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Yifu

Discussion of Liu Mengxi’s (刘梦溪) research on Ma Yifu (马一浮)

Posted on Updated on

刘梦溪与他的马一浮研究

金敏华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深圳商报特约撰稿 金敏华

“马一浮天分很高,五岁那年他随父回到家乡上虞县长堂乡,十几岁参加绍兴府的考试,考了第一,而鲁迅和周作人,一个第九,一个第十一。1917年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第一个想到的还是马一浮,他希望马先生能到北大当文科学长。这次马先生没有去,发了一个电报,‘古有来学,未闻往教。’这是《礼记》里边的话,马先生表现出了名士派的派头,也带着某种幽默,说古礼是叫人来学,应该大家到我这儿来学,没听说过到你那里去教的。实际是玩笑,意思是我不去了。”

 

◀《马一浮与国学》刘梦溪 著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2015年6月定价:52.00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Liu Mengxi (刘梦溪) on Ma Yifu (马一浮), Chen Yinque (陈寅恪) and 20th century Chinese academia

Posted on

刘梦溪:马一浮、陈寅恪与20世纪中国学术

黄茜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8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刘梦溪

 

著名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主要著作有《学术思想与人物》、《国学与红学》、《陈宝箴和湖南新政》、《陈寅恪的学说》等。

刘梦溪携新著《马一浮与国学》在北京三联韬奋书店举办讲座的时候,书店负一层的听众坐席人满为患。原以为马一浮和国学都是偏僻的题目,不想慕名前来倾听者众,许多年轻观众是站着听完的。讲座一开始,刘梦溪便抛出发人深思的问题:何为“国学”?刘梦溪认为,真正给予“国学”准确定义的人是马一浮。马一浮将“国学”定义为“六艺之学”,即《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种原初典籍。

“中国文化的主要价值伦理都在六经,比如诚信、爱敬、知耻、忠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及和而不同等。这些价值伦理不仅适用于古人,也适用于今天。”刘梦溪说。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publication by Liu Mengxi (刘梦溪) on Ma Yifu (马一浮) and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刘梦溪新作出版 开讲《马一浮与国学》

 

 

来源:人民网-读书频道 2015年07月2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人民网北京7月27日电  近日,刘梦溪先生的《马一浮与国学》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刘梦溪主讲《马一浮与国学》读书活动,向读者介绍了这位学术大家的生平与成就。

马一浮是20世纪的学术大家、新儒学的代表人物。一生追求学术, 学贯中西,涉猎广泛,在经学、史学、哲学、佛学等领域均有建树,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重要人物。但由于其钻研精深,行文又多微言大义,故能深入了解马一浮学术之人甚少,能集中介绍其学术之专著则更为少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ong, thoughtful article by art historian Wen Tao (文韬) on the debates on “National Studies” (国学)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Posted on

民国时期两种“国学”概念的争执及其语境

文韬

 

Long, thoughtful article by art historian Wen Tao (文韬) on the debates concerning “National Studies” (国学)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touching upon issues such as the delineation of the field as National Scholarship (中国学术) or “Studies of the National Past” (国故学).

 

发布时间:2014-05-29
作者:文韬
来源: 《中山大学学报》2013年第5期 | 责任编辑:花满楼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作者简介】文韬,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美术史系讲师。

 
  【内容提要】“国学”究竟是指中国固有学术还是中国学术,即近现代学术是否应当包括在内,是百余年来数次“国学”论争悬而未决的问题。民国时期有关“国学”究竟是“国故学”的缩写还是“中国学术”的简称的争持,透露出了这个问题的内在纠结。由于反对“整理国故”的声浪渐高,支持者中的新派学人强调“国学”的全称应为“国故学”,“故”字不可省略,以彰显其批判性和进步性;而反对把国学当作没有生命力的古董来看待的学者,则提出“国学”是“中国学术”的简称,不仅包括古代学术,还理应囊括现在与未来,“国学”应当是一个不断生长的开放概念。在反复的辩难中,“国故学”与“中国学术”的概念争持,实际上已经超出了时间的界定和价值的论断,因关乎具体的治学方法和学术理念,而出现互相渗透乃至颠倒的现象,对我们今天的“国学”讨论依旧极具启发。
 
  【关 键 词】国学/国故学/中国学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