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 Shi

Historian Chen Hongmin (陈红民) on new historical material for research on Hu Shi (胡适)

Posted on

胡适研究的新史料

陈红民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9-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史学研究的魅力在于,可以通过不断地发掘新史料来修正既有研究的结论,或发现新的课题。”本文选辑了作者在研究蒋介石与胡适交往过程中新发现的史料。
                                               陈红民教授
史料是史学研究的基础,既有课题的深化,新课题的开拓,均有赖于新史料的发掘。学术界对于胡适的研究,成果颇多、史料发掘也较为充分。笔者在研究蒋介石与胡适关系的过程中,发现若干相关的新史料,且数量不在少数,在此披露补充,以期对同仁有所启发,对胡适研究提供新的角度。
1
蒋介石日记
  现藏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蒋介石日记,其史料价值已越来越受到重视。蒋介石日记中有许多与他人交往的记录,或是其对人对事的观察与思考,胡适是蒋日记中出现频率较高的人物之一。透过蒋的日记,我们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胡适与蒋介石交往的细节,及蒋对胡的看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arguing that what the writing of history needs most is imagination

Posted on Updated on

史学最需想象力

罗志田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2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史家不能因为史料的空缺而主动“湮没”一段历史,须发挥历史的想象力,连接历史可能隔断之处。

                                                                                                                                                      ——罗志田

以我的陋见,大学教育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为学生的想象力装上翅膀,可以翱翔于学术、知识和思想的宇宙之中。在各学科中,历史学尤其需要具有丰富的想象力。遗憾的是,一般人的看法,史学恰是既不需要也最缺乏想象力的(一位史学出身的杂志主编即曾如此对我说)。这是我们大学历史教育失败的表征,应该引起我们这些教史学者深自反省。此事要紧,我只能多引一些通人的见解,看看过去关于史学与想象力的关系有些什么看法,以及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史学勿需想象力的看法素为非史学者所相信,钱锺书曾半带挖苦地说:“历史考据只扣住表面的迹象,这正是它的克己的美德,要不然它就丧失了谨严,算不得考据;或者变成不安本分、遇事生风的考据,所谓穿凿附会。”在他看来,“文学创作可以深挖事物的隐藏的本质,曲传人物的未吐露的心理”,这是“它的艺术的责任”。简言之,“考订只断定已然,而艺术可以想象当然和测度所以然。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妨说诗歌、小说、戏剧比史书来得高明”。

钱先生是读集部书的大家,今日也有人在发掘其史学方法。然而集部书中究竟“文学”成分多些,曲传人物“未吐露的心理”,尤为钱先生最所擅长。不过,当年学了唯物史观的郭沫若曾特别强调,他们的古代“批判”与胡适等人的国故“整理”不同:胡适等只要“实事求是”,他们却要在“实事之中求其所以是”;胡适等的整理只能“知其然”,而他们的批判则要“知其所以然”。不论郭沫若对双方的判断是否准确,史学不仅“断定已然”,更要探寻“所以然”,应当是不错的。

▲钱钟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Song Guangbo (宋广波) on Xia Nai’s (夏鼐) role in the campaign to criticize Hu Shi

Posted on

批判胡适运动中的夏鼐

宋广波

                                                              夏鼐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09-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1948年12月9日,夏鼐在多次拒绝傅斯年请其押运古物赴台的要求后,离南京返温州故家——他对现政权已没有丝毫信心。与夏鼐相反,胡适坚决地站在了蒋介石一边,他受蒋的委派,于次年4月6日搭船赴美,开始了一生中最支持蒋介石的时期。从此,胡适与夏鼐就成了两个世界的人。1949年以后,在大陆已变成批判对象的胡适,遭到了一轮又一轮的缺席批判。1954年10月,毛泽东以批判俞平伯的“红楼梦研究”为突破口,又亲自发动了一场更大规模的批胡运动。这次运动由中宣部按照毛的指示,领导中国科学院、文化部、高教部等科研、教育机构来具体实施。正是这场运动,使夏鼐与胡适又有了一点瓜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the transformation of concepts of historiography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Posted on

大纲与史:民国学术观念的典范转移

罗志田

来源:新史学微信公众号2015-08-03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胡适

在民国初年的中国学术界,胡适的《中国哲学史大纲》是开风气之作,基本提供了一个相对全面的新学术典范,这是学界大致的共识。从今天的眼光看,胡适所为兼顾了继往开来的性质:从胡适个人的学问讲,他显然是继往的东西多;从胡适的时代言,则又是开来的成分重。当时学术上继往部分超过胡适的比比皆是,而开来则无人能过之。不过,胡适最初是因提倡白话文而在社会上“暴得大名”,这并不意味着他同时在上层精英学术领域内已树立起自己的地位。他在其任教的北京大学取得为许多学人所认可的领先学术地位,还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u Guoyong (傅國湧) on history as the heart/soul of a nation

Posted on

历史是一个民族的心灵

傅國湧

【傅國湧《百年尋夢》(歷史隨筆自選集)前言,廈門大學出版社2015年1月出版】

来源:和讯博客2015年2月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 “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始作俑者

“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直至今天,這句流行了六十多年的話還未退場,不少人信以為真,以為胡適真的說過這句話。這是當代史上一個新版本的“三人成虎”。盡管早在2003年,謝泳就在《新民周刊》發表《胡適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一文指出,胡適沒有說過這句話,這是1950年代批判胡適時,許多人由另外一番話曲解、改編的, 與胡適原意恰好相反。1919年,胡適在《實驗主義》一文介紹詹姆士的實在論哲學思想時說:“實在是一個很服從的女孩子。她百依百順的由我們替她塗抹起來,裝扮起來。‘實在好比一塊大理石到了我們手裏,由我們雕成什麽像。’”【原載《新青年》1919年 第6卷第4號,《胡適文集》2,北大出版社1998年,212頁】並不是指向歷史。1955年三聯書店出版的《胡適思想批判》第六集收有馮友蘭的《哲學史與政治——論胡適哲學史工作和他的反動的政治路線的關系》一文,謝泳讀到了這番話:“實用主義者的胡適,本來認為歷史是可以隨便擺弄的。歷史像個‘千依百順的女孩子’,是可以隨便裝扮塗抹的。”他推測“歷史是個任人打份的小姑娘”的流行可能與此有關。【謝泳《雜書過眼錄》,中國工人出版社2004年】馮友蘭此文最初發表在《哲學研究》1955年第一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publication by historian Lei Yi (雷颐) on modern Chinese intellectuals

Posted on

孤寂百年: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十二论

雷颐

孤寂百年:中国现代知识分子十二论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年6月26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here.

 

编辑推荐

立志“为学术而学术”,又忍不住走出“故纸堆”,为这民族、这文化的病症“开方”;渴求“独立”,却只能在各派政治势力之间做出选择,此身不由己,为历史大潮所裹挟。

容闳、梁启超、蔡元培、胡适、丁文江、傅斯年、燕树棠、陈翰笙、闻一多、张申府、瞿秋白、冯英子……仿佛长空中的孤寂星辰,汇就一百多年中国知识分子的心灵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nalysis by historian Weng Youwei (翁有为)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Wu Mi (吴宓), Chen Yinque (陈寅恪), Hu Shi (胡适) and Fu Sinian (傅斯年)

Posted on

吴宓、陈寅恪与胡适、傅斯年之关系 ——以《吴宓日记》为中心的考察

翁有为

发布日期: 2015-02-26

 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翁有为 《史学月刊》2014年第11期

 

【摘要】在近代中国学术史上,吴宓与陈寅恪的关系是亦师亦友、相知相惜、维持终生可传为佳话的那种忠诚的友谊;傅斯年与胡适的友谊也具有这样一种性质。在这两对关系中,前者在人们看来属于本位文化保守知识分子群体,后者属于与之对立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群体。分析此四人及两对之关系,可以考察与透视民国时期不同类型和立场的知识分子的思想倾向及相互之间的关系。由于《吴宓日记》记事的系统性、连续性尤其吴宓在此四人关系中的特殊性,为我们考察上述关系提供了一个十分珍贵的视角。

【关键词】民国学术史;吴宓;陈寅恪;胡适;傅斯年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