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cal memory

Sociologist Guo Yuhua (郭于华) on how power emasculates our historical memory

Posted on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郭于华

来源:现代大学周刊微信公众号2015-12-1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本文是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在社会调查基础上发表的关于普通人记忆的历史,透过宏达叙事的历史、英雄的历史,作者调查访谈了大量普通人,他们是怎么口述历史的。在记忆的背后是什么力量在主导,让我们选择性记忆的目的是什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Wang Fansen (王汎森) on historical memory and national construction during the late Qing

Posted on

清末的历史记忆与国家建构

——以章太炎为例

王汎森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2-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章太炎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探讨对过去的记忆如何在现实政治行动中发挥作用。全文主要分成两个部分:第一,是国粹运动与汉族历史记忆之复返——尤其是明清改朝换代之际的记忆。从道光、咸丰以来,这一段历史记忆便逐渐复苏了,在这篇文字中主要是以晚清最具领导性、而又与革命行动最为密切的章太炎及国粹运动为主。第二,在召唤历史记忆之时,原本已经成为潜流的一些汉族生活仪式,是否重新浮现,并被赋予政治意义。最后则想谈谈在近代国家构成中,这一些记忆资源在现实行动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作用?

“过去”在现实上并不存在,但是在清朝末年关于未来国家建构的论辩,尤其是“革命”与“君宪”的论争中,“过去”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最后是革命派胜利。这批革命志士已不再像清朝政权正式取得汉族士大夫的信仰之后的世世代代,把所谓“国”和满族政权视为一体。“国”与清廷这个两百多年无人质疑的统一体分裂开来,而在促使二者分裂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现代国家观念使得人们不再认为“国”就是朝廷,梁启超在晚清提倡的国家思想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在此同时,清代后期逐步回返的历史记忆也扮演一定的角色。不过,此处必须强调,清朝政权在现实上的挫败是引起所有变化的主要因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iwanese Liao Xinzhong (廖信忠) discussing the lack of a shared historical memory on Taiwan

Posted on

因为我们没有共同的历史记忆

廖信忠

来源:共识网2015年9月6日,凤凰网博客2015年9月2日

(No longer available, originally posted under blog.ifeng.com/article/37262906.html?touping)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如果21世纪真的是中国人的世纪,那并不仅是军力有多強,经济实力有多大,全世界都怕我们,我更盼望是倾听,包容及和解,成为一个典范,鼓舞世界上其他还在遭受苦难的人们与民族。
   廖信忠,1977年出生于台湾,现居大陆。著有《我们台湾这些年》《我们台湾这些年2》《台湾这些年所知道的祖国》。


抗战胜利70周年,北京办大阅兵;在国军方面,也举办多场军力展示及小规模阅兵;北京邀请抗战老兵参加阅兵,国军也要颁抗战纪念勋章给老兵,不限在台湾大陆都可申请;北京说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国军说自己打了数场大规模惨烈战役。

小时候家楼下有位独臂老头,我那时候只知道那是以前空袭时被炸断的,有次我很不识相地问:“是日本人炸的喔?”我记得他只是默默笑,什麽都没说,我心裡想,日本人太可恶了,空袭台湾。

有一天,学校教到“日据时代”,我脑子突然“轰!”一声,对啊!日据时代,台湾是日本的土地日本人干嘛空袭台湾;接著,对我来说更惨忍的事实是,空袭台湾是美国人干的,可是,美国在抗战时不是我们的盟友吗?为什麽要空袭台湾?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二战末期,日本跟台湾一样是几乎天天被美国轰炸机空袭。原来老人说以前躲空袭不是躲日本飞机,而是躲美国飞机,啥!竟然连国军都空袭过台湾,我知道这些事后,心裡异常痛苦,沮丧了好一阵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ong Yingtai (龙应台) on historical mem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我有记忆,所以我在

龙应台

来源:理想国微信公众号2015年7月1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二十一世纪的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应该开启一个大倾听的时代,倾听自己身边的人,倾听大海对岸的人,倾听我们不喜欢不赞成的人,倾听前面一个时代残酷烟灭的记忆。倾听,是建立新的文明价值的第一个起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OC of South China Quarterly (南国学术) 2015:3 with many texts on historical memory in East Asia and the theory of history

Posted on

《南国学术》2015年第3期目录(季刊)

来源:共识网2015年7月20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前沿聚焦·

5 东亚历史记忆(专题讨论)

6 东亚历史问题对话之前景    步 平

11 近现代东亚的四个“战后”      村田雄二郎

16 创建东亚共同历史记忆之路径    裴京汉

19 “历史记忆”与“历史共有”

——中日“国民感情”的正确解读    李长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Haiying (杨海英) on historical consciousness and its interaction with reality discussing the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from Guangming ribao)

Posted on

历史意识与现实交响

杨海英

 

来源:《光明日报》2015年6月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对于这场战争,国人都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感受。如此惨绝人寰的战争,究竟有没有历史源头?又是如何演变、发展的?将来还会不会重演?相信这是每个国人,也应包括日本人以及世界上所有爱好和平的人,都在思考的问题。从这一角度来说,历史关怀与现实变奏无时无刻不在交响上演,它们的内在交集,凸显出追索这场战争的历史意识起源的重要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ng Xiaobing (唐小兵) on historical memory

Posted on

让历史记忆照亮未来

唐小兵

文章来源:《读书》2014年第2期

更新时间:2014年02月20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一九九九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在他的回忆录《剥洋葱》里说:“回忆像孩子一样,也爱玩捉迷藏的游戏。它会躲藏起来。它爱献媚奉承,爱梳妆打扮,而且常常并非迫不得已。它与记忆相悖,与举止迂腐、老爱争个是非曲直的记忆相悖。你若是追问它,向它提问,回忆就像一颗要剥皮的洋葱。”显然,在格拉斯的观念世界中,记忆是与历史真相衔接的,记忆是刚直而真诚的,它追求对历史事实的一种本真呈现,通过这种呈现的事实来牵引出一种人类世界基本的价值判断。而回忆,则往往与当事人的自我隐藏和自我粉饰相关。回忆者要么通过一种对个人历史和民族国家历史的悲情叙事(比如对近代中国救亡图存的创伤性历史记忆),强化个体和国族的苦难、屈辱和危机意识及与之相互激荡的救亡图存精神,从而塑造一种个人与国家命运共振的民族共同体意识,这在一些大型历史文献纪录片比如《苦难辉煌》中都有显现;回忆者的另一种倾向,则是尽可能在历史文化的源流中搜寻积极的思想资源和价值资源,乃至将历史中的典范人物再度激活,以各种方式引入当下的公共生活之中来塑造集体性的自我。甚至有一些历史记忆将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过度浪漫主义化和美化,以此来砥砺自我和批评当下。这两种方式,都容易在道德激情和强势价值的主导之下,裁剪历史以迎合回忆者的价值偏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