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letter from an old party member of CASS to the Central Inspection Team asking to thoroughly investigate academic corruption and to exterminate enemies within the ranks and traitors

Posted on

社科院老党员致中央巡视组一封公开信:彻查学术腐败 肃清内奸国贼

2015-11-30 王化信
乌有之乡网刊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see here.

  中央巡视组的领导和同志们:你们好!

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不断加大反腐力度、不断取得胜利的大好形式下,你们肩负着党中央的重托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本人以一位老党员和退休学者的身份表示衷心的欢迎!为了支持和配合你们的工作,在此提出如下八项建议:

第一,要彻底查清“中国学术腐败第一案”。中国的学术腐败能够发展到“空前未有、世界罕见、动摇国本、摧毁民族道德底线”的严重地步,并非一日之功,而是有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作为这个发展过程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被称为“中国学术腐败第一案”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以权谋私者把震惊全国、轰动世界的国家公开选拔人才的壮举演变为扼杀人才的悲剧事件。该事件虽已过去三十多年,但其影响范围广大,恶劣后果严重。社科院成了后来泛滥到全国各行各业虚假荒唐人才招聘的最早示范者和实施“人才强国战略”的最大破坏者。而且时至今日仍有许多悬疑问题没有查清,直接责任人没有受到任何批评和处分,需要彻底查清,才能彻底肃清其流毒。(详见:《中国学术腐败第一案——最荒唐的“人才招聘”》、《与“中国学术腐败第一案”有关的六大悬疑》、《从“中国学术腐败第一案”看学术腐败的三大恶果》等资料)。

第二,要彻底搞臭“中国学术界第一骗术”。在199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学术骗子和贪腐官僚为了排斥打击妨碍他们以权谋私的正直学者,精心设计了一套处处藏玄机、步步有猫腻的骗术。采取暗箱操作和窃贼“掉包”赌徒“换牌”一类的恶劣手段,伪造“代表作评审材料”和评审分数,实现上蒙有关领导、下蒙广大群众、外蒙外单位专家、内蒙本单位当事人、主蒙除了作弊者本人之外的全体评委;擅自盗用外单位专家的名义、阴谋盗取“双盲法”作为一种客观公正评价方法的名誉、疯狂盗窃本应通过公平竞争才能得到的名利。最初被称为“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得逞之后,杜晓山、刘玉满等人把它推广到整个学术界,在全国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现在一般称为“中国学术界第一骗术”。其中的造假舞弊问题,从去年6月19日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周的谈话来看,他们已经承认。但是却否认此类恶劣骗术对正直学者造成的打击和伤害,侈谈此类行为“是否影响排序”,拒不坦白造假舞弊具体过程,拒不向受害人赔礼道歉。也就是说,虽然承认了造假行骗,但造假行骗的人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仍然神气十足横行霸道。在帮派势力的支撑下,这套拙劣骗术在最高学术殿堂昂扬坚挺、永“吹”不“羞”已经十七年,在全国各地也产生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如今它已经成为彰显最高学术殿堂奇耻大辱的“耻辱柱”,标志中国学术腐败最严重阶段的“里程碑”和识别学术骗子及贪腐官僚的“试金石”。要把这套骗术搞臭,必须要让这套骗术的创始人杜晓山、刘玉满等人坦白交代造假过程!必须向受害人赔礼道歉!必须给直接责任人应有的纪律处分。(详见:《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五蒙三盗术已经发展提升为中国学术界第一骗术》、《再论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等资料)

第三,要严惩违法犯罪的“伪造选票”行为。为了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农村发展研究所曾经出现并持续多年的另一个严重事件就是“伪造选票”。一开始出现在推选年度先进工作者中,后来也出现在职称评定中。过去我们对这个问题认识不足。把它看成是一个以权谋私和学术腐败问题。从最近中央下发的关于严厉处罚贿选的案例中,我们认识到这不是一般地以权谋私和学术腐败,而是严重的违法犯罪,“是对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和选举制度的公然挑衅和直接破坏,是对党纪国法的藐视”。根据案件事实和有关党纪政纪、法律法规,四川省对涉案人员全部作出严肃处理。其中,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33人,给予撤销党内外职务以上处分的77人,给予严重警告并免职、严重警告、警告或行政记大过、记过处分267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人员均被判处相应刑罚,仪陇县委书记杨建华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南充市委书记刘宏建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

“伪造选票”是比“贿选”性质更为严重的问题。“贿选”是拿钱买别人“愿意”,“伪造选票”则是以欺骗手段把“愿意”强加于人。“贿选”如同“嫖娼”;“伪造选票”则是“强奸”。冒充外单位专家伪造“代表作评审”材料,则是对外单位专家的“强奸”。对于“嫖娼”的,已经严厉处罚了,没有理由纵容“强奸”的。建议巡视组将农村发展研究所的“伪造选票”问题单独立案,彻底调查,依法惩处。(参见:《职称评定造假蒙骗一条龙——再揭职称评定黑幕》)。

第四,要肃清勾结国外敌对势力的内奸和卖国贼。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中,有人以出卖国家重要经济情报和国家根本利益谋取个人私利,有的则点对点地与国外敌对势力遥相呼应,制造反动舆论,妄图颠覆人民政权。为了国家安全建议巡视组重视这个问题,对于近些年与国外频繁交往的那些学者,特别是那些暴发户,需要认真审查,既要查政治账,也要查经济账。

第五,要摧毁已经成为万恶之源的帮派势力。中国学术腐败的发展过程,也就是拉帮结派结党营私的发展过程。帮派势力所营造的学术腐败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已经在学术界造成系统腐败。帮派势力最擅长的就是搞阳奉阴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事实表明:如今已经做强做大的帮派势力可以把任何一项中央政策和上级指示歪曲、化解、消融或“为我所用”。帮派势力已经成为学术界的万恶之源,导致了学术腐败的系统化、盗匪化、流氓无赖化和黑社会化。最近爆出的震惊全国的“农发所徐鲜梅评职事件”就是铁证。直到现在他们还在口口声声讲评职称首选“学术新秀”;行动上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要说“学术新秀”,徐鲜梅二十年前就是当之无愧的“学术新秀”。我国55个少数民族第一位农学女博士,国家人事部认定的优秀人才,整个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几个?一贯说一套做一套的帮派头目对真正的“学术新秀”排斥、打击、陷害、摧残二十余年,还有脸讲什么首选“学术新秀”?更荒唐的是居然还拉出一个帮派势力的“新奴才”冒充“学术新秀”!这表明:有帮派势力就没有中央领导;有帮派势力就没有事实真相!有帮派势力就没有公平正义!帮派黑恶势力不除,治理学术腐败无望!;(详见:《拉帮结派之风不除,振兴中国学术之梦难圆》、《拉帮结派误国太深!害民太甚!》).

第六,要为弘扬学术正气树立榜样。焦裕禄同志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要让被帮派黑恶势力已经糟蹋的奄奄一息濒临灭亡的中国学术起死回生最重要的首先是树立榜样,呼唤正义、弘扬正气。要从为了坚持维护国家利益和学术正气而遭受帮派势力长期打击报复的学者中,树立一个为他们伸张正义讨回公道的榜样。以这样一个榜样告诉那些成千上万的不善于搞关系也不屑于给当权者溜须拍马只想踏踏实实搞学术的人才:只要你走正道勤奋努力辛勤付出,照样可以得到应当有的回报、成功和荣誉。并且不是像屠呦呦那样五千年一遇的十三亿分之一的渺茫希望,而是在中国大地上随时可能出现的事实。树立这样一个榜样焕发出来的正能量胜过一百个夸夸其谈、劳民伤财、动辄耗资数百万的所谓“人才培养工程”。如果在每个地区每个学术研究单位都树立这样一个榜样,中国的学术人才的涌出将如同火山爆发。中国将迎来本土学者拿诺贝尔奖像中国体育健儿拿世界大赛金牌那样的新时代。被外国人骂了几百年“东亚病夫”的中国人在体育上可以做到的事,被世界公认为聪明勤劳的中国人在学术上却做不到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第七,要严厉打击以学谋私和学术造假,彻底整顿专家队伍。学术造假和学术腐败的发展造成了中国学术界专家队伍的极度混乱。“教授”被骂成“叫兽”,“专家”被称为“砖家”,假冒伪劣、滥竽充数比比皆是,必须彻底整顿。建议巡视组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做出榜样。应该启动第三方评审重新审查现有副研究员以上的专家队伍。这件事如果在三十年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三十年前还完全是一个当权者“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你不服不行”的时代。如今互联网的普及已经结束了那个时代。任何一个普通公民在今天的互联网上可以很容易查到任何一位专家学者三十年前写的有一定影响的论文或译作。所以,如果启动第三方评审利用互联网搜索整顿现有专家队伍并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要整顿现有专家队伍,最主要的目标应该对准那些并无真才实学却冒充权威、把持权力、凭借帮派仗势欺人、横行霸道的帮派头目。除积弊当用重典,治沉疴该有猛药。对于那些组织造假舞弊疯狂排斥打击正直学者和学术人才的罪魁祸首,建议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撤销所骗取的学术职称和学术荣誉头衔、追回非法所得和不当得利。不如此很难把那些以为有了做强做大的帮派势力就可以无法无天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的嚣张气焰压下去。

第八,全面从严治党,彻底整顿学术界的党组织。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以来的大量事实表明:中国的学术腐败之所以发展到空前未有、世界罕见、动摇国本、摧毁民族道德底线的严重地步,学术界基层党组织负责人的蜕化变质是基本原因之一。有的党委书记成了鼓吹私有化的急先锋。有的党委书记成了造假舞弊炮制典型骗术的总后台。有的党委书记成了权钱学交易中心的大老板。更有甚者,利用党和人民赋予他的权力,劫财劫色,无所不为。许多党组织的负责人从学生时代便是所谓“只红不专”的不学无术之辈。既没有搞学术的才能,也没有搞学术的兴趣,根本就不是搞学术的料。但是,当上学术研究单位的党组织负责人之后,贪心膨胀,欲壑难填,既要当官,又要学位和职称。这种不学无术的“党官僚”要获得学位和职称,要当上“博士”、“教授”和“博导”,除了造假舞弊和权钱学交易之外几乎没有别的办法。他们靠学术造假和学术腐败获得想要的一切之后,要保住既得利益,只能与学术造假和学术腐败共存亡。这些人必然成为治理学术腐败的很难逾越的最大障碍。所以,要把落实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部署和治理学术腐败结合起来,彻底整顿学术界的党组织,才能收到治理学术腐败的实效。否则,开局突破“零作为”都很难,更别期望收到什么实效。在其他行业,由上级党组织发文件或下指示给下级党组织由下级党组织自己去解决本单位的问题,这是常规。但是,这种常规在学术界解决学术腐败问题完全不适用。在学术腐败严重的研究所,大部分党组织负责人出身就是学术骗子或与学术骗子勾结在一起的贪腐官僚。要求他们治理学术腐败,和要求狼吃斋念佛保护羔羊差不多。不了解学术界的这种特点,不把全面从严治党放在重要位置,治理学术腐败很难不成为“走过场”而以失败告终。

巡视组的同志们!我觉得你们的使命是很艰巨的,又是光荣而神圣的。你们将在中国学术濒临绝壁即将掉下万丈深渊的关头,力挽狂澜,使已经奄奄一息的学术恢复生机,走上正途,迎来繁荣昌盛的新时代。历史将铭记你们的功勋!祝你们圆满完成工作任务,不负党中央的重托!不负中华学子和全国人民的厚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共产党员、退休学者王化信 2015-10-28

 

附徐鲜梅博文:谨呼吁中央巡视组,严肃查处社科院农发所

2015-10-29 01:57:06

据2015年10月23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头条消息,经中央批准,2015年中央巡视组第三轮巡视将对中国社会科学院等31个单位进行专项巡视,且直奔党组织,亦是最严党规修订后的首轮巡视。据悉,拉帮结派首次纳入违纪条款,并作为违反政治纪律的最新巡视内容。拉帮结派及一枝独大以及所形成的权力关系网和利益共同体,不仅是各种学术腐败表现形式的基础和保障,而且是许多铁证如山的学术造假案至今未受到查处的根本原因,是治理学术腐败的最大障碍,是埋葬13亿勤劳智慧的中华儿女中无数可以成为学术大师和问鼎诺贝尔大奖的优秀学术人才的罪魁祸首。中国社会科学院农发所帮派,无视中央“三令五申”痛加鞭挞拉帮结派的精神和要求,不断犯案,是习惯和贪念,亦是帮规和使命!可以说,农发所37年的科研发展史,也就是圈子文化和山头主义的活动史,且具有明显的帮派依附及权力更迭的阶段性特点,即帮派萌发阶段(1978—1988);帮派艰难时期(1988—1993);帮派夺权阶段(1993—1998);帮派分权阶段(1998—2010);帮派全盛时代(2010—2015),或“帮派”鼎盛时代,是杜志雄副所长获得了控制全所及绝对权力的时期,也是彻底结束农发所“三国时代”,以及最后胜利完完全全属于“杜志雄帮派”的时期。

毋庸置疑,帮派势力已成为农发所的权力腐败之源,以及将该所党内生活庸俗化的集中体现,导致了学术腐败系统化、盗匪化、流氓无赖化和黑社会化。学术腐败发展到“空前未有、世界罕见、动摇国本、摧毁民族道德底线”的严重地步。事实上,人民网、新华网、民族复兴网、红歌会网、凤凰网、人大经济论坛、凯迪社区以及成百上千的博客,纷纷以“拉帮结派之风不除,振兴中国学术之梦难圆”;“拉帮结派误国太深,害民太甚”;“中国学术腐败八大表现形式排行榜”;“最高超职称评定骗术——五蒙三盗术”;“再论最荒唐的代表作评审”;“若执意孤行,联名向’两会’呼吁解散社科院”;“一人一票正在毁掉第二个屠呦呦,学术腐败该反思”;“迪阅:中科院屠呦呦’诺奖’牵出社科院徐鲜梅’事件’日记”;“徐鲜梅,输给了潜规,败给了帮规”;“屠呦呦和徐鲜梅与你我有多大关系”;“全都在看屠呦呦之际,请顺道看一眼徐鲜梅”和“中国社科院联合调查组真相”等为题进行报道,社会舆论哗然。

学风折射党风、文风体现世风!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是国家马克思主义最坚强阵地,中共中央智囊团,国务院思想库,其行为必然要影响全国,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是有形的样板,是无声的命令,是永存的号召。最高学术殿堂刮起的人才“逆向淘汰”之风流毒八方,蔓延全国;捍卫马克思主义的阵地变为中国社会腐败的总根源,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参谋部和智囊团变为假冒伪劣专家的吃喝玩乐俱乐部;最高学术殿堂变为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的天堂。中国社科院农发所,是专门研究和指导全中国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活动的国家级学术及信息部门,“农业乃国民经济之命脉,农村则人民立命之根本”。拉帮结派及一枝独大反映出的狼狈为奸及人才“逆向淘汰”是学界表象,而意识形态背后的裙带关系及利益链条却是“圈子文化”的实质;境外组织资助农发所,就等于获得了广泛进入中国农村的“门票”,拿到了摸底了解中国农业的“钥匙”,得到诱惑和误导中国农民的“工具”;“披上学术的隐身衣,制造烟雾 ”之抽象意识形态的问题,在农发所,是如此具体和清晰,即“大肆宣传剥削是社会进步的源泉”,投靠利益集团与中央唱反调(中央“粮食要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并为其鼓噪“中国粮食要靠进口”,以及“不真数字提供给政府,真实性数据奉送给东家!”他们,报纸有“文章”,电视有“形象”和广播有“有声音”,混淆视听,影响恶劣。鉴此,谨向中央第三轮巡视中国社会科学院巡视组呼吁,先查处农发所帮派,严肃党纪,整治学风。

欢迎访问乌有之乡——

投稿信箱:wyzxsx@163.com

网址:http://www.wyzxwk.com/

乌有之乡微信公众号:wyzxwk0856

乌有之乡小编微信号:wyzxwk101

博客:乌有之乡网刊(http://blog.sina.com.cn/u/1036292481)

微博:@乌有日刊

QQ号:951172898

QQ群:73275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