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sites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the War of Resistance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a nation-state

Posted on

抗战与民族国家重构

马勇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5年第7期,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2月23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抗日战争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这场战争不论怎样计算,其规模、牺牲均为中国历史之最。即便从人类历史说,单纯的国对国的战争,其规模、牺牲超过这场中日战争的,也不是很多。中国人为此付出巨大代价。这场战争也给中国历史带来巨大转变,战争前后的中国,具有完全不同的情形,有些变化远远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中国自古以来是一个不断扩大其内涵的族群,是一个包容无限的文明体,周边族群因为政治、经济、军事特别是文明差异,在历史进程中不断接受主流文明熏染,中国文明的边疆在周边族群相继加盟中不断扩大着自己的边长。所谓“中国”,自远古时代黄河中下游一隅发展到今天的四至,表明中国文明具有不可思议的包容力。中国文明一方面以主流文明深刻影响周边文明的进程,另一方面大度接纳周边文明的进入。从历史的观点看,今天的中国文明早已没有什么纯粹,不要说早期的东夷、南蛮、西戎、北狄成为中国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即便后来与中国文明对接的所谓“胡人”,他们不仅接纳了中国文明的有益成分,而且以自己的文明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文明的发展。今天所有带有“胡”字的词组,诸如胡萝卜、胡椒、胡桃、胡琴、胡床等,都是胡人奉献给中国文明的。

 

在近代之前,中国还不是一个现代民族国家,中国文明对周边的扩展,主要依靠主流文明对周边文明的落差,以主流文明吸纳周边文明,这就是孔子所说的“以夏化夷”。

 

当然,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上,并不都是“以夏化夷”,并不都是中心主流文明同化非主流的周边文明。有时候,甚至很多时候,情况刚好相反,是周边文明深刻影响了中心主流文明,而中心主流文明坦然接纳了这些非主流的非中心文明,才使中国文明的内涵不断丰富,历史才有可能绵延久长。一个不能接纳异样文明的文明肯定不是一个伟大的文明。伟大文明之所以伟大,主要在于其具有很不一样的包容心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OC and abstracts of the latest issue of Historical Research (历史研究 2015:5)

Posted on

《历史研究》2015年第5期目录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12月08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中共领导层对华北游击战场的战略运筹与布局

 

摘要:与在日军攻势下被动形成的正面战场不同,敌后战场的出现完全是中共及其军队主动开辟的结果。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共领导层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方针,精心谋划华北游击战争的战略布局,指挥八路军主力部队挺进敌后,在广阔的华北山地和平原地带实施战略展开,一面配合国民党军的正面防御作战,有力袭扰和打击侵华日军;一面广泛发动群众创建抗日根据地,建立起支持长期抗战的主要战略支点。华北地区广大敌后游击战场的开辟,把战争引向持久战的方向,为夺取对日作战的最后胜利打下坚实的基础。中共领导层对华北游击战争布局的谋划与实施,是从实践层面对“保存自己、消灭敌人”这一战争指导根本原则的最好诠释。

 

关键词:中共 八路军 敌后战场 游击战 根据地

 

作者于化民,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006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o take part in the creation of history through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让史学参与历史的创造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告诉我,爸爸,历史有什么用?”这是20世纪40年代年鉴学派创始人之一马克·布洛赫的小儿子问父亲的问题。布洛赫竟一时语塞。而这一萦绕不去的追问,直接导致其名著《为历史学辩护》的问世。时至今日,这一追问依然是摆在学术界和社会大众面前的重大课题。

“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历史是人类最好的老师”……在不久前召开的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在贺信中对历史重要性的强调引起史学工作者的热议和深思。大家纷纷表示,这些重要论述为我们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指明了方向,也将给我国历史学的发展带来难得的机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iu Yunfeng (刘云枫) discussing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the high frequency of “revolutions” in Chinese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分析框架

刘云枫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2015-12-09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大一统”社会,是无法进行“局部、低成本、渐进和持续”改进的,而只能选择“全局性、高成本、突发和一次性”的革命。换言之,“大一统”就是中国历史频繁革命的真正根源。

 

1. 问题

中国人是否和外国人,不一样,难说。但中国历史是有特色的,主要在于:频繁革命。从陈胜吴广算起,直到太平天国,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规模之大、数量之多、组织程度之严密、破坏程度之剧烈,都是欧洲、日本难以比拟的。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划分与阶级斗争理论,对此是欢欣鼓舞的。毛泽东在1937年8月发表的《矛盾论》中明确指出:“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

这也算是一种解释。即:只要有阶级和阶级差别,就必须革命,没有其他办法。可是,阶级理论的发明者马克思所在的欧洲,历史上也有阶级,也有阶级差别,也有统治阶级对人民之残酷压迫和无情剥削,为什么欧洲历史上以农民战争为特点的大规模“革命”,就没有发生呢?

显然,阶级理论,不足以解释中国历史上频繁的“革命”现象。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Qin Hui (秦晖) on the possibility of a peaceful transition to constitutional monarchy

Posted on

“改朝换代”与君主和平立宪的可能

——“封建”与帝制的比较

秦晖

時間:2015-12-0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A newspaper article on how China’s publishing industry avoids the touchy issue of Qin Hui’s (秦晖) banned book

Posted on

中国出版界谨慎回避秦晖《走出帝制》遭禁话题

作者 小山

来源:明镜新闻网2015-12-0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的历史回望》    秦晖    群言出版社
遭下架的秦晖著作《走出帝制》封面网络照片

Two recent texts by Qin Hui (秦晖) that might help to contextualize and better understand why his book got banned

Posted on

Two recent texts by Qin Hui (秦晖) that might help to contextualize and better understand why his book got banned. We just post the links, but we have copied the texts in case the links disappear.

秦晖:当“中国梦”遭遇“权贵资本主义” / When the “Chinese dream” encounters “crony capitalism” (June 17, 2015)

 

and

秦晖:中国有接受宪政的价值观基础 / In China there is a normative foundation for the acceptance of constitutional rule (Nov. 8, 2015)

See also his blog under http://qinhui09q.blog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