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Wu Ying (吴英) on historical materialism as the remedy for historical nihilism

Posted on

唯物史观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克星

吴英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9月25日第815期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在史学领域,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反对以唯物史观为指导进行历史研究和历史解释。为此,持有历史虚无主义观的人祭起了多重罪名,诬称唯物史观是阶级斗争决定论、是宿命论式的经济决定论、是否定精英人物的历史作用,并诬称唯物史观揭示的历史发展规律是抽象的社会学公式、是历史终结论等。他们自以为提出了否定唯物史观的所谓论据,其实不过是在重复一百多年前的陈词滥调,而这些陈词滥调早已被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当年驳斥得体无完肤。我们不妨略加回顾,以正视听。

  其一,在唯物史观的逻辑体系中,对阶级斗争作用的界定乃是助产婆、而不是产婆。马克思曾明确指出:“所有这些方法都利用国家权力,也就是利用集中的、有组织的社会暴力,来大力促进从封建生产方式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转化过程,缩短过渡时间。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又如,马克思在谈到向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更是明确指出,“如果还没有具备这些实行全面变革的物质因素,就是说,一方面还没有一定的生产力,另一方面还没有形成不仅反抗旧社会的个别条件,而且反抗旧的‘生活生产’本身、反抗旧社会所依据的‘总和活动’的革命群众,那么,正如共产主义的历史所证明的,尽管这种变革的观念已经表述过千百次,但这对于实际发展没有任何意义”。试问凭什么说马克思是阶级斗争决定论者?又凭什么将唯物史观说成是“主张阶级斗争的史观”呢?!

  其二,历史虚无主义诬称唯物史观是所谓的“经济决定论”。恩格斯对此作出过直接的驳斥。他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无论马克思或我都从来没有肯定过比这更多的东西。如果有人在这里加以歪曲,说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性的因素,那么他就是把这个命题变成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经济状况是基础,但是对历史斗争的进程发生影响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主要是决定着这一斗争的形式的,还有上层建筑的各种因素:阶级斗争的政治形式及其成果——由胜利了的阶级在获胜以后确立的宪法等等,各种法的形式以及所有这些实际斗争在参加者头脑中的反映,政治的、法律的和哲学的理论,宗教的观点以及它们向教义体系的进一步发展”。

  其三,历史虚无主义诬称唯物史观否定精英人物的历史作用。首先需要明确,唯物史观坚持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命题。但是,在这个前提的基础上,马克思肯定地指出:“如爱尔维修所说的,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而与之相反,历史虚无主义者却根本否定劳动大众是创造历史的主体力量,并且反对以推动还是阻碍劳动大众物质和精神力量的发挥为标准来判定伟大人物的是非功过。他们历来主张帝王将相或什么资本大王、精神领袖之类的人物创造历史。真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四,历史虚无主义强加于唯物史观的又一罪名是把它做出的资本主义必然被共产主义取代的科学论断诬称为所谓的“历史终结论”。这岂不更是无稽之谈。恩格斯在回答法国《费加罗报》记者的提问时就曾经指出:“我们没有最终目标。我们是不断发展论者,我们不打算把什么最终规律强加给人类。”唯物史观所包含的辩证方法就是强调历史发展的永恒性,比如马克思曾经指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既然不是历史终结论,唯物史观自然不会认定共产主义社会是历史的终结。

  总之,对历史演进持虚无主义观点的人,从来不承认人类社会的历史演进是有其特定的演化规律的。因此,他们对马克思和恩格斯创建的唯物史观持根本否定的态度。我们必须正告这些先生们:唯物史观绝非历史虚无主义史观,恰恰相反,它的本质决定了它是历史虚无主义的克星!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