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review by historian Ma Yong (马勇) on Yang Tianshi’s (杨天石) book on modern history《杨天石评说近代史》

Posted on

有文、有质、有识

马勇

来源:《北京日报》2015年12月28日第24版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阅读:2015年学者案头书

特别推荐·近代史篇

《杨天石评说近代史》由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了。这部七卷本文集汇集杨天石先生近六十年所写论文、札记,是杨先生近代史研究精华结集,也是当代中国学术巅峰之作。说杨先生的作品为“当代中国学术巅峰之作”,自思是否有过誉之嫌。经几天思索,我觉得这句话用在杨天石先生学术评估上并不为过,我愿从这样几个层面简单解释一下理由:

 

第一,有文。孔子在谈及文章境界时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不管这里的“文”、“质”有多少解释,一般的理解,好的文章不仅要有内容,还要有点文采。特别是现在的历史作品,也应该注意一点文学性、可读性。杨先生为北大中文系高材生,“年轻时志在文学”,写过文学史,能写古体诗,还有诗集出版,因而读杨师论著,无论多枯燥的故事,都有一种身临其境、栩栩如生之感。作者在文集“新序”开篇即引一首词以表明“评说近代史”的心迹:“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当今新派历史学人,已很少有人如此充满诗意开笔。

 

第二,有质。本书著者一贯以揭示历史奥秘、追求历史真相为鹄的,决不做讳饰历史、扭曲历史的勾当。几十年,几百万字,我们可以看到杨先生的论著从来都是用事实说话,用史料证明。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在过往半个多世纪,杨先生从世界各地公私档案、典藏中为近代史研究发掘出来的独家史料,多不胜举,近代史许多重大问题的解决,有时可能就是由于这样一条史料。比如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没有谁敢怀疑戊戌政变并不是慈禧太后镇压了康有为,而是康有为试图包围颐和园,用武力逼迫慈禧太后让权。杨先生从日本外交档案发现毕永年记录,根据这个记录,结合其他史料,重构了一个很不一样的戊戌故事。广博扎实的史料,是杨先生的作品成为当代中国学术巅峰之作的前提。

 

第三,有识。好的历史学家不仅要拥有史料,会讲故事,而且要有见解,要有正确的价值观、世界观。杨先生这套作品涉及面广,除了他最近几年用力最多的蒋介石研究单独结集,这部作品从“晚清风云”讲到“民初政局”、北伐,讲到内忧外患,中华民族奋起抗争,细述抗战、战后,在如此广泛的涉猎中,我们可以感觉到杨先生的表述、考订近乎一通百通,触类旁通,从来没有内在窒碍,不易克服的矛盾。讲龚自珍、洪秀全、黄遵宪、慈禧、光绪、翁同龢、康有为、袁世凯、唐才常、孙中山、章太炎、端方、何震、刘师培,不论这些历史人物具有怎样不一样的立场,我们看到杨先生的分析依然从容不迫,实事求是,不隐恶,不溢美,充分体现了一个历史学家应有的客观、公正立场,体现了一个历史学家的远见卓识。

 

推荐书单

 

《阎明复回忆录》,人民出版社出版

 

《杨天石评说近代史》,杨天石著,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

 

《湖南人与现代中国》,裴士锋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

 

《百年心事:卢作孚传》,清秋子著,新星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