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ality

Zhang Xiaohu (张小虎) on archaeology and morality

Posted on Updated on

考古学中的伦理道德

—-我们该如何面对沉默的祖先

张小虎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 2016-02-20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基本信息
内容提要:20世纪初,以研究古代社会为目标的科学的考古学传入中国。在认识早期中国历史的过程中,考古学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在其发掘、研究过程中,考古学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古人类遗骸以及如何对待的问题。在考古学的科学研究与作为其研究对象的古人类遗骸之间,两者存在着科学与伦理道德(人文)难以和谐的矛盾。除了科学研究外,面对创造我们民族历史文化的祖先(古人),考古学家是否需要考虑给予他们最低程度的尊重与人文关怀?在尊重古人与科学研究之间如何平衡,尚需要考古学家的进一步探索。关键词:考古学  伦理道德  祖先  科学  人文关怀

作者简介:张小虎,陕西人,北京大学环境考古学博士,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文章来源:《西部考古》2012年刊。

致谢:感谢作者授权平台发布此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ng Xiaobing (唐小兵) on Wang Fansen’s (王汎森) research on the ethical awareness of Qing intellectual elites

Posted on

王汎森谈清代知识人的道德意识

作者:唐小兵

来源:《东方早报》2016年1月10日2016年01月1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台湾“中研院”院士王汎森的研究兴趣在于明代中期到1950年代的思想、学术以及文化的历史,他的著作《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修订版)》不久前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借着他来华东师大思勉高研院作“近世中国的思想与社会”讲座的机会,笔者采访了王汎森先生。在访谈中,王先生就该书所涉及的“道德严格主义”、“清代知识人的自我压抑”做了更为充分的阐释,对我们理解明末至清代知识人的思想、道德和文化性格大有助益。

 

明末清初的道德严格主义

您在《权力的毛细管作用》中讨论了明末清初的“道德严格主义”现象,指出清初知识人在道德上存在一种执拗的紧张。此前您在《晚明清初思想十论》有一章《清初士人的悔罪心态与消极行为》专门讨论知识人通过不入城、不赴讲会、不结社来表达自身的一种政治态度和心志,同时也是为了自我保护。这种道德严格主义与清初的明遗民群体之间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是否到了康雍乾时期及以后,就渐渐松弛了?

 

王汎森:这问题很好,但不容易回答,我来简单地提一下。我认为历史在发展的时候过程中,人们对未来并不是那么确定,通常是到事情有结局才会看得清。如歌德所说,“轰然一响,堕入万丈深坑”,亡国使明遗民有了反思的支点,就好像瓶子的盖子塞起来了一样。

 

我讲道德严格主义,不一定是在亡国之后才有,事实上有一些反思从晚明就已经开始,包括对心学过度带来的流弊和商业文化的反思等。但这种反思的态度,随着明朝的灭亡,我觉得是加强了。明末那种多元的、奔放的文化,在他们看起来是腐败的,过度享乐主义、过度颓废、过度追求新奇,忽略儒家的纲常等方面,由于亡国来了一次总反省。像戏曲《桃花扇》一开始,亡国的哀音感觉就呼之欲出了,又如张岱的《陶庵梦忆》,要将以前种种罪案持向佛前忏悔,因为张岱认为他早期的生活就是晚明文人的那种生活,变得是“罪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hilosopher Qian Yongxiang (钱永祥) on history and the moral crisis in mainland China

Posted on

重看历史,重建道德

钱永祥

来源:《读书》2014年第8期, 思想潮微信公众号2016-02-11

作者:钱永祥,台湾著名学者、中央研究院研究员。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近年来,我比较关注的政治哲学课题是:一个健全的社会,它的公共文化需要包含什么样的道德意识?在阅读相关文献的过程中,斯蒂芬·平克这本《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一部人类新史》带给我直接又深远的冲击与启发,回响所及,对我在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领域中的思路调整很有助益。

这本书为什么引发我如此大的共鸣与重视?是因为它提出了一种新的历史观与道德观,全面挑战现代人对“历史”与“道德”的理解及想象方式,从而使人类的道德感性与社会实践都有了新的含义、新的方向。我认为,它值得所有关切历史与道德之现世意义的思想者重视。有鉴于今天的中国正面对独特的道德危机,以及重建道德的沉重挑战,这本书特别值得译成中文,供中文读者参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Deng Jun (邓军) on Yun Daiying’s moral ascetism as a reaction to the spiritual and political crisis of modern China

Posted on Updated on

“苦行嗟谁及”:恽代英与宋学的道德严格主义

邓军

2015-11-28 邓军
史学研究

 

【致谢】感谢作者授权平台发布此文,同时感谢张洪彬博士推荐文章。


【原刊信息】《开放时代》2012年第7期。

【内容提要】五四时期,恽代英以严格的修身来回应晚清以来的心灵与政治危机。他认为个人道德的提高,是教化天下、改变现实的必要途径。这一思想是儒家“政治乃是人格的扩大”的延续,具体而言则是与宋学中的道德严格主义一脉相承。他如苦行僧般,采取写日记、传观日记、写自讼语与记功过格等方式,力行修身。他还建立互助社,以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集体自省的方式,砥砺品行。本文试图梳理恽代英与宋学中道德严格主义的关系,并分析其道德理念与修身实践之间的紧张感及彼此的互动。

【关键词】道德严格主义  恽代英  宋学  苦行

【作者】邓军,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博士后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Hou Feng (侯峰) on how the West falsifies history in order to monopolize global discursive power

Posted on

西方伪造历史垄断全球话语权

——古希腊伪史辩,道德制高点及文明竞争意识

侯峰

Philosopher Chen Lai (陈来) on Liang Qichao’s (梁启超) concept of morality

Posted on

梁启超:从公德到私德

——在华东师范大学的讲演

作者:陈来

来源:《文汇报》2014年10月1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