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tudies

Yuan Xingpei (袁行霈) and Xu Yimin (许逸民) on the National Studies tradition at Peking University

Posted on

从《国学季刊》到《国学研究》:北大的国学研究传统

袁行霈、许逸民等

来源:北大博雅好书微信公众号2016-02-1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国学”在我们的心眼里,只是“国故学”的缩写。中国的一切过去的文化历史,都是我们的“国故”;研究这一切过去的历史文化的学问,就是“国故学”,省称为“国学”。
 —— 胡适《国学季刊》1923年首期发刊辞
                                     1924年胡适、顾颉刚与《国学季刊》编委会合影
                                  1923年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出版的首期《国学季刊》
1992年1月参加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国学研究院前身)成立座谈会的学者合影,前排由左至右依次为张世英、金克木、林庚、周祖谟、吴组缃、侯仁之、王永兴、冯钟芸、赵为民。中排由左至右依次为:阴法鲁、周一良、李赋宁、林焘、汪家。后排由左至右依次为:袁行霈、罗豪才、严文明、郝斌、吴树青、楼宇烈、何芳川、吴同瑞、程郁缀。
中心成立后,《国学研究》随即在次年创刊,此时距胡适在北大主编首期《国学季刊》整整70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Ge Zhaoguang (葛兆光) on academic history, Republican academe and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谛听余音——关于学术史、民国学术以及“国学”

葛兆光
2015-11-0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or here.

  犹豫再三,终于在朋友和编辑的鼓励下,把二十年来纪念已经逝去的学者的二三十篇随笔,重新编辑了个选集。照例,交出文稿,就该写序和定名,可是,用什么为题?写什么作序?我却很彷徨。原来这些文章,大概有近十篇不曾编入各种集子,但也有十几篇,曾经分别收入前些年出版的《考槃在涧》(1996)、《并不遥远的历史》(2000)、《本无畛域》(2010)几本随笔集里。现在回想,编那几本集子的时候,我对学术界还算有信心,总觉得前辈学者余荫犹在,如果“发潜德之幽光”,沿着余波或许仍可以溯流向上。但编这本集子时,我的心境却很苍凉,觉得前辈的身影,连同一个时代的学风与人格,仿佛在暗黑之雾中渐渐消失,不由得想到的却是“余音”这个多少有些无奈的词语。尽管说,“余音绕梁”也可以“三日不绝”,但是“三日之后”呢?因此现在我想到的,却是“余音”或成“绝响”,总会袅袅远去。

趁着重新编辑出版之际,不妨说几个萦绕心中已久的话题,也算是一个“坦白交代”。这几个话题,第一个是晚清民国学术究竟如何评价?第二个是有关传统中国的文史研究,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叫“国学”?第三个是时代,以及独立与自由的环境,对人文学者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些话题原本太沉重,并不适合在这种文字中表达,而且,下面说出来的话也太学究气,不过骨鲠在喉,只好请读者耐心地听我絮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Liu Mengxi (刘梦溪) on Ma Yifu (马一浮), Chen Yinque (陈寅恪) and 20th century Chinese academia

Posted on

刘梦溪:马一浮、陈寅恪与20世纪中国学术

黄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8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刘梦溪

 

著名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主要著作有《学术思想与人物》、《国学与红学》、《陈宝箴和湖南新政》、《陈寅恪的学说》等。

刘梦溪携新著《马一浮与国学》在北京三联韬奋书店举办讲座的时候,书店负一层的听众坐席人满为患。原以为马一浮和国学都是偏僻的题目,不想慕名前来倾听者众,许多年轻观众是站着听完的。讲座一开始,刘梦溪便抛出发人深思的问题:何为“国学”?刘梦溪认为,真正给予“国学”准确定义的人是马一浮。马一浮将“国学”定义为“六艺之学”,即《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种原初典籍。

“中国文化的主要价值伦理都在六经,比如诚信、爱敬、知耻、忠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及和而不同等。这些价值伦理不仅适用于古人,也适用于今天。”刘梦溪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publication by Liu Mengxi (刘梦溪) on Ma Yifu (马一浮) and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刘梦溪新作出版 开讲《马一浮与国学》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2015年07月2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人民网北京7月27日电  近日,刘梦溪先生的《马一浮与国学》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刘梦溪主讲《马一浮与国学》读书活动,向读者介绍了这位学术大家的生平与成就。

马一浮是20世纪的学术大家、新儒学的代表人物。一生追求学术, 学贯中西,涉猎广泛,在经学、史学、哲学、佛学等领域均有建树,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重要人物。但由于其钻研精深,行文又多微言大义,故能深入了解马一浮学术之人甚少,能集中介绍其学术之专著则更为少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i Xueqin’s (李学勤) opinion about the National Studies Fever (国学热)

Posted on

我对“国学热”的几点看法

李学勤

来源:《北京日报》2009年10月22日,爱思想2015年3月2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最近几年,大家都在谈国学,这已经成了一种趋势。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率先成立了国学院,很多高校也成立了国学研究机构,或教学组织,厦门大学则于2006年恢复了创建于1926年的国学院,《光明日报》也开设了《国学》专版……我们称之为“国学热”。那么,究竟怎样看待当前的国学热?这里谈点我个人的看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国学热”中说国学

雷颐

時間:2015-02-18 22:11       訂閱《明鏡郵報》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amous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the unique approach to national studies at Tsinghua University

Posted on

一次宁静的革命:清华国学院的独特追求

罗志田

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期,中道网2012-05-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摘 要:北伐前成立的清华学校研究院国学部,在文化立场上偏守旧,而学术取向则更趋新,有着与众不同的主动追求。主事者吴宓想办一个突破边界、融合中西的新式书院,通过培养“正直高明之士”来影响社会。他并无太多口号和宣传,尽可能以静默的方式推行其具有革命性质的变革。吴宓坚持讲授经史小学为主的“普通国学”与向西学开放的“专题研究”相结合的方针,以师生必须常川住院的密切接触方式挽救新教育体系下的师生疏离,通过分科以教授个人为主来颠覆西式的学科分类。这是一场小小的制度革命,最后以吴宓辞职黯然结束。

关键词:国学; 书院; 教育改革; 学科分类; 清华国学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