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ourse analysis

Liu Yunfeng (刘云枫) discussing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the high frequency of “revolutions” in Chinese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分析框架

刘云枫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2015-12-0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大一统”社会,是无法进行“局部、低成本、渐进和持续”改进的,而只能选择“全局性、高成本、突发和一次性”的革命。换言之,“大一统”就是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真正根源。

 

1. 问题

中国人是否和外国人,不一样,难说。但中国历史是有特色的,主要在于:频繁革命。从陈胜吴广算起,直到太平天国,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规模之大、数量之多、组织程度之严密、破坏程度之剧烈,都是欧洲、日本难以比拟的。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与阶级斗争理论,对此是欢欣鼓舞的。毛泽东在1937年8月发表的《矛盾论》中明确指出:“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

这也算是一种解释。即:只要有阶级和阶级差别,就必须革命,没有其他办法。可是,阶级理论的发明者马克思所在的欧洲,历史上也有阶级,也有阶级差别,也有统治阶级对人民之残酷压迫和无情剥削,为什么欧洲历史上以农民战争为特点的大规模“革命”,就没有发生呢?

显然,阶级理论,不足以解释中国历史上频繁的“革命”现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i Bozhong (李伯重) on the discursive system of the writing of Chinese economic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经济史学的话语体系

李伯重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5-11-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话语体系”是我国学界近年来讨论的一个热门话题。这个讨论体现了思想界关注的一个焦点,即如何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寻求“中国学术的主体性”、建立中国自己的“学术范式”。随着最近30年我国国际地位空前提高,一些学者提出要终结“中国人简单化地学习西方的时代”,建立中国自己的学术判准,推动从“主权性的中国”迈向“主体性的中国”的发展。今天关于“话语体系”的讨论,正是在“中国崛起”的历史背景下展开的。

“话语”(discourse)问题是福柯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提出的。社会科学是科学,因此具有科学的“规范认识”(paradigm)。这里所说的“规范认识”的概念是库恩在其《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的,广泛运用于各种讨论中,也产生了许多不同的解读。“规范认识”大致可理解为某一科学群体在一定时期内基本认同并在研究中加以遵循的学术基础和原则体系,通常包括一门学科中被公认的理论、方法,共同的对事物的看法和共同的世界观。这种规范认识为该科学群体的成员一致拥有,他们都按照统一的规范从事科学研究活动。社会科学的规范认识是社会科学的话语体系的核心。换言之,社会科学的话语体系是以社会科学的规范认识为基础的思想体系和表达方式。置身于同一社会科学群体中的成员,都必须采用由同一规范认识所决定的话语体系进行思考和表达。

1
中国经济史学的话语体系

历史学究竟是科学还是艺术?或是两者兼而有之?至今学界也未有定论。但在历史学内部的诸分支学科中,经济史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化了的学科,则是无可争议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ou Feng (侯峰) on how the West falsifies history in order to monopolize global discursive power

Posted on

西方伪造历史垄断全球话语权

——古希腊伪史辩,道德制高点及文明竞争意识

侯峰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how the modernization narrative and the revolutionary narrative actually do not contradict each other

Posted on

“现代化叙事”与“革命叙事”并行不悖

马勇

来源:《团结报》2015年10月1日第7版,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0月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对于近代史学界来说,“现代化叙事”既旧且新。旧,是说这个模式发生很早,与“革命叙事”几乎同时;新,是说这个模式在过去二十几年对近代史研究形成很大冲击。近代中国许多主题,都在现代化模式冲击下重新思索表达方式。原先的革命叙事面临挑战。

 

民族主义叙事的发生

 

就近代史研究的范式而言,如果从学术史层面讨论,革命叙事与现代化叙事并不是对立的两极,更不会视若仇雠。近代中国问题的发生,主要是因为西方因素,而在诸多西方因素中,特别是在近代中国早期,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主题。从这个意义上说,革命叙事当然有其正当性。

 

革命叙事是一个非常中国化的近代史叙事模式,如果不是后来改革开放,与外部接触交流,我们在内部用革命叙事自说自话,毫无问题。但是,当国门重开,当我们知道外部世界关于近代中国的讨论后,革命叙事就显出其局限性,我们没有办法用革命叙事与境外的学者进行交流,更不要说来自西方的学者了。革命叙事强调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无论我们怎样用力解释,西方学者都很难理解我们的意思。原本用来交流的工具(话语体系),反而成为交流的障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iu Pujiang (刘浦江) deconstructing the historical context of the different views of history applied to the Taiping Heavenly Kingdom

Posted on

太平天国史观的历史语境解构

——兼论国民党与洪杨、曾胡之间的复杂纠葛

刘浦江

 

来源: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9-0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here and here.

 

作者时为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
原文载《近代史研究》2014年第2期,注释从略

晚清以来,太平天国可能是评价最为纷歧、是非变幻最多的一段历史。在清朝统治者眼里,太平军是“粤匪”、“发逆”;在清末革命党看来,太平天国是一场伟大的民族革命运动。民国以后,太平天国民族革命史观得以确立,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与太平天国之间一脉相承的关系也得到普遍承认。然而,自20世纪30年代初以降,在清末民初被革命党目为“汉奸”的曾国藩,又开始受到人们的追捧。研究者据此认为,南京政府建立以后,国民党主流意识形态对太平天国的评价经历了一个从肯定到否定的转变过程。本文的研究结果表明,历史的真相远非如此简单,国民党对于洪、杨与曾、胡的态度,其实是颇为微妙而暧昧的,其中还纠结着国共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至于国民党有意淡化它的民族革命传统与太平天国之间的渊源关系,则已是1949年以后的事情。所谓“学术流变,与时消息”,国民党太平天国史观之嬗变,包含着十分丰富的历史信息,不乏深入发掘研究的价值,通过对它赖以生成的历史语境加以解构,可望澄清某些似是而非的认识。

 一、 太平天国的“民族革命”想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Jianli’s (杨剑利) review of Huang Xintao’s (黄兴涛)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character ‘she’ (她)”

Posted on

现代性与“她”字的认同

——读黄兴涛《“她”字的文化史》

杨剑利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副教授

原文载《近代史研究》2015年第1期,注释从略

来源:《近代史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年5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Zhong Han (钟焓) on New Qing history and discursive construction

Posted on

The discussion continues; stay tuned!

新清史”学派的着力点在于话语构建

——访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钟焓
唐红丽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5月6日第734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阅读提示

  ●在多数“新清史”学者看来,民国以来中国政府对边疆地区的宣布主权与两次世界大战以后风靡亚非拉的“去殖民化”的民族主义运动背道而驰,而从当下已经步入“后现代”和“后殖民”时期的21世纪的角度来观察就更是一个极大的悖论,在政治上自然也就毫无合法性可言。“新清史”学者出于证明上述理论模式的有效性,不惜曲解史实以强证己说。

  ●“新清史”学派的着力点不在于史实重建而在于话语构建,具体来说,族性/民族主义语境下的认同决定论、帝制晚期的征服叙事和后帝制时代的“民族帝国主义”话语才是构筑其学术体系的三大基石。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北美中国学领域流行的“新清史”研究因标榜使用非汉文史料并以此为基础强调清朝的“满洲”乃至“内亚”因素,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学界产生广泛影响。对于“新清史”研究,中国学界多有探讨。但立足学术源流的深入分析、论证尚付诸阙如。本报记者围绕“新清史”的学术理路及其依据的语境资源等问题,专访了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钟焓。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