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Historian Liu Linhai (刘林海) on periodization of Chinese history in modern China

Posted on

论中国历史分期研究的两次转型

刘林海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14年1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摘要:分期是历史研究的重要内容, 也是在总体上理解和把握历史的关键。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 中国史学界在中国历史分期的研究上经历了两次转型。第一次发生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 由传统朝代史编纂模式转向线性进步分段论, 近代西方的历史三分理论逐渐为中国学术界所接受。其中, 日本史学界关于中国历史分期的理论和实践对转型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西方的分期理论为基础, 以民族国家的发展为主要线索, 出现了不同的分期理论和实践, 也有批判性的反思。第二次转型发端于20世纪20-30 年代的社会史大论战, 到50年代末正式完成。在这次向马克思主义史观转变的过程中, 以社会经济形态为分期依据的社会发展阶段论最终确立, 其中苏联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随着五种生产方式分期体系的确立, 研究的重点也由分期理论选择之争转向马克思主义内部如何分期的讨论。历史分期的转型切合了近现代中国发展的需要, 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对中国发展道路的选择和学科建设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提供了一些值得认真反思的经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Chen Qitai (陈其泰) on Sima Qian’s (司马迁) multidimensional view of history

Posted on

司马迁的多维历史视野

陈其泰

来源:《学术研究》2015年02期

[编者按]中国历史的高度发达为世界所公认,而其中,历史编纂学尤其堪称成果丰硕、体裁形式丰富多样、编纂观念不断创新,因而具有独特的魅力。司马迁总结了先秦史学的成果,同时展现出其雄奇的创造力,著成一部“通古今之变”、丰富生动的内容与合理完美的形式高度统一的不朽杰作《史记》,成为传统史学的楷模。由此树立了中国历史学的优良传统,不仅影响到历代纪传体、编年体等多种体裁的著作,而且影响到现当代的历史编纂。在今天,重新审视中国历史编纂学这一份丰厚的史学遗产,不仅有重要的学术价值,而且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强调:“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要努力展示中华文化独特魅力。”他指出,要大力总结、发掘灿烂的民族文化,要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把跨越时间、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要系统梳理传统文化资源,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以此增强民族文化创造活力。这些重要论述,无疑大大提高了我们对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责任感和自觉意识。为此,本刊特组织了陈其泰教授等3 位学者撰写的这一组“中国历史编纂学与民族文化创造力” 的文章,以飨读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Chen Qitai (陈其泰) on the theory of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历史编纂的理论自觉——《史通》、《文史通义》比较研究略论

陈其泰

来源:《人文杂志》2010年3期,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2月22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内容提要】《史通》和《文史通义》是中国古代史学评论的双璧,共同反映出历史编纂的理论自觉。刘知幾、章学诚二人都重视总结史学演进的经验和教训,以理论的创新推进著史实践的发展;二人都具有强烈的批判意识,都有独到的哲学思想作指导,重“独断”之学,重“别识心裁”。刘知幾处在断代史正史纂修的高峰期,他承担的主要使命是总结以往、提出著述的范式,他提出的范畴、命题内涵丰富,且颇具体系性。章学诚则处于正史末流在编纂上陷于困境阶段,其主要任务是开出新路,他洞察当时史识、史学、史才都成为史例的奴隶之严重积弊,又发现晚出的纪事本末体因事命篇的优点正是救治之良方,主张大力改造纪传体,创立新的体裁,其论述具有深刻的哲理性和明显的超前性。

  【关 键 词】《史通》/《文史通义》/历史编纂理论/论史法/论史义/“独断”之学/“别识心裁”

  【作者简介】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史学研究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014 in review

Posted on Updated on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4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25,000 times in 2014. If it were a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 it would take about 9 sold-out performances for that many people to see it.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Back online

Posted on

Back online

 

Dear readers,

after two months of research leave we are back online and continue posting.

The History, Ethics and Faith in China team

Issue 2014:4 of Research on Modern History (近代史研究) with a special section on ideas about national revival

Posted on

《近代史研究》2014年第4期目录

 

作者:《近代史研究》编辑部

更新时间:2014年07月25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