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Lecture by historian Sang Bing (桑兵) on Chen Yinque’s (陈寅恪) historical methodology of empathetic understanding (from 2008)

Posted on

桑兵:了解之同情与陈寅恪的治学方法

2015-11-28
文献学与思想史

 

时间:2008年11月12日

主持:复旦大学历史系章清教授

桑兵,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近现代史。著有《晚清民国的国学研究》、《孙中山的活动与思想》、《国学与汉学》、《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清末新知识界的社团与活动》等。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Famous philosopher Chen Lai (陈来) on historical awareness and subjectivity

Posted on

历史自觉和文化主体 ——《吹沙集》读后

陈来

 

更新时间:2011-03-2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or here.

 

郭齐勇教授寄给我一套《吹沙集》,并希望我写一点读后感,对此我颇感踟躇。因为,《吹沙集》作者门下有很多学生,他们不仅与作者相知很深,而且对《吹沙集》也都有深入的研究。比起他们来说,对此书表示一些看法,我应当是没有什么资格的。那么,我又为什么同意写这篇“书评”呢?这是因为,在我看来,《吹沙集》的作者是中国哲学史研究领域的一位著名前辈学者,他对中国哲学史的研究具有相当的代表性,而我作为这一领域的中年学者,理应在对前辈学者表示敬意的同时,重新学习他们的学术经验,尤其在方法论的反思方面,以求作进一步的思考。不过,由于我的了解可能比较粗浅,甚至主观性较强,因此,以下所说,与其说是评论,更不如说是一种个人的读后感才恰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ng Sheng (张生): From history to memory — deepening research on the Nanking Massacre

Posted on

从历史到记忆:深化南京大屠杀研究的逻辑路径

张生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10-23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文章来源】《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14年第6期。

【内容提要】在中国立法设立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国家公祭日的今天,需要进一步深化南京大屠杀史研究,其逻辑路径有三: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不仅仅是南京人,而是包含中国人在内的世界各国人士;南京大屠杀不仅仅是中国人独有的记忆,也是世界各国人民关于战争的记忆的一部分;南京大屠杀通过两场审判定案,是东亚历史认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包括中美俄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重大历史、政治和法律成果,南京大屠杀记忆事关东亚乃至世界的秩序。

【关 键 词】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历史事件/民族记忆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2009年度项目“抗战时期中国受害者PTSD研究——以南京大屠杀受害者为中心”(09BZS021)

【作者简介】张生,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Scholar Zhang Xudong (张旭东) on the world-historical mission of Chinese values

Posted on

中国价值的世界历史使命

张旭东

来源:人文与社会2010年3月1日,现代大学周刊微信公众号2015-09-0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此文原为应《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道路”特刊之约所作的访谈,转发于《文化纵横》2010年第一期,题目为编辑所加。

中国价值是普遍价值的具体实践

首先应该挑明的是,今天提出“全球视野下的中国价值”这个问题,就是要把“中国价值”放到“普世文明”的高度上和框架内来思考,把“中国价值”定义为当代中国人探索和创造普遍意义和普遍价值的集体实践。不然的话,所谓“普世文明”只能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因为它会被种种流俗意见赋予同今天中国的集体实践相抵触、甚至对立的含义,渐渐地在人们心目中成为某种外在的、高高在上的、甚至不可企及的绝对标准。它会被用来挑剔、敲打和质疑当代中国人的集体实践,让我们处处怀疑自己行动和思考的正当性,处处要到别人那里去讨“说法”,而不是充满自信地去走自己的路,去创造、挖掘和认识属于这个时代的具有深远意义的价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uang Peijian (黄锫坚) on how history turns into literature discussing Huang Renyu and Jonathan Spence

Posted on Updated on

历史如何成为小说:从黄仁宇到史景迁

 黄锫坚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2015-09-0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有个翻译笑话似乎已成为经典。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在其著作《民族——国家与暴力》中提到《孟子》中的一句话:“天无二日,民无二王”。而中译者居然将之译成:门修斯(Mencius)的格言“普天之下只有一个太阳,居于民众之上的也只有一个帝王”……。按此成例,孔子恐怕只得译成“孔修斯” (Confucius)了。孟子经由西洋重返中国,这个过程有点像猜谜。谜底揭晓,人们捧腹大笑。不过,这个笑话其实凸现了历史文献抵达今日读者所经历的辗转旅途。试想书市诸多海外汉学名著,从费正清、史景迁到孔飞力的作品,不都经历这样的翻译之旅吗?汉语并非他们的母语,这些迷上中国历史的洋学者,钻进浩瀚的文言典籍、奏章县志,挖掘琐碎的史料,编织成扣人心弦的故事。他们的英文作品,通过中国译者之手,再转变成现代汉语,呈现在我们眼前。正如加拿大汉学家卜正民所言,“读者和我都想发现过去和现在之间的连续,但对明代中国来讲,我们都是陌生人。”文言阅读能力早已退化的读者,不仅需通过两重翻译,才能知晓孔孟名言的含义;而且,我们似乎也只有经由海外汉学这一棱镜,才能理解我们的古人生活在怎样的世界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u Pengchi (胡鹏池) on what history will/can tell us

Posted on

以史为鉴,“鉴”什么?

胡鹏池

来源:共识网2015-08-2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以史为鉴”对于芸芸众生来说,鉴的是:在欺骗面前,我们也许会迷惑;在暴力面前,我们也许会软弱;在潮流之中,我们也许会身不由己;但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守住人性的底线。

 

【胡鹏池“思想方法”随笔(02)】

恩格斯说过:“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人们唯一的历史教训就是忘记历史教训”。

中国人则说“以史为鉴”,“殷鉴不远”。

中国人说的这句话其实与恩格斯、罗素是一样的意思,却比他们早了两千多年。

在当今的中国,“以史为鉴”,已经是一个谈烂了的话题。有哪一个当官的不会说这四个字?又有哪一个搞历史的不会说?人们对它就像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样顺溜,张口就来,闭口就忘。

可是一谈到“鉴”的是什么?怎么去“鉴”?却是“海客谈瀛洲,烟波浩渺不可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u Pengchi (胡鹏池) reflecting on who creates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由谁创造的?

——长历史与短历史的概念

胡鹏池

来源:共识网2015-08-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改朝换代的时候;世界很多国家也有侵略与被侵略的历史;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窝里斗”为特征的自虐的历史。

 

 【胡鹏池“思想方法”随笔(01)】

历史由谁创造的?

有人说:历史从来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哪怕这个人是划时代的历史人物。

又有人说:历史也不是在某种固定的观念中造就的,而是在微妙的变化中形成的。

前一句说的是:历史不是英雄创造的;

后一句说的是:历史往往由偶然形成的。

毛时代的传统史学观念奉“奴隶史观”为教旨,即“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但恰恰在这个时代的史学最虚伪,不仅表现在对历史的阐述中,还表现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创造“史无前例”的是“群众运动”,运动群众去“群众运动”的并不是“英雄”,而是“救世主”。连“英雄史观”都不是,而是“救世主史观”。

按笔者七十年的人生积累,历史既不是没有奴隶的英雄创造的,也不是没有英雄的奴隶们创造的,而是由英雄与奴隶共同创造的。有时甚至可以说是“英雄”与 “狗熊”共同创造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