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 Renyu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Yi Zhongtian (易中天) and Long Yingtai (龙应台) as hipster in the field of history

Posted on

易中天龙应台是“历史小清新”

杨念群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壹读2015-10-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49岁的杨念群自诩是大陆历史学者里长得最帅的一个。
“难道这还有疑问?”他狡黠地眨了眨眼。


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杨念群

在北京一个深秋的中午,他舒舒服服地躺在圈椅里,东扯西拉,有时候甚至有点贫嘴。作为当代最知名的历史学家,他知道“百合”、“腐女”,喜欢京剧皮黄跟帕慕克的小说,顺便还能扯一段葛优的电影台词,总之,完全不像个沉浸书斋,只跟古人打交道的人。

他刚出了一本谈古论今的随笔集,一开始准备叫《盛世的郁闷》,杨念群一琢磨,觉得不行,这个名字犯忌讳,搞不好出不来。于是他挑了其中一篇文章的名字做书名,叫《生活在哪个朝代最郁闷》,好像专讲古代的事,“更安全更保险”。

结果这个题目还是太让人想入非非,于是他的一次新书沙龙被取消了。提起这件事,杨念群大笑三声,开始顾左右而言他。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uang Peijian (黄锫坚) on how history turns into literature discussing Huang Renyu and Jonathan Spence

Posted on Updated on

历史如何成为小说:从黄仁宇到史景迁

 黄锫坚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2015-09-0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有个翻译笑话似乎已成为经典。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在其著作《民族——国家与暴力》中提到《孟子》中的一句话:“天无二日,民无二王”。而中译者居然将之译成:门修斯(Mencius)的格言“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按此成例,孔子恐怕只得译成“孔修斯” (Confucius)了。孟子经由西洋重返中国,这个过程有点像猜谜。谜底揭晓,人们捧腹大笑。不过,这个笑话其实凸现了历史文献抵达今日读者所经历的辗转旅途。试想书市诸多海外汉学名著,从费正清、史景迁到孔飞力的作品,不都经历这样的翻译之旅吗?汉语并非他们的母语,这些迷上中国历史的洋学者,钻进浩瀚的文言典籍、奏章县志,挖掘琐碎的史料,编织成扣人心弦的故事。他们的英文作品,通过中国译者之手,再转变成现代汉语,呈现在我们眼前。正如加拿大汉学家卜正民所言,“读者和我都想发现过去和现在之间的连续,但对明代中国来讲,我们都是陌生人。”文言阅读能力早已退化的读者,不仅需通过两重翻译,才能知晓孔孟名言的含义;而且,我们似乎也只有经由海外汉学这一棱镜,才能理解我们的古人生活在怎样的世界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on the relevance of mid-level theories for research on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中层理论”应用之再检视:一个基于跨学科演变的分析

杨念群

提要:自社会学家默顿提出“中层理论”以来,“中层理论”不仅在社会学界越来越得到广泛应用,在跨学科的意义上也受到其他学科特别是历史学者的重视。本文从三个方面对“中层理论”在跨学科方面的应用前景发表了看法。首先,本文讨论了“中层理论”的基本原则对史学研究的启示及其运用限度;其次重点考察了西方中国学研究中应用“中层理论”的成败得失;再次则较为深入地探讨了如何从中国自身传统资源中发掘“中层理论”的若干要素以避免盲目移植西方理论的问题。

关键词:杨念群 中层理论 中国史学史 传统观念 黄仁宇 黄宗智 钱穆

文章来源:《社会学研究》2012.6

See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036.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036-2.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036-3.html,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036-4.html.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