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Yong

Book review by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Yang Tianshi’s (杨天石) book on modern history《杨天石评说近代史》

Posted on

有文、有质、有识

马勇

来源:《北京日报》2015年12月28日第24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阅读:2015年学者案头书

特别推荐·近代史篇

《杨天石评说近代史》由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了。这部七卷本文集汇集杨天石先生近六十年所写论文、札记,是杨先生近代史研究精华结集,也是当代中国学术巅峰之作。说杨先生的作品为“当代中国学术巅峰之作”,自思是否有过誉之嫌。经几天思索,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杨天石先生学术评估上并不为过,我愿从这样几个层面简单解释一下理由:

 

第一,有文。孔子在谈及文章境界时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不管这里的“文”、“质”有多少解释,一般的理解,好的文章不仅要有内容,还要有点文采。特别是现在的历史作品,也应该注意一点文学性、可读性。杨先生为北大中文系高材生,“年轻时志在文学”,写过文学史,能写古体诗,还有诗集出版,因而读杨师论著,无论多枯燥的故事,都有一种身临其境、栩栩如生之感。作者在文集“新序”开篇即引一首词以表明“评说近代史”的心迹:“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当今新派历史学人,已很少有人如此充满诗意开笔。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the War of Resistanc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nation-state

Posted on

抗战与民族国家重构

马勇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5年第7期,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2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抗日战争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这场战争不论怎样计算,其规模、牺牲均为中国历史之最。即便从人类历史说,单纯的国对国的战争,其规模、牺牲超过这场中日战争的,也不是很多。中国人为此付出巨大代价。这场战争也给中国历史带来巨大转变,战争前后的中国,具有完全不同的情形,有些变化远远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不断扩大其内涵的族群,是一个包容无限的文明体,周边族群因为政治、经济、军事特别是文明差异,在历史进程中不断接受主流文明熏染,中国文明的边疆在周边族群相继加盟中不断扩大着自己的边长。所谓“中国”,自远古时代黄河中下游一隅发展到今天的四至,表明中国文明具有不可思议的包容力。中国文明一方面以主流文明深刻影响周边文明的进程,另一方面大度接纳周边文明的进入。从历史的观点看,今天的中国文明早已没有什么纯粹,不要说早期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成为中国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即便后来与中国文明对接的所谓“胡人”,他们不仅接纳了中国文明的有益成分,而且以自己的文明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文明的发展。今天所有带有“胡”字的词组,诸如胡萝卜、胡椒、胡桃、胡琴、胡床等,都是胡人奉献给中国文明的。

 

在近代之前,中国还不是一个现代民族国家,中国文明对周边的扩展,主要依靠主流文明对周边文明的落差,以主流文明吸纳周边文明,这就是孔子所说的“以夏化夷”。

 

当然,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上,并不都是“以夏化夷”,并不都是中心主流文明同化非主流的周边文明。有时候,甚至很多时候,情况刚好相反,是周边文明深刻影响了中心主流文明,而中心主流文明坦然接纳了这些非主流的非中心文明,才使中国文明的内涵不断丰富,历史才有可能绵延久长。一个不能接纳异样文明的文明肯定不是一个伟大的文明。伟大文明之所以伟大,主要在于其具有很不一样的包容心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between Ma Yong (马勇) and Qin Hui (秦晖) on Qin Hui’s new, recently banned publication

Posted on

据新成果整理出对中国近代百年的新理解

秦晖

来源:上海书评微信公众号2015-11-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秦晖新著《走出帝制》(群言出版社)近日出版。该书出版座谈会于2015年11月2日下午在腾讯希格玛大厦举行,刘志琴、马勇、黄道炫、丛日云、荣剑、雷颐、王焱等出席了座谈会,刘苏里担任主持。我们经授权刊选摘了部分座谈内容。

秦晖:这里头的内容是年初写的,主要是辛亥百年和今年新文化运动百年,乃至这期间的一些事情写作。但是这个想法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因为在序中也讲了,这些年来,改革从80年代到现在经历了从“荆轲刺孔子”转向“荆轲颂秦王”的过程。80年代很激进,批判传统批判得很厉害,但是那个激进带有一种很表象的性质,因为李泽厚出国后就讲“那个时候大家也不是真的对孔子有那么多意见,而是因为惹不起秦王,只好去刺孔子”,所以那个激进本来有点滑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how the modernization narrative and the revolutionary narrative actually do not contradict each other

Posted on

“现代化叙事”与“革命叙事”并行不悖

马勇

来源:《团结报》2015年10月1日第7版,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0月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对于近代史学界来说,“现代化叙事”既旧且新。旧,是说这个模式发生很早,与“革命叙事”几乎同时;新,是说这个模式在过去二十几年对近代史研究形成很大冲击。近代中国许多主题,都在现代化模式冲击下重新思索表达方式。原先的革命叙事面临挑战。

 

民族主义叙事的发生

 

就近代史研究的范式而言,如果从学术史层面讨论,革命叙事与现代化叙事并不是对立的两极,更不会视若仇雠。近代中国问题的发生,主要是因为西方因素,而在诸多西方因素中,特别是在近代中国早期,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革命叙事当然有其正当性。

 

革命叙事是一个非常中国化的近代史叙事模式,如果不是后来改革开放,与外部接触交流,我们在内部用革命叙事自说自话,毫无问题。但是,当国门重开,当我们知道外部世界关于近代中国的讨论后,革命叙事就显出其局限性,我们没有办法用革命叙事与境外的学者进行交流,更不要说来自西方的学者了。革命叙事强调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无论我们怎样用力解释,西方学者都很难理解我们的意思。原本用来交流的工具(话语体系),反而成为交流的障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how to commemorate the 2nd Sino-Japanese war

Posted on

我们今天应该怎样纪念抗战

马勇

 来源:凤凰网马勇博客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抗日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年了。今年,中国政府将对抗战给予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隆重纪念,那么从历史主义观点看,我们今天究竟应该怎样纪念抗战呢?

回想1931年9月18日,中日两国在东北发生军事冲突,日军乘机侵占沈阳,进而占领东三省。翌年,东北全境沦陷,日本扶植前清废帝溥仪进行“复国主义”运动,成立满洲国,中日第二次战争由此开始。

九一八事变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抗日救亡运动从此渐渐成为中国政治主旋律。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以最大耐心坚守“攘外必先安内”原则,此后六年,尽管中日局部冲突不断,中国政府忍辱负重,奋发图强,积极准备,为中国赢得了最为宝贵的几年时光。中国经济、国防,均有很大提升,沿江沿海地区教育文化机关、大型工业设施、可移动的文化宝藏,中国政府均有相应安排。这为后来全面抵抗奠定了一个重要基础。

日本有效控制东北后并没有停止对关内渗透,没有停止激怒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挑衅活动,特别是所谓满洲国宣布其领土包括热河省后,长城内外成了日军蚕食、侵占对象。1933年,日本以热河省官员表示“归附”满洲国为由,与所谓满洲国军队联合进军热河,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麟不战而逃,山海关、长城各口沦为日军攻占对象。长城危机,华北危机,中国再不起而抵抗,神州将很快沦为日本殖民地。长城抗战为中日全面战争的预演,中国将士的顽强斗志给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nation-building in modern China and the relevance of the Sino-Japanese War for that

Posted on

中国现代民族国家建构中的重要一环

——从抗战期间中国学界深层思索说起

马勇

来源:《北京日报》2015年7月13日第19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九一八事变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刚刚统一不久的中国重新陷入分裂。而且,这一次分裂不再单纯源自中国社会内部势力冲突,而是严复所说的广袤的边地连同它的人民,“归附附近的某一个强国”。(《清末民初政情内幕》,786页)中国不可能继续按照蒋介石给出的路径按部就班建设自己的国家。

 

九一八事变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抗日救亡成为中国政治的主旋律

 

事变第二天,中共满洲省委迅即召集紧急会议,决定动员全体党员深入民间发动群众,组织反帝大同盟,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满洲。第三天(1931年9月20日),处于国民党军队“围剿”状态的中共中央就“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发表宣言,谴责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号召人民拿起武器,以民族自卫战争驱逐日本侵略者出中国。从此开始,抗日救亡成为中国政治的主旋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changing views concerning Chinese history and the tasks of globalization and modernization

Posted on

中国还是在解决过去五百年的问题

马勇
時間:2015-05-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