们指出,采用新的名字是基于如下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方面是为了扩大读者群,把一些非清史方面的研究专家也包括进来;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表明采用一种更为有机的分期,要比在王朝框架下探讨清代更为可行。此外,两位编者希望以此为契机,来促进学者对清代社会和文化进行一种长时段的研究。

由此可见,在李中清和费侠莉的眼中,杂志更名主要是考虑到学术自身的发展趋势,期望从长时段的角度出发,把清史置于一种更为广阔的背景中进行考察。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这是为了扩大杂志的受众面和提高经济效益的一种策略。但是,如果我们把这次更名看成是一起学术事件的话,就不能把目光仅仅停留在更名事件的表层原因上,而应该将其置于美国中国学发展史的脉络中进行考虑,充分发掘事件背后所包含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


▲李中清教授(James Le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the interpretation of “orthodoxy” as the key to understanding the history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Updated on

诠释“正统性”才是理解清朝历史的关键

杨念群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6-01-1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中国的清史研究包含着许多传统议题,如清朝与明朝宫廷结构与制度的异同,超大疆域的控制与民间治理的得失,满汉关系的持续纠结,人口的爆发式增长与经济发展之关系等等。持续沉浸于传统议题容易形成路径依赖,比如有些学者总是喜欢刻板地强调明清两朝的连续性,仅仅把清朝统治的成功经验归结为对明朝体制的再现与模仿。甚至清朝被反复诟病的一些现象,如满汉冲突引起的民族压迫,也被断定为满人受文明浸淫的程度不够,这是“汉化论 ”的核心观点。

最近几年强势崛起的新清史则强调清朝与前朝主要是明朝制度的差异性。由于清朝是以异族身份入主大统,同时又实际控制着有史以来最为广大复杂的多民族共存的疆域空间,这两个条件恰恰都是以往汉人王朝统治所不具备的,故在西方学者眼里,清朝呈现出了一种貌似西方的帝国气象。在我看来,这两个极端论述均有失偏颇,很易为对方的批评留下口实。

当代一些学者大致沿袭了宋学家们的看法,即以宋明王朝模式衡量清朝统治之得失,同时以汲取儒家意识形态的深浅程度作为判别文明优劣的唯一标准。他们假设,以汉人为中心打造完成的儒学系统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占有无可置疑的垄断地位,其他民族要想入主大统,就必须以汉化作为基本前提。

 

                                                        ▲杨念群教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Xu Hong (徐泓) on the New Qing history debate

Posted on

《 “新清史”論爭:從何炳棣、羅友枝論戰說起》〈結語〉

徐泓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年10月1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or here.

 

剛剛完成《“新清史”論爭:從何炳棣、羅友枝論戰說起》約二萬七千字,經過約十位好友看過,改了又改,至今始是稿。感謝好友們從結構、内容、論据和文字都不吝惜地提建議,使這篇文章與初稿完善太多。謹錄〈結語〉,請大家指正:

中美學者,各有自己的國情,存在著文化背景、歷史傳統、學術環境、研究角度、理論方法的諸多差異。“新清史”無論怎麼強勁,畢竟是在異文化的視野中觀察中國,而運用西方理論和話語系統詮釋中國歷史,始終存在一個是否符合中國實情的問題。套用美國國內族群理論詮釋滿族形成,聲稱滿族先是文化共同體,後來成為血緣共同體,與滿族的歷史實際顯然枘鑿不合。把自我認同,作為近代滿族形成的基本尺度,是否合理,也值得思考。歷史研究發展多元視角而去中心化,是正確的,但繼去歐洲中心論和去中國中心論之後,“新清史”強調滿族中心論;豈不是跳出一個陷阱之後,又跳進另一個陷阱嗎?[1]清史研究固然需要引入西方理論方法概念觀點,但只有適應中國的實際情況,才會有落地開花的可能。其實西方學者也多強調「自主性」(subjectivity),他們絕不不會輕易地舍己從人。

學術討論如何擺脫當代政治思潮的影響,讓討論回到學術的範圍內,似乎仍有很長的路要走。就如劉小萌說的:“有些差異,通過討論是可以彌合的,但是也有一些差異,即使討論也難以陶融。”“中國史研究則是一門帶有鮮明本土特色且根基深厚的學科。清史研究固然也需要引入西方理論方法概念觀點,但毫無疑問,我們更希望能夠根據史實修正西方理論,甚至自創理論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heng Xiujin (程秀金) on the pattern of rulership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清朝统治模式之述评(一)

程秀金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0-0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近三十年在美国学界兴起一种清史研究的新思潮——“新清史”(New Qing history),对于清朝解读和探讨尤其有别于传统见解。米华健(James A.Millward)认为,清代历史可以被置于三种历史轨道之中加以综合的分析认识。一种是令人熟知的中国王朝史,强调中国历朝历代处于郡县-府县体系治理之下的汉地社会在政治、经济、社会结构、学术乃至其他层面的变迁连续性。另一种是最近出现的世界史视角,它将中国纳入一个主要通过海路凸显出广阔的全球联系,并在欧亚沿海推动环球贸易商品(包括白银)、技术、食用作物乃至某些思想之传播流动的世界体系之中来从事考察。但是米华健指出,无论明朝或清朝的情况,都不能用这个视角的观察而完全地反映出来,尽管在某种程度上清朝君主与欧洲统治者同样迅速地(或与后者相比更快地)以“现代”方式利用诸如现代制图学之类的后启蒙时代技术。

米华健以为有必要遵循第三种历史轨道,即从中央欧亚(再加上位于欧亚边缘的有着中央欧亚根源的那些农业帝国,包括中国与俄国)的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统治下的帝国遗产角度去理解清朝。他指出,对于这一广阔地区的进一步比较研究,将加深我们对中央欧亚和欧亚边缘地带诸事件和诸趋势之间相互联系的理解。而第三种历史轨道所产生的一个前所未有的结果,就是它消除了中央欧亚的自由的游牧政权,并将它们所领有的各族群并入新帝国(民族国家)之中。

米华健(James A.Millward)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Peter C. Perdue comparing empire and state by way of discussing border control in 18th century China

Posted on

新清史 |比较视野下的帝国与国家:18世纪中国的边疆管辖

濮德培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0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