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rehensive history

Historian Wang Jiafan (王家范) on the role of comprehensive history (通史) during the past 30 years

Posted on

史学30年:从“走出通史”到“返回通史”

王家范

来源:明清史研究资讯微信公众号2016-02-12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近十年来,在社会史与区域史等研究潮流的推动下,新资料的发掘与利用成为史学研究最突出的特点之一。这固然有助于营造史学繁荣的盛景,但同时也越来越开始暴露出种种隐忧。在资料快速扩充的过程中,如何整理和研究大规模、成批次的文献,在技术、组织和分析方法上都对史学工作者提出了挑战。资料的扩充对跨学科之间的交流和合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最重要的是,新资料是否需要响应和重建史学研究中原有的重大问题?新资料如何激发出新的问题意识?新资料是否有可能推动新的史学研究范式的出现?这些已经成为当前学界不能回避的课题。

新史料深化史学研究

尽管我们阅读了以前的许多历史,但毕竟不是亲身经历,难免有所隔膜。新史料和新史学是如何处理史料的考订、如何展示史料的意义,有些文章实际给我们展示了不少理论上的探讨,比如在鲁西奇关于太和乡实征地册的研究中,他在最后引出一个地权分配问题,包含了对已有的所谓太湖模式、关中模式的反思,希望在新资料中有所发现。

历史学有两层意思,一是历史事实本身。历史学的特点就是凭证据说话,它与教育学、政治学、法律学有很大不同,最显著的差别在于在历史学中没有证据就没有话语权,话语权的多少还要视你的证据充分不充分。但既称历史学,那么它还有另一层意思:解释。史学有很多技术操作层面的内容,但研究史学,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辨别和分析的能力,这是最根本的也是最高层次的能力。关于新史料和旧史料的关系,我们已经摆脱了过去两分的绝对模式,而把两者视为相对的、互通的。严格意义上,新史料是对以前的追溯,觉得旧史料提供的事实和解释不足,感到欠缺和困惑,加以发现补充,这个意义上产生的资料才叫新史料。假如说新史料和旧史料展现了相同的解释能力和解释结果,那这个新史料就缺乏价值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Gong Jun (龚隽) on the writing of the comprehensive history of Buddhism during the Republican period

Posted on

民国时期佛学通史的书写

龚隽

 

来源:《《世界宗教研究》2013年第6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近代以来,中国受到西方或东洋的现代化观念影响,知识观念也出现了革命性的改变,与理性相关的知识成为中国近代启蒙中最为核心的价值之一。佛学界也不例外,传统佛教中被作为附属性质的知识逐渐独立出来,成为新佛学思潮中最有力量的一个方面。佛学的复兴需要重建作为“知识”意义的佛学并在此观念下重新书写佛教的概貌与历史。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Very detailed article by historian Wang Jiafan (王家范)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genre of comprehensive history (通史) in modern China

Posted on Updated on

中国通史编纂百年回顾

王家范

更新时间:2010-05-29
文章来源:《史林》2003.6

See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988.html following.

 

【内容提要】20世纪新式中国通史的编纂,孕育于中西之学交相激荡的时代,每当民族危难或时局 急剧转折之际,都会有新的高潮迭现。三个时期的演进,既反映出新史学多重色彩的风 云际会,更是百年中国社会变迁、时势跌宕的一面镜子,映照出各个时期史家对时代问 题的感悟及其应对。21世纪中国通史的编纂,笔者以为,还是绕不过百年通史名家苦心 思考和艰难探索的基本路向。细细咀嚼诸名家学术感悟及其编纂经验,不忘前事之师, 理应成为驱动新世纪中国通史编纂必不可少的一项学术准备。

在20世纪,编著新式中国通史是新史学建设的一项重头戏,出现过个性各异、流派纷 呈的精彩对局。许多史学大家在民族遭遇厄难之时,研精极虑,穷竭所有,以编著中国 通史为要务,赢得了学术的声誉(如夏曾佑、吕思勉、钱穆、张荫麟、范文澜等)。即使 以考据精细和断代擅胜的陈寅恪,据其姻亲兼哈佛同窗俞大维的回忆,“他平生的志愿 是写成一部《中国通史》及《中国历史教训》”(见蒋天枢《陈寅恪先生编年事辑》所 引),可见学界的志士仁人当时把此事看得何等紧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u Si (吴思), editor of Yanhuang chunqiu (炎黄春秋), reflects on a comprehensive history of China

Posted on

中国通史的一种读法————帝国组织的兴亡条件及其演变

吴思

更新时间:2004-10-10 23:00:48

进入专题: 吴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