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Yang Tianshi (杨天石) on how to interpret the oral history of Zhang Xueliang

Posted on

杨天石接受《深圳商报》专访 解读《张学良口述历史(访谈实录)》精要

深圳商报记者 谢晨星

来源:《深圳商报》2014年11月02日第C02-03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1、张学良口述历史第五大版本

 

1990年张学良恢复人身自由后受到各方关注,据杨天石介绍,张学良86岁至99岁之间(1986-1999),曾多次接受口述访谈,据估计,前后不下10次。杨天石与张友坤一致认为,真正属于有计划、有准备、较为系统的访谈,并经过史学工作者加工成文本和电视信号的,主要是五种。

 

《文化广场》:您是何时接触张氏姐妹的口述资料的?

 

杨天石:张学良于2001年10月15日在美国夏威夷逝世,将所有档案、文献资料捐赠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珍本和手稿图书馆,该馆特辟毅荻书斋存藏。2002年6月,书斋藏品开放。同月,我到美国哈佛大学开会,会后即赶赴纽约,阅读这批藏品,包括张学良的日记、书信、回忆录、文稿、笔记等资料,自然,也用大量时间读了张之丙姐妹的采访记录,并且和这一对姐妹见过面,谈过话。当时,这批资料刚刚开放,因此,我大概可以算是最早的读者之一。

 

《文化广场》:能否简单介绍这五个版本的情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Zhao Shiyu (赵世瑜) on political history, social history and historical anthropology

Posted on

政治史·社会史·历史人类学

赵世瑜、梁勇

来源:学术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10-04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刊《学术月刊》2005年第12期。为适应微信风格,删除了注释,请见谅。引用请以正式刊登版为准。关注本刊微信公众号,请点击上方蓝色的“学术月刊”,或扫描文末的二维码。】

赵世瑜,1959 年生。1987、 1997 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分别获历史学硕士、民俗学博士学位,1996 年晋升教授。现任北京师范大学乡土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北京历史文化研究所所长,兼任《史学理论研究》、《史学月刊》、《史林》、《民俗研究》等刊编委,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南开大学社会史研究中心、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明清研究中心兼职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获得第五届霍英东青年教师奖(研究类)、第二届韩中青年学术等奖项。自1982 年以来,先后出版《吏与中国传统社会》、《狂欢与日常:明清以来的庙会与民间文化》等专著十余部,《欧洲史学新方向》等译著六部,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近代史研究》上发表论文百余篇。

梁勇,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生。


● 赵老师,曾有一篇文章用“追求不断创新之路”来概括您的学术历程。您早期的文章及著作,如《清对明议和二三见》、《皇父摄政王多尔衮全传》等,从学术套路上来说都是传统的政治史,这是不是当时史学界研究现状的一个反映?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Historian Zhang Baijia (章百家) on the War of Resistance as a turning point in Chinese history

Posted on

抗战——中国历史转折的枢纽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章百家

《财经》记者 马国川

来源:《财经》杂志 ,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9月15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70年前,1945年9月2日,日本向同盟国投降仪式在东京湾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在包括中国在内的9个受降国代表注视下,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从此每年9月3日,成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

 

“抗战是中国近代以来反侵略历史上取得的第一次彻底胜利,”历史学家章百家对《财经》记者说,“也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章百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研究,曾担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在今年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章百家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总结了中国抗战的特点,阐述了中国抗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地位和作用。

 

在章百家看来,中国抗战既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主战场。中国人民的抗战是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决定性力量,对于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夺取最后胜利是不可或缺的。“在更宏观的视野下,抗日战争是中国近现代历史转折的枢纽。”章百家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胜利,对于中国的前途和战后的世界格局具有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Discussion on universalism and particularism — a debate central for the writing of history too

Posted on

文化的出路:普遍主义还是特殊主义?

——“论语汇•孔学论坛”访谈黄裕生[1]

黄裕生、徐治道

来源:论语汇·孔学论坛,共识网2015-07-27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现代法律制度中的容隐制与把亲亲相隐作为伦理乃至法律上的要求,是不一样的两回事,对此,不可不察。

 

访谈嘉宾:黄裕生

访谈主持:徐治道

访谈时间:2015年7月17日晚上8:30

一.关于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

徐治道:黄老师,您在我们论坛上的讲题《普遍之爱:耶稣与孔子的共同事业》的第一个关键词是“普遍”,这自然让人想到“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我们知道,通常认为普遍主义作为一种思想方式与行为方式,来自西方,它主张真理与价值的绝对性,主张真理与价值的标准化、普遍化;而特殊主义则主张真理与价值的相对性、适应性,以及真理与价值的差别化、多元化;西方是普遍主义的,中国是特殊主义的。

那么,您认为“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之间是种什么样的关系?还有,您认为中国是普遍主义的,还是特殊主义的,或者说是一种什么更复杂的状态,为什么?西方呢?

黄裕生:这些问题实质上就是如何理解普遍主义与特殊主义及其关系的问题。所以,首先来澄清一下“普遍主义”。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Li Qiang (李强) on whether liberalism will lead to an end of history

Posted on

自由主义会带来历史的终结?

李强

来源:共识网2015-09-08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人们常说,自由主义是关于自由的学说,社会主义是关于平等的学说。不过,这些说法失之简单化。如果我们试图理解一种学说对平等的态度的话,首先必须廓清平等的内涵。现在,比较常见的做法是将平等的涵义区分为形式平等和实质平等。

 

《自由主义》(第三版)书影 李强 著 东方出版社 2015年6月

  近期国内外关于自由主义的讨论不绝于耳。8月15日,《人民日报》正版刊文,将美国民主衰落的根源归结为新自由主义;英国著名记者保罗·马森在其新书《后资本主义·未来指南》中称“新自由主义已穷途末路”,甚至有外媒称“中国模式将是新自由主义的解药”。塑造了西方近现代历史的自由主义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屡变屡新中显露疲态,它面临着怎样的挑战?它是否还有新的发展空间?自由主义能否带领人类走向弗朗西斯·福山所说的“历史的终结”?基于以上问题,腾讯文化对西方自由主义研究专家——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李强教授进行专访,介于篇幅较长,访谈分两篇刊发,以下为访问实录(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Yang Kuisong (杨奎松), Chen Yongfa (陈永发) and others discussing the contributions of the KMT and the CCP to the 2nd Sino-Japanese war

Posted on Updated on

红色的阅兵式,蓝色的抗战史?

 黄昱帆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2015年9月1日,国关前沿通讯微信公众号2015年9月2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一名军官在阅兵训练中大声喊着口令。

2015年9月3日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此前未曾大规模庆祝这一日子的中国,在将其列为全国节假日后,更决定此次不仅要庆祝,还要打破惯例,在国庆之外的日子里进行阅兵。

中国政府给这个传统的“抗战胜利日”起的新名字有些拗口,但也别具深意: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一时间北京城里里外外、电视报纸上,都填满了各式各样、字正腔圆的口号和标语:“中国是反法西斯东方主战场!”,“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中国是世界和平的坚决倡导者和有力维护者!”除此之外,中国官方还在发布会中表示,解放军也将在阅兵中首次展示诸多国产现役主战装备。从彩排透露细节来看,其中就将包括多型东风导弹,以及直10-武装直升机等。

为了更好地铭记这段历史,纽约时报中文网通过邮件、电话、和面谈采访了几位专家,他们的看法不一,节选如下。五名受访者分别为:

陈永发,台湾历史学者,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共产党党史,其代表作包括《中国共产党七十年:从革命夺权到告别革命》。

杨奎松,知名中共党史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现代史,著有《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国民党的“联共”与“反共”》等书。

李宗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

章立凡,独立历史学者,现居北京,主要研究领域为近代史。其父章乃器建国初曾任中国粮食部部长,1957年被划为“四大右派”之一,1980年获得平反。

时殷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务院参事。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关系理论与国际战略。

采访为问答形式,问题基本相同,五名受访者回答的侧重、详略程度不一。采访汇集经过编辑删减,未经受访者审定。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Interview with historian Yasunori Kegasawa (气贺泽保规) on Chinese Medieval History

Posted on

中国中古史研究漫谈

气贺泽保规先生访谈

来源:史学研究微信公众号2015年8月2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气贺泽先生2015年3月—6月任清华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每周三讲授“中国中古时代的诸问题”课程,吸引了北京及周边高校研究生和年轻学者慕名聆听。在课程即将结束之际,冯立君访问了气贺泽先生,围绕中古政治史、石刻研究、佛教问题以及气贺泽先生在中国的感受等话题,先生用汉语一一作答,并深情寄语中国学生多多“蓄积”、深入思考中国历史的问题。

 

气贺泽保规教授2015年中国大学讲演目录

《隋炀帝墓志的发现及其意义》(故宫博物院,2015年4月20日)

《隋代炀帝期聚会在洛阳的外国人及其背景》(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2015年4月27日)

《隋炀帝陵墓的发现和唐初政治状况:以新发现《炀帝墓志》为线索》(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2015年5月12日)

《历史上“日本”国号之发端和当时东亚的国际状况:以近年发现的百济人《祢军墓志》为线索》(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2015年5月22日)

《中国历史上碑刻文化的起源与展开》(中央民族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民族博物馆,2015年6月5日)

《九世纪唐代的佛教信仰和“巡礼”:试探“巡礼”在东亚的起源》(南开大学,2015年6月8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