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o Zhitian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Zhang Kaiyuan (章开沅) and the challenges of research on history

Posted on

 捕捉真正属于自己的史感

罗志田

来源:文汇学人微信公众号2015-11-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在章开沅先生看来,“识山固然不易,识史恐怕更难。因为史学决不限于形貌的观察,它还需要透过历史现象把握内在联系,最终达到本质的、带规律性的认识。”这既需要史识,也需要史感。


数月前曾得朱英兄示,《章开沅文集》即将出版(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闻之欣喜不已。今则皇皇大著,已在眼前。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此时心情,正司马迁所说的“心向往之”。《文集》共十一卷,一至三卷收录先生五十多年的辛亥革命研究论著,四至五卷是有关张謇的研究,第六卷涉及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以及近代中国社会思潮、基督教与近代中国文化等方面的论文,第七卷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取证,八至十一卷则是笔记、演讲、访谈和序言。
开沅先生其实是我的业师,虽然为时不长。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时,适先生在邻近的普林斯顿神学院访问研究(1990-1991学年),林霨(Arthur Waldron)师遂请先生客座,给历史系研究生开设辛亥革命的讨论课,我便在那里师从先生。刚开始彼此不熟悉,记得先生某次还笑眯眯地说,这个繁体字我们罗先生恐怕认不得吧(盖那时在美国念书者不少是学英语出身)。我印象很深的是,先生一开始就讲辛亥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像我这样有点叛逆倾向的,在国内便对此不以为然;而先生在美国特别讲此,并不“入乡随俗”,倒让我很佩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amous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modern local history — commoners and rural society in times of the dysfunctionality of the old Junxian-system

Posted on

地方的近世史

——“郡县空虚”时代的礼下庶人与乡里社会

罗志田

来源:《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原文载《近代史研究》2015年第5期,注释从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s Ge Xiaojia (葛小佳) and Luo Zhitian (罗志田) discussing new approaches to the writing of history by way of reviewing P. Duara’s “Culture, Power, and the State, Rural North China, 1900-1942”

Posted on Updated on

社会与国家的文化诠释

葛小佳 罗志田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11-0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系杜赞奇《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乡村》一书曾先后荣获美国历史学会费正清奖及亚洲研究学会列文森奖。葛小佳、罗志田二先生以“社会与国家的文化诠释”为名合撰此篇书评,意在指出,杜书以20世纪前半期华北乡村社会文化变迁为脉络,并引入欧洲史研究中的“国家”概念,考释中国近代国家与社会的互动消长,为检讨近代中国历史提供了一个新的参照空间。(本文选自《东风与西风》)
                                                                            杜赞奇教授
  以往治史,多以人物或事件为轴心来把握历史演进的经络,而对人物事件后的社会文化自身嬗变,关注不够。今日海外汉学中的社会史取向,则恰好反之,是力图将对历史过程的探究,根植于对地方文化社会变迁的了解之上,以期对来龙去脉(context)有一更深刻的把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ook review by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Wang Fansen’s (王汎森) book on the intellectual and academic history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罗志田评《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

罗志田

来源:北大博雅好书微信公众号2015-10-2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王汎森先生的新作《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一书关注明清嬗代之际的思想史和学术史,并通过将其与生活史相联系,广泛论述了“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全书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探讨明季清初道德意识的呈现方式及转化;第二部分则以文字狱、禁书为切入点,展示在清代的政治压力下,权力如何像水分子般在毛细管作用的驱动下渗入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著名学者罗志田先生曾为本书撰写书评(原载《中国文哲研究集刊》第44期),征得他的同意后,我们将全文转载于此,以飨读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scholars and society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from an elite perspective

Posted on

以菁英眼光看晚清士人和社会

罗志田

来源:澎湃新闻2015年10月2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近代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在各种变化中,与人本身关联密切的一个基本变化,就是士农工商四民社会的解体。而其中身份地位变化最大的,可能是原居四民之首、作为其他三民楷模的读书人。在中西的碰撞、冲突与竞争之中,读书人从思想和社会的中心步步淡出,他们是“忧时的人,也是先觉的人”,对所谓的近代“转化”感受最强烈,可以说“最深地卷入了历史变迁”。也因此,他们的社会变动及心路历程,处处折射出时代的激变。

 

上面一段里引号中的文字出自杨国强兄的《晚清的士人与世相》一书,该书以“士人”为对象,考察嬗变中的“世相”,确为上选。作者特别注意到,晚清朝野的改革呼吁和实际措施,本皆出于“取新卫旧的愿想”,但在“中西交冲的屡起屡挫”背景下,形成一种“在节节回应里生成的节节嬗蜕”,逐渐演化为一个“日趋日急的除旧布新”过程。在此进程之中,“士大夫群类在整体上由分化而分裂”。从曾国藩到康有为再到后来出自学校的“知识阶级”,其间的前后相连和前后相异都非常明显。而正是他们中一些人,以士议的重锤粉碎了万千士人托身托命的科举制度,因而也“自己消灭了自己”。

 

本书的一大特色,就是以人为本。中国向有以人为本位来构建历史的“纪传体”传统,后被梁启超攻击为无数墓志铭“乱堆错落”,受到沉重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此后的史学仿效的是西来的章节体论著,略近于以前正统士人不屑为的章回小说。随着西方社会生活中人的一步步异化和物化,近几十年西方史学在社会科学化的进程中形成一股很强的潮流,即人的隐去。而西方史学恰是我们想要摹仿的榜样,结果是我们自身的史学论著中也看到越来越多的结构、功能、类别、角色、数据、甚或指数,而越来越少见具体单个的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arguing that what the writing of history needs most is imagination

Posted on Updated on

史学最需想象力

罗志田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史家不能因为史料的空缺而主动“湮没”一段历史,须发挥历史的想象力,连接历史可能隔断之处。

                                                                                                                                                      ——罗志田

以我的陋见,大学教育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为学生的想象力装上翅膀,可以翱翔于学术、知识和思想的宇宙之中。在各学科中,历史学尤其需要具有丰富的想象力。遗憾的是,一般人的看法,史学恰是既不需要也最缺乏想象力的(一位史学出身的杂志主编即曾如此对我说)。这是我们大学历史教育失败的表征,应该引起我们这些教史学者深自反省。此事要紧,我只能多引一些通人的见解,看看过去关于史学与想象力的关系有些什么看法,以及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史学勿需想象力的看法素为非史学者所相信,钱锺书曾半带挖苦地说:“历史考据只扣住表面的迹象,这正是它的克己的美德,要不然它就丧失了谨严,算不得考据;或者变成不安本分、遇事生风的考据,所谓穿凿附会。”在他看来,“文学创作可以深挖事物的隐藏的本质,曲传人物的未吐露的心理”,这是“它的艺术的责任”。简言之,“考订只断定已然,而艺术可以想象当然和测度所以然。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妨说诗歌、小说、戏剧比史书来得高明”。

钱先生是读集部书的大家,今日也有人在发掘其史学方法。然而集部书中究竟“文学”成分多些,曲传人物“未吐露的心理”,尤为钱先生最所擅长。不过,当年学了唯物史观的郭沫若曾特别强调,他们的古代“批判”与胡适等人的国故“整理”不同:胡适等只要“实事求是”,他们却要在“实事之中求其所以是”;胡适等的整理只能“知其然”,而他们的批判则要“知其所以然”。不论郭沫若对双方的判断是否准确,史学不仅“断定已然”,更要探寻“所以然”,应当是不错的。

▲钱钟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discussing Zhang Kaiyuan’s (章开沅) research

Posted on

章开沅九十华诞︱罗志田:走出中国近代史

罗志田

来源:澎湃新闻2015-06-30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章开沅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在辛亥革命研究、张謇研究、中国商会史和教会大学史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文献研究等领域都有开创性的学术贡献,学高识阔,著作颇丰。由他主编的《辛亥革命史》曾享誉海内外学术界,得到学者的充分肯定和尊崇。

2015年,恰值章开沅先生九十寿辰,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于7月出版《章开沅先生九秩纪念文集》,文集收录章门弟子以及学界友人撰写的纪念文章。经出版社授权,澎湃新闻选取四篇发表。

我与章开沅先生,不是师生的师生

得朱英兄示,《章开沅文集》即将出版,闻之欣喜不已。

开沅先生其实是我的业师,虽然为时不长。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时,适先生在邻近的普林斯顿神学院访问研究(1990-1991学年),林蔚(Arthur Waldron)师遂请先生客座,给历史系研究生开设辛亥革命的讨论课,我便在那里师从先生。刚开始彼此不熟悉,记得先生某次还笑眯眯地说,这个繁体字我们罗先生恐怕认不得吧(盖那时在美国念书者不少是学英语出身)。我印象很深的是,先生一开始就讲辛亥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像我这样有点叛逆倾向的,在国内便对此不以为然;而先生在美国特别讲此,并不“入乡随俗”,倒让我很佩服。

章开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