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Historian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Zhang Kaiyuan (章开沅) and the challenges of research on history

Posted on

 捕捉真正属于自己的史感

罗志田

来源:文汇学人微信公众号2015-11-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在章开沅先生看来,“识山固然不易,识史恐怕更难。因为史学决不限于形貌的观察,它还需要透过历史现象把握内在联系,最终达到本质的、带规律性的认识。”这既需要史识,也需要史感。


数月前曾得朱英兄示,《章开沅文集》即将出版(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闻之欣喜不已。今则皇皇大著,已在眼前。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此时心情,正司马迁所说的“心向往之”。《文集》共十一卷,一至三卷收录先生五十多年的辛亥革命研究论著,四至五卷是有关张謇的研究,第六卷涉及传统文化与现代化,以及近代中国社会思潮、基督教与近代中国文化等方面的论文,第七卷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历史取证,八至十一卷则是笔记、演讲、访谈和序言。
开沅先生其实是我的业师,虽然为时不长。我在普林斯顿大学念书时,适先生在邻近的普林斯顿神学院访问研究(1990-1991学年),林霨(Arthur Waldron)师遂请先生客座,给历史系研究生开设辛亥革命的讨论课,我便在那里师从先生。刚开始彼此不熟悉,记得先生某次还笑眯眯地说,这个繁体字我们罗先生恐怕认不得吧(盖那时在美国念书者不少是学英语出身)。我印象很深的是,先生一开始就讲辛亥革命是资产阶级革命。像我这样有点叛逆倾向的,在国内便对此不以为然;而先生在美国特别讲此,并不“入乡随俗”,倒让我很佩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u Pengchi (胡鹏池) arguing that historical knowledg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historical material and historical facts

Posted on

“史识”比“史料与史实”更重要

胡鹏池

 

来源:共识网2015-09-23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有些人正是从“史实最重要”的观念出发,很顺理成章地主张我们这一代人最后的责任就是将我们经历的事写下来。这种主张虽然承担了“书写记忆”的责任,却放弃了反思与批判的责任。

  ——“思想方法”随笔(05)

 

我有一位校友说: “史识可以不同,史实只有一个。真实与否,不能任人雕刻;正确与否,听凭后人评说。真实比正确更重要。”

有很多人认同他的观点。

史实(真实)重要不重要呢?当然是重要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如果说“真实比正确更重要”呢,这就是一个相当片面的观点。

如果不具有一定程度的正确的史识,你连什么是“真相”都不知道。“假相”摆在你面前,你不一定能去辨识;“真相”摆在你面前,你也不一定能接受。

有些人正是从“史实最重要”的观念出发,很顺理成章地主张我们这一代人最后的责任就是将我们经历的事写下来。这种主张虽然承担了“书写记忆”的责任,却放弃了反思与批判的责任。

很多人已经认识到仅仅“书写记忆”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这一代人不仅要将我们的故事讲出来,而且要用尽可能正确的观点加以阐述。所谓“捍卫记忆”、“拒绝遗忘”不仅仅是“记忆”本身,而且包括“记忆”中所昭示的正确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uo Shijie (罗士杰) on what kind of historian he wants to become

Posted on

我想成为怎样的历史学家?

罗士杰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09-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作者简介:

罗士杰,台湾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历史系。研究领域为:晚清到民国史(未来将延伸至1949年迄今)、民间宗教与地方政治、19世纪至20世纪地方社会研究。

我出生于台中新社乡下,从小就很喜欢听外公讲故事。外公只是一个普通的台湾农夫,没受过太多教育,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是年轻时当过快两年的日本兵。跟住在山里的祖父母家相比,外公家显得特别干净,我到现在都还可以清晰记得,不光是地上一尘不染,连割稻子用的镰刀和其他农具,外公、外婆都可以整整齐齐地按照大小依序地挂在墙上。那时我心想:一样是祖父母辈,生活习惯怎么会差这么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he 22nd ICHS in the Chinese media: Historian Zhang Haipeng (张海鹏) arguing that while historians have a nationality, historical science doesn’t know national boundaries

Posted on

历史学家有国籍,但历史学没有国界

张海鹏   记者 赵秋丽 本报通讯员 王召群

来源:《光明日报》2015年8月26日第9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的贺信中指出,中国人自古重视历史研究,历来强调以史为鉴,我们的前人留下了浩繁的历史典籍。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发展历程,应该尊重彼此的选择,加深彼此的了解,以利于共同创造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历史学努力追寻国际历史学的步伐,希望和世界交流。”中国历史学会会长张海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历史学家有自己的国籍,但历史学是没有国界的。中国这么一个文明古国、发展中的大国,主动融入世界的意义在于:我们需要了解,中国人这样看待历史的时候,西方人是怎么看待历史的;在研究历史的时候,中国人用什么样的历史理论和历史方法,西方人是用什么样的历史理论和历史方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Shang Xiaoming (尚小明) on history professors at modern Chinese universities (Ⅱ)

Posted on

近代中国大学史学教授群像(下)

尚小明

来源: 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7-1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here and here.
  就国外教育背景来讲,由表2可以明显看出,因为许多人在国内已经完成大学乃至研究院(所)教育,因此到国外后以就读研究院(所)者居多。从留学目的地看,赴美、日者最多,分别有101人、94人;法、英、德次之,分别有45人、40人、20人。其他为:苏俄7人,瑞士3人,比利时、加拿大、爱沙尼亚、土耳其、埃及、菲律宾各1人。至于留学学校,则以世界著名大学,如美国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英国伦敦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德国柏林大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早稻田大学等,吸收中国留学生最多。按照最终所受留学教育程度,出自国外各大学、回国后成为史学教授者具体如下:
  大学方面,有美国哈佛大学陈寅恪、张星烺,哥伦比亚大学许毅、张宗元,威斯康星大学何炳松、刘崇、陆懋德、吴泽霖、徐光,康奈尔大学陈石孚、孔繁霱,波莫纳大学陈翰笙,纽约瓦沙大学陈衡哲,俄亥俄韦斯良大学洪业,纽约协和神学院洪业、简又文,斯坦福大学黄中廑、潘大逵,奥伯林学院简又文、蒋廷黻,加利福尼亚大学翦伯赞、温雄飞、杨生茂,华盛顿大学李飞生,芝加哥大学鲁潼平、吴士栋,耶鲁大学皮名举,韦斯利大学王国秀,伊利诺大学吴之椿、余楠秋,密苏里大学萧公权,密歇根大学薛永黍,密执安大学张忠绂,卡格拉大学余协中,爱阿华大学黄士衡,爱阿华州立农科大学刘朴,印地安那大学沈乃正,克尔顿大学葛受元,西北大学洪承中,渥斯特大学陆鼎吉,奥体度威士连大学陈锡庄等;英国伦敦大学孟云桥、沈刚伯、吴祥麒,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李剑农,牛津大学杨人楩,爱丁堡大学傅斯年、张仲琳,剑桥大学李兆强,多托利大学张礼千等;法国巴黎大学陈寅恪、冯承钧、侯外庐、何鲁之、胡宜斋、李宗侗、李思纯、孙伏园、汪士楷、徐炳昶、左舜生等;德国柏林大学马哲民等;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方壮猷、刘侃元、王桐龄、许兴凯,京都帝国大学邓孝慈、胡耐庵、李彭、李亚农、萨孟武、吴廷璆、朱云影,早稻田大学陈遵统、黄人望、姜蕴刚、康宝忠、雷敢、李大钊、李长傅、李剑农、林希谦、刘彦、刘铭恕、罗元贞、马哲民、任启珊、吴贯因、熊得山、朱希祖,明治大学陈乐素、高一涵、洪允祥、刘继宣、吕振羽、钱亦石,法政大学程树德、邓初民、孟森、周贞亮,中央大学黄绶、魏建猷、赵曾俦,东洋大学滕固,九州帝国大学涂序瑄,广岛文理科大学王辑五,东京文理科大学姚宝猷,日本大学杨云萍,奈良正仓院杨啸谷等。此外还有瑞士苏黎士大学陈寅恪,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顾榖宜、嵇文甫、李建芳、钱亦石,莫斯科东方大学李建芳、汪士楷,爱沙尼亚大都大学及莫斯科大学朱庆永,土耳其安卡拉大学杨兆钧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famous historian Yu Yingshi (余英时) on his experience of writing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余英時:我曾半年寫不出一個字 遇到瓶頸不要硬搞

何荣幸

【專訪余英時之六──人生哲學篇】余英時:我曾半年寫不出一個字 遇到瓶頸不要硬搞

 
著作驚人的史學泰斗,也有寫出不字的時候?中研院院士余英時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透露,他曾經因為戒菸,長達半年寫不出一個字,但他知道這是時間問題,遲早會克服不要急,後來還寫了幾本大書。
来源:天下杂志2014年9月1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大學者同樣會遇到瓶頸,余英時指出,有些難以突破的問題,最好放棄,不要硬搞下去。做學問則不能抱持一鳴驚人的想法,往往會出問題,「一鳴驚人是偶然得之」。

余英時並否認自己是「百科全書式的學者」,他強調自己是「以笨人自居」,願意花工夫,熟能生巧後,看書速度自然很快。

至於人生情懷,余英時自認「平靜舒適」,既沒有最開心的事,也沒有最難過的事。以下為余英時談論治學態度與人生哲學的訪談紀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Shang Xiaoming (尚小明) on history professors at modern Chinese universities(Ⅰ)

Posted on Updated on

近代中国大学史学教授群像(上)

尚小明

来源: 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7-1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and here.
作者为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原文载《近代史研究》2011年第1期,注释从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