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history

Lecture by Yu Ge (余戈) on micro-history

Posted on

余戈演讲:探微与复盘—我与微观战史

来源:我们的历史微信公众号2015-12-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2015年12月4日,军事史作家余戈在第二届当代历史记录者大会闭幕式上发表演讲“探微与复盘:我与微观战史”,回顾了个人11年来战史写作的心路历程和实践经验。

军事史作家余戈,《军营文化天地》杂志主编、副编审。2000年起,收藏抗战文物、研究抗战史,从技术、战术、军人生存方式等军事文化视角,进行”微观战史”的写作。长期聚焦于抗战滇缅战场,以史料调研+田野调查方式展开研究,已出版《1944:松山战役笔记》《1944:腾冲之围》。


1
致力滇西抗战写作11年

首先,感谢历史嘉年华会的主办方深圳越众集团和新历史合作社。另外向历史记录者的前辈和同道致敬,向深圳的朋友们致敬!

刚才主持人的介绍让我很惭愧,很不好意思,因为我自己觉得自己做事情还是很少。今天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做抗战的战史的一点心得和体会。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现在还在部队服役,是现役军人,今年已经有30年的军龄了。现在工作单位是解放军出版社的一个期刊,实际上也算是一个出版人或者一个媒体从业人员。2004年的时候,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滇西。实际上也是有意识去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喜欢抗战的收藏,抗战收藏主要是受当时我采访了几个大伽的影响,一个是樊建川,一个是沈尼克,我觉得从这个角度进入抗战史很有意思。我们小时候——我们1960年代出生的,从小就喜欢刀枪剑戟,喜欢这些军事的东西,尤其是能把握在手里头的这种物品。那时候就开始对抗战史有特别浓厚的兴趣。实际上那时候做过一些案头的了解,但是真正进入滇西以后,给我非常震撼,虽然我做了一些案头,但是到现场以后,好像这个事情就找到了自己觉得可以一直做下去的一件事情。后来果然一直把这个事情做到今年,今年实际上已经10年。当时萌生的一个想法是,我要为滇西抗战写几本书,现在有一个计划写三部曲,第一本书叫《1944:松山战役笔记》,第二本书叫《1944:腾冲之围》,现在正在写的是《1944:龙陵会战》。大家知道,它是抗战中后期的一个过去不太被大家所了解的战场,叫滇缅战场,我只关注于“滇”。为什么暂时没有涉及到“缅”呢?因为我了解了一下,缅甸战场这个知识分子比较多,留下的档案资料也比较丰厚,它显得不那么急迫。滇西这一块抗战做历史的基础条件稍微差一点,相对于缅北的驻印军来讲,更不为公众所熟悉,所以我就先把滇西这一块先做完,做了这样一个选择。现在正在写第三本书,这就是我这11年来的一个大致工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i Changli (李长莉) on fragmentation and the methodological predicaments of new historiography (discussing micro-history, new cultural history)

Posted on

 “碎片化”问题笔谈:新兴史学与方法论困境

李长莉

来源: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6-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原文载《近代史研究》2012年第5期,注释从略

 

史学研究的“碎片化”现象,是近年来引起史学界许多人诟病的一大病症,其意指研究问题细小琐碎,且缺乏整体关联性与普遍意义内涵,因而缺乏意义与价值。这种“碎片化”倾向尤其在近二十多年来新兴的社会史和社会文化史(新文化史)领域表现最为突出。随着越来越多的学人进入这些新兴领域,尤其是刚刚跨入学术门坎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们,纷纷选择具体而微的专题作为初入学术的门径,群相跟进,势成风气,使得这种“碎片化”倾向有愈演愈烈之势。这一现象引起一些学者的忧虑,感到史学研究的学术价值和社会功能将被这种“碎片化”渐行消解,甚至会导致史学学科空洞化、边缘化的危险。看来这种“碎片化”趋势已经成为关系史学命运的一种现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由于“碎片化”与社会史和社会文化史等新兴史学有较大的关联,我们由此需要反省的是:新兴史学为何易于走向碎片化?其症结何在?如何矫正?下面试作一探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u Jinyao (俞金尧) on micro-history and the fragmentation of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微观史研究与史学的碎化

俞金尧

 

文章来源:《历史教学 (下半月刊)》2011年第12期

更新时间:2014年01月02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自20世纪中叶以来,历史学的领域一直在扩大,历史研究的题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细,不仅是家庭、婚姻、妇女、儿童、老人等社会群体和社会生活成为历史研究的对象,而且像感觉、身体、仪式、象征、记忆等非传统的历史题材也纷纷进入史学研究者的视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Wang Di (王笛) on New Cultural History, Micro-History and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Masses in the West and their impact on research on Chinese history (2009)

Posted on Updated on

新文化史、微观史和大众文化史——西方有关成果及其对中国史研究的影响

王笛

来源:清史所更新时间:2009-4-20
原文出处:《近代史研究》 (京) 2009年1期,第126-140页。作者简介:王笛,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紫江讲座教授(上海 200241),美国得克萨斯A&阿M大学历史系教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s Yang Kuisong (杨奎松), Han Gang (韩钢), and Wang Haiguang (王海光) discussing the development and future of how to study and write the history of China

Posted on

杨奎松、韩钢、王海光:国史研究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4-04-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编者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大公报》曾创办在学界称誉一时的《星期论文》版,我们今起尝试办《星期学术》新版,就是试图承继前辈学术薪火的梦想。应本报副刊邀请,杨奎松、韩钢、王海光三位教授在中央党校留筠园茶馆相聚,畅谈当代史研究的发展状况和存在问题。我们以两个版的篇幅刊发此次漫谈会的速记稿,因篇幅所限,发表时略有删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Yu Jinyao (俞金尧) on micro-history and the fragmentation of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Updated on

Text by Yu Jinyao (俞金尧) on the developments in the writing of history over the past 50 years focusing on the emergence of many new topics and how this has broadened the horizon of historians, while at the same time leading to fragmentation and marginalization. While some are welcoming this decentering of historiography and want to push this process further ahead, others are bemoaning the loss of perspective. See http://bnuhh.bnu.edu.cn/sxll/42898.html.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