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Famous historian Ge Zhaoguang (葛兆光) on what is the culture of “China” (中国)

Posted on

什么才是“中国的”文化

葛兆光

来源:共识网2015年10月1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在所谓“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很多人就会有一种错觉,觉得我们中国文化优于其他文化。其实,文化是一种现象、一种特征,文化无高低,民族无贵贱。

   作者简介:葛兆光,现为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和历史系特聘资深教授,曾任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首任院长

——葛兆光教授在上海图书馆的演讲

我今天讲的这个题目,是一个很普通的题目——什么才是“中国的”文化。略微有一点特别的是,我把“中国的”这三个字加了引号,因为我主要讨论的是,究竟什么才能算中国的文化。

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

大家都知道,从晚清以来,一直到现在,关于中国文化的讨论是非常多的,从林则徐、魏源“睁开眼睛看世界”,到“五四”新文化运动,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的“文化热”,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来讨论这个问题呢?这是因为我有以下几个特别的考虑,先向大家“从实招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nference on urban and rural lieux de mémoire from a tran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Posted on

跨学科视野下的城乡记忆场所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9-2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论坛背景:

中国传统哲学中关于空间的观点充满着辩证思想与文化智慧。当今,空间已经成为了自然学科与人文社科领域的关键词、也是城市设计与建设管理实践中的重要对象。如何将空间的“文化”与“科学”在保护与发展中融为一个整体势在必行。这将有助于推进“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其内涵式发展。在此背景下,首届“空间文化与科学”国际论坛将于2015年12月在上海交通大学召开。

本次论坛主题围绕“跨学科视野下的城乡记忆场所”进行专题研讨。身边的学校、车站、码头、街道、文化宫、影院、粮站、集市、蚕室、村口等通常保留着丰富多样的集体记忆与人文信息,虽然这些记忆场所大多不能被列入国家或者地方的遗产保护名单,却是普通市民赖以生活、工作、休闲、社会交往、情感认同之处,是乡愁的重要载体。本论坛主要针对这些没有遗产身份的城乡“记忆场所”进行开放式讨论:如何重新认知与审视记忆场所的价值?有没有必要纳入遗产保护名单?如何保护活化?谁来保护开发?为谁活化传承?

论坛将向国内外建筑、城市规划、风景园林、人文地理、艺术设计、多媒体技术、文化、历史、旅游、社会心理、公共管理等领域的学者、机构、企业开放,诚邀国内外学者、有关机构和单位参会。

欢迎与会者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当代科学精神与空间叙事策略,突破学科之间、体制内外、利益主体之间的现有界限与传统认知,探索拯救记忆场所、维系地方特色、建构情感纽带的创新模式,为我国既有村落改造、城镇转型与都市更新提供新思路、新路径与新样本。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rticle on the meaning of Chiang Kai-shek’s escape to Taiwan in 1949 for Chinese culture

Posted on

1949年蒋介石从大陆带走的不是黄金,而是…

来源:原史部落2015-09-23 应天书院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当我们谈论中华文化在台湾时,想到到不应该仅仅是胡适、钱穆、傅斯年们,在那个大江大海的年代里,还有他们,也来了台湾。

49年后,蒋介石离开故土,到死为止,再没离开台湾半步。从打赢对日抗战,到仓皇辞庙、转进台湾、坐困愁城,前后不超过五年时间,人生大起大落,不过如此。当我们谈论“蒋介石从大陆带走了什么”时,我们最爱谈的是什么?上世纪八十年代,最爱说的是“黄金”,痛心疾首之余,似乎这也成为了台湾经济远远发达于大陆“最合理”的解释;到了九十年代,那点黄金大概也看不上了,“富而知礼”的咱们最爱谈的变成了“故宫文物”,“翡翠白菜”被传说得神乎其神;再到了这十多年,据说咱们对文化的理解水平已经超越“器物”而飞跃到了“重道”的层面,中研院那批赴台的文化大师们成就了中华文脉在台湾的现实与想象。当然,间或的,我们也还记得起一起去台湾的那1080个“万年国会”国大代表们。按照当下最流行的说法,蒋介石不仅将中华民国的“政统”(“法统”)带去了台湾,还带走了“学统”和“道统”。如此,“残山剩水”才有了“大江大海”的气象万千。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on universalism and particularism — a debate central for the writing of history too

Posted on

文化的出路:普遍主义还是特殊主义?

——“论语汇•孔学论坛”访谈黄裕生[1]

黄裕生、徐治道

来源:论语汇·孔学论坛,共识网2015-07-2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现代法律制度中的容隐制与把亲亲相隐作为伦理乃至法律上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两回事,对此,不可不察。

 

访谈嘉宾:黄裕生

访谈主持:徐治道

访谈时间:2015年7月17日晚上8:30

一.关于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

徐治道:黄老师,您在我们论坛上的讲题《普遍之爱:耶稣与孔子的共同事业》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普遍”,这自然让人想到“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我们知道,通常认为普遍主义作为一种思想方式与行为方式,来自西方,它主张真理与价值的绝对性,主张真理与价值的标准化、普遍化;而特殊主义则主张真理与价值的相对性、适应性,以及真理与价值的差别化、多元化;西方是普遍主义的,中国是特殊主义的。

那么,您认为“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之间是种什么样的关系?还有,您认为中国是普遍主义的,还是特殊主义的,或者说是一种什么更复杂的状态,为什么?西方呢?

黄裕生:这些问题实质上就是如何理解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及其关系的问题。所以,首先来澄清一下“普遍主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Guoqiang (杨国强) on Qian Mu’s (钱穆) historiography as centered on culture

Posted on

杨国强说钱穆:以文化贯通历史

杨国强

来源:澎湃新闻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我读钱穆,大概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个时候钱穆的书大陆还不容易找到。我是向程念祺借来读的,他家学渊源,有一部分书是我们想读而找不到的。我这个人不大喜欢向别人借书,陈先生(按:指陈旭麓)曾说,读书人借书,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我借出去的书,也曾收不回来,将心比心,便不大向人借书。因为这本书是借来的,印象就深一点。到了九十年代前期,上海社会科学院图书馆处理馆藏复本书,我就买了一本《国史大纲》,与借来的那一本版本略同。
当时读《国史大纲》,印象最深的是钱穆以文化说历史。后人好说史观,如果要说钱穆先生持什么史观的话,在我看来他是典型的文化史观。他用文化来贯通两千年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非常独特,非常真实,也非常有解释力,说通了很多历史上的问题。对我们今天分成文史哲三科的学问,在他那里是更本色地贯通为中国文化而融为一体。他实际上是给我们做了一个示范,用中国文化的演变来解释两千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即使是最近出的那一本《中国经济史》,读到最后,很容易感到他讲经济背后在意的其实还是文化,与之相类似的,他讲政治背后有文化,讲社会背后仍然有文化。我不能说他用文化史观来解释中国历史已经很全面和非常充分地完成了对中国历史的认识,但是就他触及的部分来说,其解释是非常有说服力的,有很强的思想贯透力。从钱穆先生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读史者汇融悟解之后所能达到的通达的历史视野。古人讲史学史识,我想读史既需要历史的视野,也需要真实的史料,但有时候视野比史料更能接近历史的真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Publication by Zhao Libin (赵立彬) on modern Chinese culture as caught in between total Westernization and native character

Posted on Updated on

本位文化还是全盘西化:近代中国文化出路之争

 赵立彬
编者按
  近代中西文化冲突直接引发了国人对文化观念和文化建设的反思。以“十教授”为代表的本位文化建设派和以陈序经为代表的全盘西化派,“基于对本土文化问题的关注和对中国文化出路问题的探索”展开了一场规模宏大的文化论战。作者赵立彬在本文梳理了论战各派学人的“文化”观。
来源:鸣沙微信公众号2015年6月9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Issue (88) of the Bulletin of the Institute of Modern History, Academia Sinica

Posted on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8期

第八十八期 封面

類型:集刊
出版年: 2015-6
平裝本:250元
頁數:253
開本: 16 開
来源: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