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Lecture by Yu Ge (余戈) on micro-history

Posted on

余戈演讲:探微与复盘—我与微观战史

来源:我们的历史微信公众号2015-12-1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2015年12月4日,军事史作家余戈在第二届当代历史记录者大会闭幕式上发表演讲“探微与复盘:我与微观战史”,回顾了个人11年来战史写作的心路历程和实践经验。

军事史作家余戈,《军营文化天地》杂志主编、副编审。2000年起,收藏抗战文物、研究抗战史,从技术、战术、军人生存方式等军事文化视角,进行”微观战史”的写作。长期聚焦于抗战滇缅战场,以史料调研+田野调查方式展开研究,已出版《1944:松山战役笔记》《1944:腾冲之围》。


1
致力滇西抗战写作11年

首先,感谢历史嘉年华会的主办方深圳越众集团和新历史合作社。另外向历史记录者的前辈和同道致敬,向深圳的朋友们致敬!

刚才主持人的介绍让我很惭愧,很不好意思,因为我自己觉得自己做事情还是很少。今天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做抗战的战史的一点心得和体会。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现在还在部队服役,是现役军人,今年已经有30年的军龄了。现在工作单位是解放军出版社的一个期刊,实际上也算是一个出版人或者一个媒体从业人员。2004年的时候,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滇西。实际上也是有意识去的,因为在这之前,我喜欢抗战的收藏,抗战收藏主要是受当时我采访了几个大伽的影响,一个是樊建川,一个是沈尼克,我觉得从这个角度进入抗战史很有意思。我们小时候——我们1960年代出生的,从小就喜欢刀枪剑戟,喜欢这些军事的东西,尤其是能把握在手里头的这种物品。那时候就开始对抗战史有特别浓厚的兴趣。实际上那时候做过一些案头的了解,但是真正进入滇西以后,给我非常震撼,虽然我做了一些案头,但是到现场以后,好像这个事情就找到了自己觉得可以一直做下去的一件事情。后来果然一直把这个事情做到今年,今年实际上已经10年。当时萌生的一个想法是,我要为滇西抗战写几本书,现在有一个计划写三部曲,第一本书叫《1944:松山战役笔记》,第二本书叫《1944:腾冲之围》,现在正在写的是《1944:龙陵会战》。大家知道,它是抗战中后期的一个过去不太被大家所了解的战场,叫滇缅战场,我只关注于“滇”。为什么暂时没有涉及到“缅”呢?因为我了解了一下,缅甸战场这个知识分子比较多,留下的档案资料也比较丰厚,它显得不那么急迫。滇西这一块抗战做历史的基础条件稍微差一点,相对于缅北的驻印军来讲,更不为公众所熟悉,所以我就先把滇西这一块先做完,做了这样一个选择。现在正在写第三本书,这就是我这11年来的一个大致工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cture on the current state and future of research on revolutionary history

Posted on Updated on

新史学讲稿001 革命史研究:现状与未来

北师大出版社

来源:新史学微信公众号2015-12-2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右)

主持人(《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抱歉,比预定时间晚了几分钟,欢迎大家今天来参加“新史学”沙龙,这个沙龙由北师大出版社的“新史学”和《东方历史评论》一起主办,今年是第二届,去年做过一次,每次会持续两天时间有三到四场的沙龙,现在是第二场沙龙,今天下午由北师大的谭徐锋主持的,刚结束不久,那场沙龙的时间比较久,加上温铁军教授来得晚一些。今天晚上的沙龙马上开始,首先请允许我隆重介绍一下今天的两位嘉宾,虽然有的朋友认识他们,但还是要再隆重地介绍一下。

一位是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界高毅老师。高老师涉猎的范围比较多,包括欧洲的历史和法国历史,但跟今天特别相关的,是由高毅老师参与,和北师大出版社一起做的法国大革命的一些译本,这是已经出的,2016年还有有一些译本出来。所以今天可能有一些关于法国大革命的东西,不论是大家已经看过书的以及还没有译过来的,高老师会重点跟我们分享这个,其他就不多介绍了。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cture by historian Sang Bing (桑兵) on Chen Yinque’s (陈寅恪) historical methodology of empathetic understanding (from 2008)

Posted on

桑兵:了解之同情与陈寅恪的治学方法

2015-11-28
文献学与思想史

 

时间:2008年11月12日

主持:复旦大学历史系章清教授

桑兵,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教育部长江特聘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近现代史。著有《晚清民国的国学研究》、《孙中山的活动与思想》、《国学与汉学》、《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清末新知识界的社团与活动》等。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cture by historian Qin Hui (秦晖) on his new book “Leaving the Imperial System Behind”

Posted on

中国历史就是一头一尾两场转型

秦晖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众号 2015-11-1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演讲人:秦晖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本文整理自2015年11月3日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上清华大学教授秦晖的发言。参加沙龙的嘉宾还有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和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周濓,他们的发言将于明日推送。沙龙主持人为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Yang Nianqun (杨念群): Please return emotions to historiography — on contradictions and the predicament of the condition of history

Posted on

把感性请回史学,描述历史状态中的矛盾与困境

——兼谈历史上我们如何看待女性和父亲

演讲人:杨念群

来源: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众号2015-11-11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本文整理自2015年11月1日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第74期《“传统社会”家庭伦理的回望与思考》上杨念群的发言,点此阅读另一位沙龙嘉宾赵园的发言。

杨念群,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委员。主要学术兴趣是中国政治史、社会史研究,并长期致力于从跨学科、跨领域的角度探究中国史研究的新途径。

 

我看了赵园老师的《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之后,概括出两个关键词:第一,感性;第二,困境。

先说感性。为什么提到感性?到底感性在历史研究和写作中的地位,如何来定位?这是我觉得未来历史学要走下去的话必须面对的问题。我们现在的历史写作是排斥感性的,追求客观,追求历史规律,追求大的结构、大的演变。没有错,可以,但是不应该成为历史研究的唯一的道路和唯一的选择。历史研究应该凸显人的存在本身在历史过程中的意义和他本身的活动方式,而不是我们把所有条件摆列出来以后,最后人消失了,没有人了。我们现在很多研究缺乏对人的基本理解,对人的命运状态和他所身处环境里面的感受、活动方式的基本理解。所以我觉得其实把感性重新请回到历史研究中,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研究明清士大夫还是研究家庭伦理本身,实际上都涉及她自己表述的一个词——“痛感”,我觉得对我来说是印象很深刻的。你研究一段历史或者写作一段历史的时候,是不是带入了你的感情?当然这个感情是有一定限度的,不能滥情,不能随意介入,历史有本身的脉络在里面。但是感情的带入是不是就是一种罪过,写的漂亮文字是不是就是历史的罪过,是不是文学归文学,历史归历史,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觉得应该给历史学叙事正名,让历史学所有东西都写得好看一点、可读一点。可读未必就是浅薄,我们觉得有可读性就是浅薄,故作高深的讨论就是深刻的,一定要打破这种二分法,使历史写作归于一种比较人性的写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Conference on urban and rural lieux de mémoire from a trans-disciplinary perspective

Posted on

跨学科视野下的城乡记忆场所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09-2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论坛背景:

中国传统哲学中关于空间的观点充满着辩证思想与文化智慧。当今,空间已经成为了自然学科与人文社科领域的关键词、也是城市设计与建设管理实践中的重要对象。如何将空间的“文化”与“科学”在保护与发展中融为一个整体势在必行。这将有助于推进“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及其内涵式发展。在此背景下,首届“空间文化与科学”国际论坛将于2015年12月在上海交通大学召开。

本次论坛主题围绕“跨学科视野下的城乡记忆场所”进行专题研讨。身边的学校、车站、码头、街道、文化宫、影院、粮站、集市、蚕室、村口等通常保留着丰富多样的集体记忆与人文信息,虽然这些记忆场所大多不能被列入国家或者地方的遗产保护名单,却是普通市民赖以生活、工作、休闲、社会交往、情感认同之处,是乡愁的重要载体。本论坛主要针对这些没有遗产身份的城乡“记忆场所”进行开放式讨论:如何重新认知与审视记忆场所的价值?有没有必要纳入遗产保护名单?如何保护活化?谁来保护开发?为谁活化传承?

论坛将向国内外建筑、城市规划、风景园林、人文地理、艺术设计、多媒体技术、文化、历史、旅游、社会心理、公共管理等领域的学者、机构、企业开放,诚邀国内外学者、有关机构和单位参会。

欢迎与会者运用中国传统文化、当代科学精神与空间叙事策略,突破学科之间、体制内外、利益主体之间的现有界限与传统认知,探索拯救记忆场所、维系地方特色、建构情感纽带的创新模式,为我国既有村落改造、城镇转型与都市更新提供新思路、新路径与新样本。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ecture by historian Ding Dong (丁东) on eight issues of oral history

Posted on

丁东先生发言稿:关于口述史的八个问题

来源:口述历史微信公众号2015-09-1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文章来源:历史百人会第四期线上沙龙《记忆与遗忘:口述历史的虚与实》,主持人:杨祥银博士。

第一个问题,什么是口述历史?

口述历史,就是通过采访历史当事人,用文字、声音、影像等手段记录人类过去的活动。有人把本人撰写回忆录也归为口述历史,这是不对的。口述历史必须是采访记录者与讲述者双方合作的产物,口述者和采访者不能是同一个主体。个人自己撰写回忆录、自传、传记、评传,只能叫笔述历史。口述历史用文字呈现的时候,可以是一问一答,双方对话的形态,也可以是用口述者第一人称叙述,提问者把自己的提问隐去的形态。采访人还可以用前言、后记、附记、注释等方式,说明自己的分析、思考、取舍和操作过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