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unist Party

Lecture by Qu Qingshan (曲青山) on how to study and understand party history

Posted on

正确学习和认识党的历史

 ——曲青山在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中浦讲坛”上的演讲 ——

来源:解放日报2015年5月1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一个民族如果不能把握自己历史的发展规律,就不可能深刻地了解现在和我们正确的未来走向。为什么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为什么要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为什么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对这些问题的回答,还是要回到历史当中去寻找答案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ng Hongli (唐红丽) claiming that the CCP played the most important role during the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Posted on Updated on

Related to the recent fight against historical nihilism?

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中流砥柱作用

唐红丽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03月25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70年前,中华民族团结一致、浴血奋战,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八年全国抗战,是中国近代以来抗击帝国主义侵略、捍卫国家独立,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中国共产党在民族存亡的危难之际,以极大的政治勇气和民族救亡的强烈历史使命,积极促进国共合作并推动国民党抗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力量基础,彪炳千秋,永载史册。但一些“国粉”否认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的作用,鼓吹共产党“游而不击”等历史虚无主义观点,违背历史事实,扰乱人们对那段历史的正确认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article by Xia Mingfang (夏明方) on the remembrence of disasters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political discourse

Posted on

灾难记忆与政治话语的变迁

——以文史资料中的灾害记述为中心

夏明方

来源:《 中华读书报 》2015年01月28日第13 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从事中国灾荒史研究,一个不可忽略的资料来源和学术阵地就是由全国各地政协组织编纂的文史资料。

众所周知,文史资料的特点,不仅在于其囊括的内容十分广泛,大凡各地近现代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科教、卫生、民族、宗教、名胜、文物、风俗人情、帮会组织、社团活动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无不被及,从而散发出一种类似于改革开放后逐渐兴盛的社会史流派的诸多特色,更在于其在史料征集过程中坚持“亲历、亲见、亲闻”三大原则,着重民间文献和基层社会集体记忆资源的挖掘、利用,因而与今日流行于全国史界的历史人类学风格十分相像,甚而可以说它就是一种特定类型的历史人类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fluential historian Wang Hui (汪晖) discussing the history of the Chinese revolution by way of introducing Lan Bozhou’s (蓝博洲) book (2012) on the history of the Taiwanese Communist Party (must read)

Posted on

两岸历史中的失踪者

汪晖

 

2014-08-18

作者:汪晖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ff.

摘要:中国革命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时代的产物,也是对一个日渐衰朽的社会进行改造的悲壮行动,对于革命的反思若抽去了这些前提,就只能转化为对于革命对立物的辩护。

 

推荐语:这些年,中共在台地下组织的兴衰史已经浮出水面。

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共中央从延安派台籍高干蔡孝乾赴上海,与华东局地下党会合,组织台湾省工作委员会。蔡孝乾是惟一参加过长征的台湾人,会日语,任工委书记。1946年4月起,首批干部由张志忠率领抵台湾。而后陆续成立台湾各地“工委会”,蔡孝乾、陈泽民、林英杰、洪幼樵、张志忠等分别掌管武装、宣传和组织等事务,为中共解放台湾做准备工作。台湾被日本统治了半个世纪,大陆革命风潮在岛内影响有限,工委一年间发展党员不过百余人。

“二·二八事件”爆发时,中共并没有直接参与。只有张志忠、谢雪红等人领导群众参与抗争。蒋介石退守台湾之初,普遍认为台湾易手会在弹指之间,中共党员激增至九百多人。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大陆攻台计划推后,台湾实行和平土改,“解放台湾”已无群众基础。这时,国民党当局顺藤摸瓜,依靠一个偶然的线索,逮捕了台湾工委书记蔡孝乾。蔡孝乾全盘供出他所领导的地下党组织,张志忠、林英杰、洪幼樵、简吉、张明显、吕焕章、季沄、计梅真等陆续被捕。据不完全统计,被捕者有400多人,被讯问、清查的多达1800多人。中共台湾省工委会遭到毁灭性打击。蔡孝乾、陈泽民、洪幼樵三人叛变后都加入了保密局。

前几年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潜伏》主角余则成,据说原型是地下党员吴石。吴石做到台湾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也在这次行动中吴石头与他的联络员季沄都在被捕之列。

据国民党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回忆,在被逮捕的地下党当中,张志忠是最坚定的不屈服者。也有人回忆,张志忠被关进保密局黑牢后,只要看见有同志被抓捕进来,就大叫:“早说早死,晚说晚死,不说不死!”劝诫被捕的地下党员不要屈服。蒋经国问张志忠:“张先生,你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助的吗?”张志忠回答:“你如果想帮助我,就让我快死!”1954年3月16日,张志忠被枪决。1998年1月,中共中央确认张志忠为烈士。但关于他的生平,人们却知之不多。

最近,中信出版社推出了台湾作家蓝博洲《台共党人的悲歌》一书。此书以张志忠和他的妻子季沄的生平为主线,是一部介乎于传记和纪实文学之间的著作。他试图追踪一个台共党人的家庭背影,展示一群理想主义者的孤魂。

为什么称为背影?有关张志忠的生平资料太缺乏了。可能是从事地下工作的缘故,留下的书面资料极为有限,熟识他的人,又都牺牲了,因此,要给张志忠立文字之碑,难度确实很大。尽管如此,蓝博洲仍然竭尽全力,寻找线索,勾勒出了张志忠的身影,并以较多的篇幅写下张的妻子季沄——另一个地下党人的家世、学历和参加革命派往台湾的经历。

如今,台湾已走上民主宪政的不归路,终结了以党派和政治信仰为理由的政治迫害,当局对于半个世纪以前的白色恐怖已经向家属道歉。中国大陆也开启了思想趋向多元的进程。国共领导握手言和,你死我活的两党斗争,已经是一页翻过的历史。对那些为主义献身的烈士,后人更看重的是他们的人格,而非他们信仰的教义。在众多的历史性介绍中,台湾地下党人的群体面貌终究会真实展现。其中人格高尚者,也会被凸显出来。

(邢晓群: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

 

 

 

 两岸历史中的失踪者——《台共党人的悲歌》与台湾的历史记忆

  汪 晖

  1993年年末,在多年查访之后,蓝博洲终于来到嘉义新港通往云林北港的公路旁一处荒芜的墓地。这里埋葬着两位死于国民党白色恐怖的共产党人和他们留在人间后来却自己结束生命的孩子。几十年来,没有外人寻访这处荒坟,即便墓中人的亲人也并不真正了解他们的生平事迹。如果没有作者长达十多年的调查、寻访和研究,除了留在白色恐怖时期的官方档案中的名字,他们或将永远地沉没于黑暗之中。读完全书,我才明白了作者沉重的慨叹:“这座寻常的坟墓竟然埋葬着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而悲壮的台湾近现代史,以及被黑暗的历史侵夺的一家三口的悲剧。”《台共党人的悲歌》(以下简称《悲歌》)一书以实证资料和当事人口述为据,勾勒了1947年“二二八”事件及其后“五○年代白色恐怖”中台共党人的悲壮故事。作者通过这个被埋葬的“现代史”的发掘,向读者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这的确是一段深埋地下的、被遗忘了的“台湾近现代史”,那么,在半个多世纪中,通过取消了这段历史而形成的台湾近现代史到底是什么史,或又能是什么样的史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