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 Yi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the nature of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不是抽象的公式

雷颐

2015-09-07

来源:《环球人物》2015年第23期

作者:赵晓兰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历史变成了抽象的公式与说教,难以令人信服。从王朝的兴衰到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吃穿住行,历史都充满了丰富的细节,通过细节才能让人有真切的感受。

   雷颐,著名历史学者,1956年出生于湖北武汉,毕业于吉林大学历史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著有《取静集》《历史的裂缝》《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走向革命:细说晚清七十年》《孤寂百年》等。

 

 “人们习惯将一个地方缺乏权威、秩序严重混乱,称之为‘无政府状态’,其实,造成这种秩序严重混乱的原因,并不在于‘无政府’,而在于‘无社会’。”

著名历史学者雷颐在他的随笔《最怕“无社会”》中这样写道。他现在已近花甲之年,交谈之中,那一辈知识分子的特点显露无遗:“换了以前,你来采访我,先得由你们杂志社联系我们研究所,所里认为我这个人没问题,才可以接受采访。我也不能给你们自由投稿,写完一篇文章,得经过党委、人事处层层盖章才行。”

  在他看来,改革开放30多年来最值得肯定的成果之一,就是慢慢脱去“单位”“政治”的束缚,“民间社会”“市民社会”得以恢复和发展,“现在的各种讲座、读书会很多,不仅是新华书店,各家独立书店都可以组织,以前几个文学爱好者私下搞个交流会,都是不允许的。”

在公众媒体平台上,他观点鲜明、语言辛辣,写起杂文随笔颇有些横眉冷对的感觉。但面对面时,他待人亲切而客气。他不遮掩,不矫饰,喜欢讲故事,不爱谈概念。那些久远的历史人物,在他的讲述之下,个个鲜活立体起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the historical logic behind the Revolution of 1911 (辛亥革命)

Posted on

辛亥革命产生的历史逻辑

雷颐

来源:《炎黄春秋》2011年第10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辛亥革命”已整整一百周年了。有关辛亥革命的研究、争论却一直激烈,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有学者反思激进主义,批评革命党人,认为辛亥革命是激进主义,提出如果在清政府主持的“立宪”下,中国后来的历史可能更少波折。

不经过激烈变革尤其是剧烈革命造成的大动荡而收取变革、革命所带来的社会进步之实效,洵属社会进步之理想途径,无疑值得鼓吹和追求。但若以近代中国为辛亥革命“过激”、以此反对“激进主义”,则有违史实甚矣!“激进主义”的危害确易为许多“正义在手仇恨在胸”之士所忽略,所以提醒人们对其抱以警惕当然大有意义,但想以如此简单、主观的历史解读来消解“激进主义”则不啻是南辕北辙,无裨于事。因此,与其指责近代中国的“激进”,不如冷静客观地分析究竟是谁“激进”、这段历史何以“激进”,方能对症下药。

“辛亥革命”这些年来几乎成为“激进”的代名词,但人们似乎忘记,被尊为“辛亥之父”的孙中山并非一开始就想“干革命”的,而是想方设法通过王韬上书李鸿章,想走“改良”路线。只是在“改良”被拒之后,他才立志“革命”。清政府的“新政”和“立宪”之所以被辛亥革命“打断”,主要在于它的“新政”、“立宪”一拖再拖、非常被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the historical logic of the Revolution of 1911

Posted on Updated on

辛亥革命产生的历史逻辑

 

時間:2015-07-1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publication by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modern Chinese intellectuals

Posted on

孤寂百年: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十二论

雷颐

孤寂百年: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十二论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年6月26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here.

 

编辑推荐

立志“为学术而学术”,又忍不住走出“故纸堆”,为这民族、这文化的病症“开方”;渴求“独立”,却只能在各派政治势力之间做出选择,此身不由己,为历史大潮所裹挟。

容闳、梁启超、蔡元培、胡适、丁文江、傅斯年、燕树棠、陈翰笙、闻一多、张申府、瞿秋白、冯英子……仿佛长空中的孤寂星辰,汇就一百多年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reflecting on reform and radicalism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

Posted on

近代史思考:以改革遏制激进

雷颐

来源:中评网2010年11月15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关于辛亥革命,关于百日维新,最近这些年都有争论。比如是不是太过激了,如果用改良的方法,人民付出的代价恐怕要小很多。我觉得仅从主观上说这个过激那个过激,不太妥当。不需要经过激烈的革命,不需要经过剧烈的社会动荡,可以取得革命胜利恐怕是最理想的效果。有很多人从这个角度来反思激进主义,我觉得如果仅仅从这个角度反对激进主义,那和近代史的史实是很不相符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国学热”中说国学

雷颐

時間:2015-02-18 22:11       訂閱《明鏡郵報》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the historian as translator discussing the oeuvre of Paul A. Cohen

Posted on

史学家就是翻译家

雷颐

 (作者:柯文,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11月版)

 

来源:《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序言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