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demic history

TOC and abstracts of the latest issue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Studies (近代史研究, 2016:1)

Posted on

《近代史研究》2016年第1期目录及内容提要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作者 页码
·专题论文·
甲午战争后六年间长江流域通商口岸日租界设立问题述论 李少军 (4)
八大胡同与北京城的空间关系——以清代和民国时期北京的妓院为中心 熊远报 (30)
民国前期北京皇城城墙拆毁研究(1915—1930) 贾长宝 (45)
苏维埃革命:从宣传口号到行动纲领——以中共早期武装暴动和政权建设为中心的解析 于化民 (60)
借迷信行教化:西山万寿宫朝香与新生活运动 刘文楠 (89)
资源配置与权力之争:以战时浙江大学内迁贵州为中心 何方昱 (106)
抗战时期的部校之争与政学关系——以私立大夏大学改国立风波为中心的研究 韩戍 (124)
·问题讨论·
孙中山、黄兴“营救”过刀安仁吗?——兼评曹成章著《民主革命先驱刀安仁》 曾业英 (138)
·读史札记·
《寒柳堂记梦未定稿》陈三立保定之行一节之疏证 李开军 (154)
英文目录与提要 (160)
《近代史研究》网络投稿采编平台启用公告 (29)
书讯 《孙中山全集》(88)◇《抗日战争时期粮食供求问题研究》(105)
本期执行编辑/徐秀丽  技术编辑/马维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o Jianyong (赵建永) on the background of Qian Mu (钱穆) writing his “Outline of Chinese History” (国史大纲)

Posted on

钱穆《国史大纲》写作前后的学术交往

赵建永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12月17日第868期,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2月1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虽然由于种种原因,钱穆没有机会上大学和留学,但是依然研读西学兼治佛学有成,并在树立民族文化主体性的同时,形成了会通东西的学术方法和格局,成为一代文化宗师。这与他对旧邦新命的矢志求索,以及有汤用彤等具备中外文化视野的良友引导和启益是分不开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i Hongtu (李宏图) on the paradigm change in research on European history of ideas

Posted on

欧洲思想史研究范式转换的学术路径

李宏图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 2015-11-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致谢】感谢作者授权平台发布此文!


【原刊信息】《世界历史》2015年第2期。

【摘要】在西方学术界,一直具有重视思想史研究的传统。通过对思想史研究学术史的考察可以发现,长久以来,虽然思想史研究一直是欧洲学术界重点研究的领域,但还没有真正形成“历史性”的考察。20世纪80年代,“剑桥学派”的兴起才改变了这一研究范式。与此同时,以昆廷·斯金纳和德国的考斯莱克为代表的一些学者又提出“概念史”这一新的研究范式。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学者们又在新的全球化的背景下提出思想史的“国际转向”。目前,思想史研究一方面正在深化对具体内容的研究,另一方面,也同时展开了对思想史研究范式本身的反思和讨论。而对这种学术史的梳理和反思将会有助于我们理解欧洲学术界研究范式不断推陈出新的基础和动力,以及重构思想史研究未来的取向与学术特性。

【关键词】欧洲/思想史研究/范式转换/学术路径

【作者简介】李宏图,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

【基金项目】本文为教育部重点研究课题“西欧现代化进程中的核心概念的形成与演进”(项目批准号:11JJD840008)和上海市教委科研创新项目“当代欧洲思想史研究理论与方法的考察”(项目批准号:14ZS014)的阶段性成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ai Hongliang (代洪亮) on the fragmentation and integration of research on Chinese social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社会史研究的分化与整合:以学派为中心

 代洪亮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11-20

No longer available, originally posted under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NDI1NDI4NQ==&mid=400622837&idx=1&sn=58fc5e7e1367023fca14915ac73b3f41&scene=0#wechat_redirect


【文章来源】《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3期。

【摘要】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史学界发生了重大变迁,社会史在这一时期复兴。经过近30年的发展,中国社会史研究在理论与方法、研究特色、学术传承、学术期刊等方面逐步出现了分化与整合的学派化趋势。“华南学派”深深扎根历史人类学之中,并开始跨区域研究;“华北学派”以北京、南开学术群体为代表,逐渐多元化,不断开拓新的研究领域,且团队合作优势明显;“新社会史”派在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影响下逐步扩大在社会史学界的影响力。各学术团体及学者之间的相互交流、相互影响使中国社会史研究不断分化与整合,这不仅推动着该研究领域不断细化、深化,也推动着该领域的重新定向。

【关键词】社会史研究/华南学派/华北学派/新社会史派

【作者简介】代洪亮,济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青年项目“中国历史人类学的理论困境与范式转换研究”(13YJCZH025);济南大学科研基金项目(X1165);济南大学博士基金项目(B1312)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Book review by Luo Zhitian (罗志田) on Wang Fansen’s (王汎森) book on the intellectual and academic history of the Qing dynasty

Posted on

罗志田评《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

罗志田

来源:北大博雅好书微信公众号2015-10-2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
王汎森先生的新作《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一书关注明清嬗代之际的思想史和学术史,并通过将其与生活史相联系,广泛论述了“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全书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探讨明季清初道德意识的呈现方式及转化;第二部分则以文字狱、禁书为切入点,展示在清代的政治压力下,权力如何像水分子般在毛细管作用的驱动下渗入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著名学者罗志田先生曾为本书撰写书评(原载《中国文哲研究集刊》第44期),征得他的同意后,我们将全文转载于此,以飨读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New Issue (89) of the Bulletin of the Institute of Modern History, Academia Sinica

Posted on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89期

来源: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類型:集刊
出版年: 2015-9
頁數:197
開本: 16 開
摘要:
本期共收錄論文四篇:巫仁恕‧王大綱著〈乾隆朝地方物品消費與收藏的初步研究:以四川省巴縣為例〉、劉增合著〈糧臺紛爭與咸同戰時財政:以江南與江北糧臺為中心〉、李培德著〈日本仁丹在華的市場策略及其與中國人丹的競爭〉、王超然著〈抗戰時期中央控制地方之再思:以蔣中正對楊全宇、吳肇章囤積案的處理為例〉;及書評兩篇:陳昀秀撰〈佐藤仁史,《近代中国の郷土意識—清末民初江南の在地指導層と地域社会》〉、徐佳貴撰〈潘光哲,《晚清士人的西學閱讀史(一八三三~一八九八)》〉。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Ge Zhaoguang (葛兆光) on academic history, Republican academe and “National Studies”

Posted on

谛听余音——关于学术史、民国学术以及“国学”

葛兆光
2015-11-06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or here.

  犹豫再三,终于在朋友和编辑的鼓励下,把二十年来纪念已经逝去的学者的二三十篇随笔,重新编辑了个选集。照例,交出文稿,就该写序和定名,可是,用什么为题?写什么作序?我却很彷徨。原来这些文章,大概有近十篇不曾编入各种集子,但也有十几篇,曾经分别收入前些年出版的《考槃在涧》(1996)、《并不遥远的历史》(2000)、《本无畛域》(2010)几本随笔集里。现在回想,编那几本集子的时候,我对学术界还算有信心,总觉得前辈学者余荫犹在,如果“发潜德之幽光”,沿着余波或许仍可以溯流向上。但编这本集子时,我的心境却很苍凉,觉得前辈的身影,连同一个时代的学风与人格,仿佛在暗黑之雾中渐渐消失,不由得想到的却是“余音”这个多少有些无奈的词语。尽管说,“余音绕梁”也可以“三日不绝”,但是“三日之后”呢?因此现在我想到的,却是“余音”或成“绝响”,总会袅袅远去。

趁着重新编辑出版之际,不妨说几个萦绕心中已久的话题,也算是一个“坦白交代”。这几个话题,第一个是晚清民国学术究竟如何评价?第二个是有关传统中国的文史研究,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叫“国学”?第三个是时代,以及独立与自由的环境,对人文学者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些话题原本太沉重,并不适合在这种文字中表达,而且,下面说出来的话也太学究气,不过骨鲠在喉,只好请读者耐心地听我絮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