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ian Zuo Yuhe (左玉河) on the validity of oral history (from Renmin ribao)

Posted on

从探寻记忆之真到逼近历史之真

口述历史视域中的真实性

左玉河

来源:人民日报2015年9月21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口述历史旨在以访谈方式发掘、采集、整理与保存口述者的历史记忆,呈现口述者亲历的历史真实。历史记忆是口述历史的基础,发掘历史记忆是口述历史的主要工作,但受口述者生理、心理及社会环境因素等影响,口述历史的真实性经常遭到质疑。口述者以怎样的方式呈现历史真实?历史记忆呈现为口述历史要经过哪些中间环节?这些中间环节对历史记忆及其呈现起了怎样的过滤和阻隔作用?这些都是口述史学必须深入探究的关键问题。只有对口述历史视域中的真实性有深刻认识,才能不断从探寻记忆之真到逼近历史之真。

  历史记忆呈现方式制约口述历史的真实

真实是历史的灵魂,历史研究的本质就是探寻客观存在的历史真实。口述历史是以挖掘历史记忆的方式追求客观的历史真实,其特点是以口述者的历史记忆为凭据再现历史真实。历史记忆是指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对历史事件的回忆,它是呈现口述历史真实的一种主要方式。因此,口述历史的真实性来自历史记忆的真实性。口述历史真实与否,取决于口述者叙述的内容是否真实,取决于口述者能否将记忆之真完整而准确地呈现出来。既然口述历史的真实性主要取决于历史记忆的真实性,那么,历史记忆储存及其呈现方式的局限必然制约了口述历史的真实性。

从口述者亲身经历的客观存在的历史真实,到口述历史文本的真实,中间要经过历史记忆加工、历史叙述呈现、叙述文本整理以及形成口述文本等多个复杂环节。可以说,每个环节都是一重帷幕,阻隔着历史记忆的穿透,从而使客观的历史真实大打折扣并有所变形。不仅客观的历史真实与历史记忆之间存在着阻隔和距离,而且历史记忆与历史叙述之间也有着阻隔和距离;不仅口述者的历史叙述受到多种因素干扰,而且叙述文本整理也有访谈者的主观参与,从而使音像文本与口述文本之间存在着较大阻隔。经过历史记忆加工、历史叙述呈现以及口述文本整理等环节而形成的口述历史文本,与历史记忆有一定的距离,与客观的历史真实距离更远。

  口述历史的四层真实与三重帷幕

口述历史视域中的“真实”,可以分为四个层面:历史之真(客观的历史真实)、记忆之真(历史记忆中的真实)、叙述之真(口述音像的真实)、口述文本之真(根据口述音像整理的口述文本的真实)。从口述者亲历的历史真实到口述文本呈现的历史真实之间,即从历史之真到口述文本之真中间,经历了三重帷幕或者说三次筛选的过滤和阻隔。

第一重帷幕是从历史之真到记忆之真,即从口述者亲身经历的历史真实,到口述者将历史事实存储为历史记忆的过程。历史真实经过口述者的记忆存储、保持与回忆诸环节的过滤与筛选,形成了历史记忆。这中间因记忆的特殊机能而使历史事实有所变形,并非全部的历史真实都存储为历史记忆,大脑中存储的历史记忆之真也与历史之真有较大的间隔和差距,历史记忆的真实已经对客观存在的历史真实打了一些折扣。可以说,口述者的历史记忆之真不再是全部的历史真实,而是选择后的部分历史真实,是经过记忆本身过滤和阻隔后的部分历史真实。

第二重帷幕是从记忆之真到叙述之真,即将存储的历史记忆通过回忆的方式呈现出来,表现为历史叙述的过程。历史记忆的呈现是以语言和文字为中介的,以语言表述出来的就是口述,以文字表述出来的就是文献。语言和文字将存储于大脑中的历史记忆呈现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受语言的限制和阻隔后呈现出来的历史记忆,既非记忆的全部,也非记忆的准确呈现。记忆在呈现中既有数量的减少,更有内容的失真和变形。在历史记忆转变为历史叙述过程中,心理、生理及社会环境等多种因素影响着历史记忆的呈现结果。

第三重帷幕是从叙述之真到口述文本之真,即从叙述文本到形成口述历史文本的过程,是访谈者将音像文本转换为口述文本的过程。口述历史的双重主体特性决定了访谈者与口述者必须共同参与口述历史的工作。访谈者在整理过程中的主观取舍,实际上是对口述者呈现出来的历史记忆的检验、修订、补充和取舍。经过访谈者这道工序的过滤与阻隔,口述者叙述的记忆中的历史事实再次经过处理。

历史之真经过历史记忆、历史叙述、口述文本整理三重帷幕的过滤和阻隔,在口述历史文本中呈现出来的历史真实相对比较有限。口述历史所得到的历史真实,是口述者记忆中的历史真实,是部分历史记忆的真实,是客观历史真实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应该坦然承认口述历史存在着某种失真及不可靠性。

  让口述历史无限逼近历史之真

正因为口述文本之真与历史之真之间有着多重阻隔,所以口述历史应当关注历史之真如何冲破多重帷幕的阻隔而得到部分呈现。口述历史的主要任务就是挖掘、采集、保存、整理口述者的历史记忆,口述历史研究者应着力发掘记忆之真、减少记忆呈现的阻隔,在探寻记忆之真过程中无限逼近历史之真。

为了保证口述历史文本的真实,必须着力保证历史记忆的真实和历史叙述的真实。历史记忆受其内在机制及自然因素的影响,其真实性很难为口述者所左右,但历史叙述的真实则是口述者所能把握的。所以,口述历史的主要环节应该放在历史记忆呈现过程中,研究影响历史记忆呈现的多重因素,从而将历史记忆完整而准确地以语言表述的方式呈现出来。为此,必须排除历史记忆呈现过程中的多种因素阻隔,使历史记忆尽可能真实地呈现出来。这实际上就是口述历史所要做的主要工作。

历史的真相是惟一的,但对它的记忆及其呈现出来的面相则是多样的。不同的口述者从不同的视角对相同历史事件所呈现的历史记忆是不同的,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境遇中以不同的视角所呈现的历史记忆也是有差异的。马克思说:“历史事实是由矛盾的陈述中清理出来”,对于相同事件有不同乃至矛盾的叙述,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不能因此就否定其真实性。口述者对历史之真的追寻很像是瞎子摸象,自以为摸到了历史真相,但他所触摸到的仅仅是部分的历史真相,是其历史记忆中的部分真相,离客观存在的历史之真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口述历史研究,就是这样一种以挖掘历史记忆的方式无限逼近历史真实的追逐历程。(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