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ional Studies Fever

Liu Xuyi (刘绪贻) and Liu Daoyu (刘道玉) reflecting on the National Studies Fever

Posted on

对“国学热”的反思

——著名学者刘绪贻与刘道玉对话录之二

王郢整理

来源:《书屋》二〇一四年第八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王郢: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兴起了一股“国学热”,学术界对此争论也很大,你们二位对此有何看法?

刘绪贻:现在一般提到的国学,广义的是指以先秦经典及诸子学为根基,涵盖两汉的经学、魏晋的玄学、宋明的理学和同时期的汉赋、六朝的骈文、唐宋的诗词、元曲、明清的小说以及历代史学等一套完整的体系。狭义的国学,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和学术。

以传统文化为根基的国学,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在中国的历史上起过了作用,它孕育过了汉唐的盛世,同化过了统治中国的游牧民族(游牧民族曾经统治了中国,但最终被中国国学所同化),甚至到了清朝还孕育出了康乾盛世,这是国学的作用。

但是,从文艺复兴开始,西方文明生化出了民主、科学、法治,建造出了坚船利炮,生产出了多样的、物美价廉的商品,这些东西逐渐输出到了全世界。到十九世纪中叶以后,鸦片战争爆发,文艺复兴中的西方文化或者说西学逐渐与中国国学接触,中国国学在西方新的文化面前,在与西方文化的接触和斗争中屡战屡败,使得中国几致亡国。

刘道玉:狭义上的国学是兴起于二十世纪初,而盛行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八十年代出现了“寻根热”,九十年代掀起了国学热。到底什么叫国学?至今仍然没有统一准确的界定。但是,一个叫邓实的国粹派,在1906年撰文给国学下了一个定义:“国学者何?一国所有之学也。”现在新国学派的人,似乎继承了邓实的观点,把医学、戏剧、书画、星相和数术等都包括进去了,这显然不是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把本来早已明确界定的各有关学科,牵强附会地拉扯到国学的范畴,这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ang Yan (王炎) criticizing the “National Studies Fever”

Posted on

冷看“国学热”:推销自己不懂也不信的思想,能走多远?

王炎

来源:北京青年报2015年7月10日,共识网2015-07-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原题:思想走出去才是王道

摘要:我们自家的国学专家,严谨者喜欢做墨守师法的章句训诂,宁愿当卫道的守陵人,盯住古代思想不让其复活;放纵者则驰骋心志,狂禅臆说,要么把儒道贬低成养生之术,要么抬高为治国安邦的神道。业余者最赶时髦,搞国学典籍大数据、文化节、外国人讲中文大赛之类。

 

一、“子曰”成了玩笑

有位华人朋友,他十岁的女儿在纽约上小学,不会中文。突然有段时间,回家开口闭口:“子曰”(Confucius says),每句话都带这句口头禅,子曰:冰箱里的牛奶没了,子曰:今天不上课之类。父母问她缘由,原来一天学校老师提到孔子,美国学生不约而同把头转向她,好像只有华裔学生怀揣偏方秘笈,能破解孔子的神思妙语。下课后,同学们问她各种问题,都是中餐馆付账时赠送的“幸运签语饼”(fortune cookie)夹的纸条上的话。那些箴言体的“人生智慧”与中国文化何干?却让华人身份与中餐馆难分难解。就像70年代美国人看李小龙电影,见到街上的中国游客,便觉得身上有功夫,其实心里并不当真。十岁女孩本能地拿“子曰”开玩笑,化解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份焦虑。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国学热”中说国学

雷颐

時間:2015-02-18 22:11       訂閱《明鏡郵報》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ong, thoughtful article by art historian Wen Tao (文韬) on the debates on “National Studies” (国学)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Posted on

民国时期两种“国学”概念的争执及其语境

文韬

 

Long, thoughtful article by art historian Wen Tao (文韬) on the debates concerning “National Studies” (国学)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touching upon issues such as the delineation of the field as National Scholarship (中国学术) or “Studies of the National Past” (国故学).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文韬
来源: 《中山大学学报》2013年第5期 | 责任编辑:花满楼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作者简介】文韬,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讲师。

 
  【内容提要】“国学”究竟是指中国固有学术还是中国学术,即近现代学术是否应当包括在内,是百余年来数次“国学”论争悬而未决的问题。民国时期有关“国学”究竟是“国故学”的缩写还是“中国学术”的简称的争持,透露出了这个问题的内在纠结。由于反对“整理国故”的声浪渐高,支持者中的新派学人强调“国学”的全称应为“国故学”,“故”字不可省略,以彰显其批判性和进步性;而反对把国学当作没有生命力的古董来看待的学者,则提出“国学”是“中国学术”的简称,不仅包括古代学术,还理应囊括现在与未来,“国学”应当是一个不断生长的开放概念。在反复的辩难中,“国故学”与“中国学术”的概念争持,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时间的界定和价值的论断,因关乎具体的治学方法和学术理念,而出现互相渗透乃至颠倒的现象,对我们今天的“国学”讨论依旧极具启发。
 
  【关 键 词】国学/国故学/中国学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houghtful article by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the National Studies Fever

Posted on Updated on

“国学热”、民族主义转向与思想史研究

雷颐
《二十一世纪》2014年2月141号, p. 4-17.

For an online version in simplified characters see http://www.21ccom.net/plus/wapview.php?aid=103322#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