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is Qin Hui (秦晖), the author of “Leaving the Imperial System Behind”, the book that has disappeared from the shelves?

Posted on

被下架的《走出帝制》作者秦晖是谁?他是国内不多的思想家

2015-11-30 张守涛
现代社会主义

 

被下架的《走出帝制》作者秦晖是谁?他是国内不多的思想家

2015-11-29 张守涛 涛滔不觉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有思想、有态度、有品位,更有情怀 秦晖新书《走出帝制》近日被下架,这本书到底讲了什么,涛哥没看不敢妄言。但涛哥知道,秦晖绝对是国内当下为数不多的思想家之一。本期“名家”专栏特介绍秦晖先生。
秦晖被认为是当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学者,被《中国新闻周刊》评为“十年影响力人物”中知识界的代表。获奖理由为“国人不再热衷做‘有

思想的芦苇’,这恰好对应了中国思想界的凋敝现状。幸有秦晖这样的学者,理性尚存,激情犹在。他对现实有深刻而清醒的认识,他以其广

博的知识面,纵横今古,贯穿东西,超越学科的界限,探讨当下中国的变革之道,并引领社会思潮。”

的确,秦晖学识广博,是当今少有的“百科全书式学者”。据说,他对世界上一百万人口以上城市的风土人情都了如指掌,能“神奇到给内蒙

人讲内蒙,给新疆人讲新疆”。秦晖涉猎众多学科均有丰厚收获,影响着不同领域中的众多学人。他不但有大量文章发表于“核心”学术刊物

上,还有许多文章刊登于大众传媒并被广泛转载在互连网上,从而直接影响了相当数量的“普通人”。他的个别文章还曾“惊动了”国家领导

人,如他所命名的“黄宗羲定律”就被温家宝总理“引用”过。
秦晖之所以如此“风行天下”富有影响,除了他的知识面广博外,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秦晖是一个思想家,是一个行走在地面上并化思想为力量

的思想家。我们这个转型时代需要这样的思想家,为我们高屋建瓴、醍醐灌顶,为我们“泼凉水”、 “吹枕边风”,为我们盘点过去、点明现

在、指点未来。
一个思想家首先是要有思想的。而思想源于学问,没有学问之根,就不会有思想之树的枝繁叶茂与开花结果。没有学问的思想只能叫做猜想或

者空想。而学问何来?“夫‘学问’,‘学以解‘问’也。其‘问’既伪,其学岂能为真。有了真问题,才能有真学问”秦晖如是回答道。那

什么是真问题呢?秦晖认为土产的问题,即中国当代情境中的问题才是真问题,那些“错把杭州作汴州”的问题都是伪问题。
那中国的问题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秦晖认为实质上就是农民问题,但农民问题并非仅是“种田人”问题。他对农民有两层定义,狭义是种

田人,广义是人身有依附性的人。在此基础上,他试图建立“统一学界”的农民学,“狭义农民学应当关注与农民相联系的人文社会问题,如

土地制度、乡村社会、社区组织、农民负担、乡土文化、农民流动等;而广义农民学则是研究传统社会、前工业社会、前近代社会、前市民社

会或不发达社会的理论,尤其是这种社会的现代化演进的理论。”
狭义上,秦晖认为中国不存在三农问题,只有一个农民问题,而农民问题最根本的是农民权利问题,是农业户口居民在当前体制下受到的歧视

问题。秦晖认为,在农村应该赋予农民地权,建立农会以维护农民自身权利;在城市应该保障农民工的权益,反对在不给农民工建立福利房的

情况下取缔“贫民窟”。
而广义地讲,秦晖认为实际上我们人人都还是农民,所谓的社会转型其实也就是从传统农民社会转向现代公民社会的过程。经济上,他指出经

济转轨的实质是契约转换,其核心问题是交易权利的公正分配而不是“交易成本”的减小。因此,他反对 “掌勺者私占大饭锅”,反对“不公

平的伪竞争”与“反竞争的伪公平”,主张从获得的公正走向交易的公正。社会形态上,他强调中国传统社会的实质是大共同体本位,现今公

民应与小共同体联盟,变传统国家为公民国家,再变小共同体为公民社会组织。文化上,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儒表法里”,主张“西儒互

补,解构法道互补”,号召“穷则兼济天下,为无权者之权利,知其不可而为之;达则独善其身,以有德者之德行,己所不欲勿施人”。
个人与社会关系上,他强调要划清权界,“己域要自由,不能让所谓公共权力乱干涉,群域要民主,不能任个人或未经公众委托的少数人专断

;基本的群域或己域已有共识;达不成共识的模糊区域让公众定期重新划分。”意识形态上,他反对左右之分,捍卫底线,“我们应该共同对

付反自由主义、反社会民主的民粹主义与专制主义,共同追求自由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都赞同的基本价值,比如基本公民权利、自由与程序正

义。这是自由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的共同底线。”
对于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取得的成就,秦晖认为主要是低人力成本与低人权“优势”的惊人竞争力所致。“中国经济的奇迹很大程度上得益

于改革前中国农民的只受束缚而没有保障、中国工业的既无计划亦无市场和改革过程中国‘卖方缺位’、劳工权益不保所导致的‘交易费用’

降低。”而这种改革方式的弊病是显而易见的,秦晖将其命名为“尺蠖效应”,“像那一放一缩却只朝着一个方向移动的尺蠖,政策一‘左’

,老百姓的自由就减少,但福利却难以增加;政策一‘右’,老百姓的福利就收缩,但自由却难以扩大。一讲‘小政府’官员就推卸责任,但

权力却依然难以限制;一讲‘大政府’官员就扩大权力,但责任却仍旧难以追问。向右,公共资产就快速‘流失’,但老百姓的私产并无多少

保障;向左,老百姓的私产就受到侵犯,但公共财富仍然看守不住。”无论如何移动,受益得总是那些强势者,受损得总是那些弱势群体。
对此,秦晖高呼“为自由而限权,为福利而问责”,既主张福利国家,向国家问责;又主张自由主义,限制国家权力。“一方面你不断地强调

为自由而限权,去限制国家的权力;另一方面你不断地强调为福利而问责,你不断地要求它、强迫它承担责任。这样的话,它权力太大而责任

太小的状况,就会逐渐得到改善。到最后,当它的权力和责任对应的时候,我们离宪政就很接近了。”
秦晖其实已经为我们社会转型做了全面、系统、细致地描绘,已经清晰地指出了未来的道路和方向。还可以看见,秦晖不仅有真知更有灼见卓

识,那像钻石一样璀璨耀眼的不正是思想嘛?而且,他的思想是一体的系统的,都是为农民社会向公民社会转型而“服务”得。他拿来主义,

土产问题,自立理论,扎根历史,面向现实,一针见血又深入浅出,称他为“思想家”已是“轻估”了他,秦晖应该是当今中国最有分量的思

想家之一。
和秦晖的思想同样吸引我令我致敬的是其背后的“精神”,30多年来“我的关注点在不断变化,但基本的人生态度、治学态度与价值标准是一

以贯之的。它既源于一个变动社会中的求知者鉴古知今析疑解惑的纯粹‘兴趣’:这种兴趣不是为了‘学术地位’而是为了使自己更‘明白’

些,也源于转型期中国一个公民的责任感:这个公民并无经天纬地济世安民的‘传统士大夫’抱负,只有一点现代国民的匹夫之责而已。”的

确,虽然秦晖的研究不断地“寻花问柳”“四处流芳”,但他始终对现实不离不弃,且富有社会关怀,他所研究的问题都是这个时代迫在眉睫

生死攸关的问题。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
秦晖反对历史决定论也反对文化决定论,信仰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历史观,“如果中国现在的事情办糟了,直接责任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历史

的长河是人们在一次次的机遇、可能性面前的选择。这一代人乃至每个人都对历史负有责任,或者说他们都是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寄意寒

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秦晖以自己的“思无涯、行有制”在对自己负责也在对历史负责,做到了他所倡导的“穷则兼济天下”。秦晖

当年考研因为视力问题录取的阻力颇大,他的导师赵俪生理排众议收入门下,并说“秦晖就是失明,也可以成为又一个陈寅恪。”赵先生没看

走眼,秦晖如今的成就和影响力实际上已不在陈寅恪之下。而且,秦晖还没失明还年轻的很,他的未来不可估量。更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

,秦晖还有一位志同道合的妻子。他妻子金雁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著名的俄罗斯和东欧问题研究专家。夫妻曾合著《十年沧桑:东欧诸国的

经济社会转型与思想变迁》,是学术界少有的“神雕侠侣”。

比秦晖的思想、精神、成就更重要的,应该是秦晖作为思想家的时代意义。如另一著名思想家李泽厚所言,90年代以来是一个思想淡出、学术

凸现的时代,狐狸当道,刺猬失势。秦晖先生的意义就在于,他证明了我们这个时代还是有刺猬的,还是需要刺猬的,而且刺猬还能不被过早

地扼杀。这将鼓舞激励更多的刺猬出现,一个刺猬“争风吃醋”的时代必将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
秦晖的存在还说明了,学院型知识分子们并没有完全沉默,并不是只会“不高兴”或“站起来”。总还有学者敢于发表公共意见,善于提供这

个时代所急需的精神食粮。他们和许知远、周濂、连岳、胡舒立、熊培云等传媒型知识分子一起兵分两路,又守望相助,共同为中国更美好的

未来而“让子弹在飞”。他们不是无用的阑尾,而是社会的良心与时代的头脑。

简历
1953年12月出生于广西南宁市。1969年下乡到滇桂黔三省交界的田林县,下乡时间达九年多。1981年秦晖作为中国文革后首批硕士研究生毕业

于兰州大学。1992年于陕西师范大学晋升教授。1995年入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任教。1996年出版《田园诗与狂想曲》。1997年出版《天

平集》。1999年出版随笔集《问题与主义》。1990年代以降,积极介入当代中国思想界的改革论争,率先提出“大分家中的公正”问题,力陈

专制分家和民主分家之不同。晚近从“为自由而限权,为福利而问责”的角度,左右开弓,为宪政民主的渐进实现寻求出路。2004年出版《实

践自由》、《传统十论——名家专题精讲 》等。2007年出版《变革之道》。

2015年出版《走出帝制》。
语录
自由主义实践包括:1、维护自己的自由(不做奴隶),2、尊重他人的自由(不做奴隶主),3、反对他人之间的强制(坚持废奴主义)。在

存在奴役制的条件下,第三层次是最重要的,没有这一条,他充其量只是个自由民,却不能说是自由主义者。正是基于这个意义,我不认为陈

寅恪先生是中国自由主义者的代表,虽然我也崇敬他的学问与人品。但是,1949年后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是储安平一类人,而不是陈寅恪

、钱锺书一类人。

——秦晖,《实践自由——再祭李慎之》。
一个学者其实一生不过能够研究若干“问题”而已。但是 如果永远只在一个问题上钻牛角尖,虽然也能出成果,毕竟眼界狭窄,难成大器。

所以事实上成大家者往往都关注过许多“问题”。

——秦晖,《教泽与启迪:怀念先师赵俪生教授》。
在自由秩序建立之前这两个立场的价值重合面是很大的,只是随着自由秩序的建立,两者的价值重合面才日益缩小而价值对立日益凸显。(但

在当代发达国家二者又开始新一轮重合)因此在中国目前的“问题”背景下,我坚持的是自由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都肯定的那些价值,而反对

那些自由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都否定的价值。 ——秦晖谈自己到底持自由主义立场还是社会民主主义立场。
高调再高,苟能律已,慎勿律人,高亦无害。低调再低,不逾底线,若能持守,低又何妨。 ——秦晖著作《实践自由》的著作封皮上写道。

众议

在秦先生之前或同时,自由主义在中国只谈“主义”,不谈“问题”;要作一个自由民主派,只须抬头两眼望天,高呼口号即可。是秦先生首先

将自由主义带入现实“问题”之中,关注于“农村问题”等中国现实的基本面……秦先生的局限性在于:由于观念所限,他本人投向现实“问

题”的目光,仍然戴着自由主义的高倍有色眼镜。因此,不但他所关注“问题”题目是有倾向性的,所切入的角度也是既定的;从某种意义上

说,他的结论也总是既定的,甚至连解决方案也是既定的。

——天涯网友闲言。
虽然在自己服务的学校不怎么受待见,到今天还不让他带博士,十五六年的资深教授,只评了个三级,但秦晖是学界大人物,没有人比他更睿

智,更犀利,对中国的问题,剖析得更深,每个论点提出,都会引起社会的一阵悸动。不过,在我看来,他其实只是一个喜欢在海边拾贝的大

男孩,一个记性好,兴趣广,什么都喜欢琢磨的顽童。社会海洋里五彩斑斓各式各样的贝壳,他都有兴趣去捡,如果他有机会的话,从不担心

家里装不下。

——学者张鸣,《印象秦晖:在海边拾贝的大顽童》。
作为人文学者,在一个经济变革的时代,秦晖始终对现实不离不弃,他的思考不仅直面现实,而且亦富于人文关怀。秦晖的智慧,更多在于还

原常识,而常识在今天如此稀缺——因为利益或偏见,人们往往有意无意忽略常识。

——徐瑾,《秦晖:还原常识》。
秦晖是继梁启超、胡适之后中国少有的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他涉猎众多的学科均有丰厚的收获,影响着不同领域中众多的学人……要对秦先生

在中国思想、学术史上的地位做出准确的评估,还为时尚早……迄今为止,他对中国社会转型所进行的研究最全面、最系统,其论证也最雄辩

——但愿作出这一判断是由于我的孤陋寡闻。

——杨支柱,《秦晖论中国社会的转型》。

《论共同自由》已由上海三联书店2014年8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