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Guangming article on the contribution of historiography to the innovation in philosophy and the social sciences (from Nov. 2015)

Posted on

强化史学研究助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体系建设

2015-11-11 00:00

作者:教育部社科司司长 张东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不久前,习近平主席致信祝贺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开幕,从社会发展、民族振兴和人类文明进步的战略高度,精辟阐释了历史科学和史学研究的价值及其在人文社会科学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辩证地指出了历史、现实和未来之间的密切关系,强调了科学认识人类历史发展普遍性与特殊性关系的重要性,充分表达了党和国家对历史学及史学研究的高度重视和面对历史所秉持的郑重态度,并对中国的史学工作者及与会的各国专家提出了真诚而殷切的期望。这为我们深化对历史科学的认识,深入推进历史学科建设,推动史学研究传承创新,提供了强劲动力和行动指南。

历史是人类探知世界的真实记录,是前人知识、经验和智慧的百科全书。史学研究通过探究人类社会过往,总结把握人类发展的客观规律,凝练具体的普遍性规范,为人们提供镜鉴。在人类文明发展长河中,伴随着伟大的经济政治变革和思想解放运动,史学研究异彩纷呈,流派迭出。观古今,察中外,史学研究的蓬勃发展,不仅为整个哲学社会科学的长足进步注入了活力,也为人类文明进步提供智慧之源。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站在时代的战略高度强调建设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体系。加强史学研究,在学习借鉴人类文明成果的基础上,用中国的史学理论和话语体系解读中国发展、提炼中国经验、观察世界变化,对于构建哲学社会科学创新体系意义重大。

坚持正确方向,筑牢中国史学研究之“本”。唯物史观是当代中国史学研究之魂。一要坚持正确史观。史学工作者要保持浓厚的历史纵深感和高度的历史使命感,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按照唯物史观来认识和记述历史,深刻认识历史曲折发展的客观规律,拨开历史迷雾,还原历史本真,丰富历史智慧,传递正确的价值观念,为国家富强和民族振兴服务。二要反对一切形式的历史虚无主义。要保持清醒头脑,勇担正本清源的重任,把握正确导向,加强正面研究宣传,辩证、求实、科学地做出评判。

联系实际,推动中国史学研究的问题转向。坚持问题导向,提升问题意识,推动方法论创新,是推动史学思想理论创新体系建设的本质意涵。一要立足中国实践。当前,史学研究要深化对中国制度选择、发展道路和价值理念的探索与认知,以高度的理论自觉,科学、全面、准确地阐释近代以来中国的发展历程和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不断推出精品力作,为发展充分反映当代中国实践的哲学社会科学提供不可或缺的基础。二要回应重大关切。史学研究要抓住关系全局的重大历史理论与现实问题,做好中长期规划,明确主攻方向,强化战略思维,开展前瞻性研究,培育原创性理论成果,参与高水平史学智库建设,不断挖掘、总结治国理政的历史智慧。三要注重方法创新。要整合资源,深化协同,推动学科交叉融合。

注重传播,增强中国史学研究话语权。坚持大众化方向,增进互鉴互信,丰富传播路径,是构建史学学术话语创新体系的内在要求。一是向大众“细说”历史。要以真实可信与通俗易懂为标准,大力开展普及性史学创作。要加强和媒体更有效的合作,提升学术研究的影响力、感召力。二是推动交流互鉴。坚持中国特色与世界前沿的有机统一,加强对国际史学领域新思想新观点新知识的及时追踪与深入研究,以我为主,消化吸收有益成果,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三是拓展优化对外学术传播网络与载体。积极组建和参与相关国际史学研究机构,打造享誉中外的史学出版机构和出版品牌,构筑以我为主、开放包容的国际史学对话平台,着力涵养和增强引领国际史学发展的能力和水平。

[责任编辑:李贝]

Liu Fengyun (刘凤云) on the trends in research on early Qing political history

Posted on

观念与热点的转换:清前期政治史研究的道路与趋势

刘凤云

2015-12-13
史学研究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s see here and here.


【致谢】感谢作者授权平台发布此文!


【摘要】 <正>清朝的灭亡,标志着传统王朝统治在中国的终结,同时也意味着一部完整的清王朝的历史呈现在治史者的面前。百年以来,清史,特别是清代政治史的书写及研究,在不同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下,经历了不同观念、理论和方法的打造以及历史谱系的构建与重大史事的解构。伴随史学观念不断更新的是人们对于史学理论与研究方法上的不断探索与重置,而史学的镜鉴功能也在不时提醒着人们去反思自身民族国家的历史。因此,回顾历史研究的历程与回顾研究历史具有同样的意义与价值。

【关键词】 政治史; 清史研究; 史学观念; 史学理论; 治史者; 萧一山; 清代通史; 明清史; 捐纳制度; 清前期;

【基金项目】 中国人民大学重大科研项目《十八世纪的经世官僚与政府行政》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10XNL013。

【作者简介】刘凤云(1952- ),女,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

【原刊信息】《清史研究》2015 年第2 期 第 41-59 页。


清朝的灭亡,标志着传统王朝统治在中国的终结,同时也意味着一部完整的清王朝的历史呈现在治史者的面前。百年以来,清史,特别是清代政治史的书写及研究,在不同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下,经历了不同观念、理论和方法的打造以及历史谱系的构建与重大史事的解构。伴随史学观念不断更新的是人们对于史学理论与研究方法上的不断探索与重置,而史学的镜鉴功能也在不时提醒着人们去反思自身民族国家的历史。因此,回顾历史研究的历程与回顾研究历史具有同样的意义与价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in Hui (秦晖) on the possibility of a peaceful transition to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Posted on

“改朝换代”与君主和平立宪的可能

——“封建”与帝制的比较

秦晖

時間:2015-12-0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port on MCLC on Qin Hui’s (秦晖) book “Leaving the Imperial System Behind”

Posted on

Report on Qin Hui’s (秦晖) book “Leaving the Imperial System Behind” on MCLC under the title

“Qin Hui book on constitutionalism ‘disappears’”

Historian Zhang Zhiyong (张志勇) discussing Chinese research conducted since 1949 on the history of Chinese foreign relations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Posted on

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晚清中外关系史研究综述

张志勇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11-1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and here.

【文章来源】《兰州学刊》2015年第10期。

【摘要】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大陆学术界对于晚清中外关系史的研究取得丰硕成果。从研究内容来看,已有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专题:边疆危机、甲午战争前后的国际关系、清末十年的中外关系、在华外国人与晚清外交以及外交制度与外交机构。从研究的时间特征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949年到1965年;第二个阶段是从1966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时期;第三个阶段是从1977年到现在。第一和第三阶段学术成就巨大,而第二个阶段基本没有什么学术成就。

【关键词】中外关系 边疆危机 甲午战争 外交制度 外交机构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大陆学术界对于晚清中外关系史(1870-1911)的研究大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949年到1965年文化大革命前期。这个阶段老一辈学人广泛搜集中外文资料,对于晚清中外关系史的研究取得巨大成就,奠定了基本的研究框架。第二个阶段是从1966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时期。这一阶段学术界受到政治运动的严重影响,基本没有什么研究成果可言,晚清中外关系史的研究停滞不前。第三个阶段是从1977年到现在。这一时期,随着改革开放,思想解放,学术领域百花齐放,晚清中外关系史方面中外文史料,已刊未刊史料,都相继出版、开放,研究成果层出不穷。现把1949年以来中国大陆晚清中外关系史的主要研究成果综述如下。

Historian Feng Tianyu (冯天瑜) on the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meaning of the words “China” (中国) and “Chinese Nation” (中华民族)

Posted on

“中国”、“中华民族”语义的历史生成

冯天瑜

 

 

来源:燕南园爱思想微信公众号2015-09-2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学人简介

冯天瑜,1942年生,湖北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参与构建现代学术意义的文化学及中国文化史学。其著作《张之洞评传》考辨“中体西用”模式在中国文化近代转型间的思想张力及其限定性;《中华元典精神》提出“元典”概念及螺旋式上升的“文化重演律”;《“千岁丸”上海行——日本人1862年的中国观察》发掘异邦史料,进行中—西—日近代史比较。此外,他还被认为是“汉水文化”研究的开创者之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ian Maowei (钱茂伟) on the native character of Chinese public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公众史学的本土性

钱茂伟

来源:公众史学综合2015年7月4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s see here.

序:中国公众史学学科体系的形成,有着自己的史学资源与实践活动,有自身的探索过程。当然,受到了美国公共史学学科建设思维的影响。这个探索过程,大体上可分为四个阶段:中国通俗史学、应用史学与美国公共史学的并立,以“大众史学”替代“通俗史学”,按“公共史学”模式建设中国的“大众史学”或“公众史学”,建设名实相符的中国公众史学。中国公众史学学科的形成,是典型的立足中土、借鉴西洋。中国公众史学是中国物种,不是外来的,我们要建设的是中国特色的公众史学学科体系。

 

 

在不少人的想象中,中国的公众史学是从美国公共史学那儿引进来的。有学者以为,当下中国公共史学学科建设存在一个“public history”如何中国化问题。2014年3月的美国公共史学年会,甚至抛出一个话题“中国有可能有公共史学吗”。有记者就问我,兴起于美国20世纪70年代的“公众史学”在引进我国之后,目前的学科建设状况如何?在引进的过程中,学界该如何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实现其“本土化”发展呢?这些提法不一定吻合中国当下的现实意境。我们发现,中国人理解的“公众史学”内涵与美国的“公共史学”的内涵很不相同。[1]中国公众史学学科体系的形成,有着自己的史学资源与实践活动,有自身的探索过程。当然,受到了美国公共史学学科建设思维的影响。这个探索过程,大体上可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一、中国通俗史学、应用史学与美国公共史学的并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