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Long interview with prominent historian Yu Ying-shih (余英時) in the Chinese edition of the NYT

Posted on Updated on

余英時:中國轉一個身非常困難

 

歐陽斌為紐約時報中文網撰稿 2014年03月14日

See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40314/cc14yuyingshi/zh-hant/.

在寓居海外的華裔漢學家中,余英時是獨一無二的。他幼年時在故鄉安徽省潛山縣居住,在一個彼時幾乎與現代文明隔絕的環境中,零距離地體驗了中國傳統社會。1945年日本戰敗,余英時離開故鄉,卻又親歷了中國現代史上最為激烈的滄海桑田,先東北,後北平,再香港,輾轉顛沛,最終定於美國。他的知識體系也同樣斑駁。幼時接受過傳統的私塾教育,年少時還曾在古文重鎮桐城客居,在香港時則更有機會師從國學大師錢穆。姑且不說其治學專業,僅從詩文應和中,人們也能體會到他深厚的國學根底。青年時代負笈哈佛,他更系統地接受了西方的學術訓練,並在西方學術體系下獲得煌煌成就。「中西兼備」實不為過。

雖然去國多載,余先生對當下大陸政局社會始終保持着濃厚興趣,頻繁發言,語出犀利,而他的著述在大陸屢屢出版、加印、重印,被奉為經典。我們聊及這一點時,他也是哈哈大笑,表示不解。

客居海外幾十年的余先生鄉音濃濃,自1978年短暫訪問大陸之後就再也沒有踏上故土。但他卻對我說他沒有鄉愁,「都安排好了,你能看到什麼?」但這顯然並不是全部,當我問他為何屢屢對大陸當下時局激烈批判時,他將之歸為「對故國不能忘情的表現」。

余先生對中國文化用功極專,而從其著作言談中能體會到他用情更深,這在某種程度上與其業師錢穆先生是相通的,譬如他曾批評五四新文化運動以降的文化激進主義。再如雖然他對中國文化的當下處境擔憂不滿,但他表示長遠來看自己是樂觀的:「文明寄託於人的身上,中國這麼大,怎麼可能消失?」

年過八十,余先生仍筆耕不輟。新書《論天人之際》今年一月由台灣聯經出版社出版。先生謙言年紀大了,不再寫「嚴肅的書」,但本書回溯千年,力圖從本源上對中西文化進行比較,立意宏遠,而梳理謹細。

余先生目前定居於美國普林斯頓。本訪談由2013年11月、12月兩次電話採訪構成,問答部分發表前經余英時審閱修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famous historian Ge Zhaoguang (葛兆光) on the history of ideas

Posted on

历史学家葛兆光:现在有些公共知识分子太公共了

2014-03-14

北京青年报

See http://ml.china.com.cn/html/tushu/20140314/327846.html.

访谈者葛兆光:1950年生于上海,在贵州初中毕业以后在苗族山区插队,1984年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研究生毕业。

《天地定位之图》

《汉西域诸国图》

明万历《湖州府志》之湖州城图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Wang Di (王笛) discussing the advantages and limitations of Western research on Chinese history and his own approach to social history

Posted on

从历史的最底层往上看

王笛

時間:2014-02-22
王笛 1956年生于成都,1978年进入四川大学历史系学习,1999年获得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学位。现为美国得克萨斯A & M大学历史系教授,华东师大紫江讲座教授。中文专著出版有,《跨出封闭的世界:长江上游区域社会研究,1644-1911》、《街头文化:成都公共空间、下层民众与地方政治,1870-1930》、《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主编《时间、空间、书写》(《新社会史》第3辑)。

Historian Zhu Xueqin (朱学勤) on the tradition of radical cultural politics in modern China

Posted on Updated on


朱学勤:从文化革命到“文化革命”

朱学勤,本文摘自《世纪大讲堂》第8辑,辽宁人民出版社

See http://www.mingjingnews.com/MIB/news/news.aspx?ID=N000017545.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Long interview with Zhang Rulun (张汝伦) on his commentary to “Being and Time” conducted by Wenhui bao (文汇报)

Posted on

《文汇报》评论:因为有伟大的经典,人类才仍然觉得有希望(转载)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张汝伦: 因为有伟大的经典,人类才仍然觉得有希望

张汝伦教授潜心8年完成的《<存在与时间>释义》一书近日出版。《存在与时间》是现代西方哲学重要人物海德格尔的划时代著作,也是最难读的哲学经典之一。那么,在今天,我们应该怎样阅读经典,并正确理解经典?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对张汝伦教授进行了专访。 本报记者任思蕴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Song Na (宋娜), Xi’an]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