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ssion

Discussion between Ma Yong (马勇) and Qin Hui (秦晖) on Qin Hui’s new, recently banned publication

Posted on

据新成果整理出对中国近代百年的新理解

秦晖

来源:上海书评微信公众号2015-11-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秦晖新著《走出帝制》(群言出版社)近日出版。该书出版座谈会于2015年11月2日下午在腾讯希格玛大厦举行,刘志琴、马勇、黄道炫、丛日云、荣剑、雷颐、王焱等出席了座谈会,刘苏里担任主持。我们经授权刊选摘了部分座谈内容。

秦晖:这里头的内容是年初写的,主要是辛亥百年和今年新文化运动百年,乃至这期间的一些事情写作。但是这个想法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因为在序中也讲了,这些年来,改革从80年代到现在经历了从“荆轲刺孔子”转向“荆轲颂秦王”的过程。80年代很激进,批判传统批判得很厉害,但是那个激进带有一种很表象的性质,因为李泽厚出国后就讲“那个时候大家也不是真的对孔子有那么多意见,而是因为惹不起秦王,只好去刺孔子”,所以那个激进本来有点滑稽。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Guoqiang (杨国强) on whether there was a possibility during the late Qing period to salvage the desperate situation

Posted on

晚清“残局”有没有走活的可能

杨国强

来源:澎湃新闻 2015-10-1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编者按】7月4日上午,在华东师大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杨国强教授的办公室,澎湃新闻私家历史栏目约请沪上几位青年学者与杨先生座谈,讨论他的新作《衰世与西法:晚清中国的旧邦新命与社会脱榫》(中华书局,2014年12月版),算是一次小型的读书会。小扣小鸣,大叩大鸣,我们整理了部分对话,杨国强先生又对初稿从头捋了一遍,几乎等于重写。因篇幅较长,兹分两次发布。本文是上篇。

晚清“残局”能否走活

戴海斌(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晚清中国从庚申的“变局”,到甲午的“危局”,到庚子的“残局”,相应的,新旧交战和更替愈演愈烈。从中外角力、权势格局转换的角度,中国到了20世纪初,无疑是“残局”的景象,但从趋新共识的生成、革新能量的积累和发展走势看,却仍有把残局“下活”的可能。那么,如何看待“残局不残”?“残局”有没有走活的可能?

杨国强:其实从庚申的变局、甲午的危局到庚子的残局,都是战争的结果,先是英法联军之役,后是甲午战争,再后是八国联军。所以中国人对自己国家和国家面对的世局的认识和判断,以及这种认识判断的变化与深化,实际上都与民族战争相因果。这里的变局、危局和残局,主要是当时中国人对外力日逼日亟之下国运和国势一路跌落的直观感受和总体统括。由此构成的是一种主观表述,但对那个时候的中国人来说却是真实的。

Discussion on the history of concepts

Posted on

概念史的挑战

 

来源:新史学微信公众号2014-10-2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方维规教授:

德国概念史做得最好。在德国,历史语义学和概念史有区别,但常常作为同义词。而在整个西方,历史语义学是一个屋顶,包含观念史研究、概念史研究、关键词研究。历史语义学或概念史是怎么产生的?西方传统的思想史研究主要集中于考察大思想家的经典文本,从亚里士多德到马克思等近代思想家。这种论述格局遭到晚近学者的非难,他们诟病往昔的研究没有证实那些大思想家的社会代表性,对常用的政治和社会用语缺乏构建。概念史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把历史和社会史结合起来。概念史研究的出发点是,社会的变迁必然在政治和社会的主导概念中留下语义烙印。因此科塞雷克所倡导的概念史专注于重大的概念亦即基本概念之长时段的语义发展史。在他看来,基本概念极其丰富地储存着政治史和社会史,也收藏着大量经验。概念史研究方案依托于两个理论前提:一是历史沉淀于特定的基本概念,并在概念中得到表达和阐释。二是这些概念本身有自己的历史,走过不同的历史时期。概念史研究的雄心是,借助被考察的概念,重构社会史色彩缤纷的截面,并以此呈现整个社会历史,为史学研究提供一种范式。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between historians Liu Beicheng (刘北成), Cheng Meibao (程美宝) and Yu Jinyao (俞金尧) on new cultural history

Posted on

新文化史三人谈实录

编者按

我们这些历史学家、做历史的人,有一个共同的角色,就是“讲故事的人”。“讲故事的人”的这个概念,在学术史上被特别提出来,可能要归功于本雅明,他在1930年代一篇文章就叫《讲故事的人》。

2015年6月19日下午,“档案•故事•历史——新文化史三人谈”在首都师范大学文科楼举行。“三人谈”的主角为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刘北成、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所俞金尧和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程美宝。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岳秀坤老师主持了本次沙龙。

如下是讨论全纪录。
来源:北大博雅好书微信公众号2015年6月25日,6月26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and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on global history and on how to escape the trap of Eurocentrism

Posted on

跳出“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陷阱

记者 张清俐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10日第749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对话人

  叶险明 浙江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与全球化研究中心特聘教授

  吴英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 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

  任东波 吉林大学世界史系教授

  阅读提示 

  ◆“欧洲中心论”式的学术研究服务于一个根本目的,就是要塑造欧洲人的心理优越感,从而揽起拯救世界的使命,骨子里则是服务于欧洲国家的对外扩张。

  ◆从学理上看,“西方中心主义”与历史学求真的主旨相悖。只有在不断深入的史料挖掘和历史考证中才能实现“求真”的主旨。

  ◆“东方中心主义”在思维方式上与“西方中心主义”是相同的,用前者来反对后者,表面看起来很“给力”,但仍属于在“西方中心主义”的框架中反“西方中心主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between historian Gao Yi (高毅), Hou Xudong (侯旭东) and Sun Yinggang (孙英刚) on public history

Posted on

来源:中华读书报2015年5月2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here and here.

序:

今年初,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历史学家李学勤和出版家郭志坤主编的“细讲中国历史丛书”(12册)。上海人民出版社历来重视中国古代史方面图书的出版,曾推出白寿彝主编的《中国通史》(22卷)、101卷的《中华文化通志》等很多品牌之作。“细讲中国历史丛书”的出版是该社出版传统的延续,也是一次创新的尝试。所谓创新,是指这套书有很多与同类图书不同的新特点,比如先秦部分包括《夏史》《殷商史》《西周史》《春秋史》《战国史》等5册,在全部12册中占了约40%的比例,如此突出早期中国在同类图书中非常少见;又如突出中华文明的多元性,对少数民族王朝、少数民族文化以及各民族的交流融合都给予了更充分的表现……从今年1月份出版以来,这套书已销售1万5千套,也表明了这套书受欢迎的程度。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Liu Kaijun (刘开军) on Liu Xianxin’s (刘咸炘) China-centered historical the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西史东渐中的坚守:刘咸炘的中国本位史学理论

刘开军

【摘要】 刘咸炘生活于中国史学新旧转型的时代,他领悟中国传统史学家的思维习惯,运用传统史学理论范畴,体察时代的脉搏,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国本位史学理论。刘咸炘研究”前四史”与浙东史学,意在为传统史学表微,张扬中国史学的内在精神与活力。在西史东渐的大潮中,刘咸炘也关注西方史学理论与方法,但对鲁滨逊等西方史学家的所谓”新史学”不以为然。在中国史学走向世界,构建自身的理论话语体系之际,对刘咸炘的中国本位史学理论进行深入的研究,是一项有意义的学术工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