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22nd ICHS in the Chinese media: on three major trends in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historiography

Posted on

盘点国际史学发展三大新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张清俐 毛莉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科学网2015年09月07日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8月29日,第22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在山东济南落下帷幕。7天时间、185场会议,来自全世界各地的2000余名历史学家汇聚泉城,描绘出一幅百花竞放、各显芬芳的世界史学景观。这场国际史学盛会是中国史学走向世界的津逮,也是中国瞭望国际史学的窗口。记者从大会的众多议题中梳理出三大亮点,以此管窥国际史学发展的趋势与前景。

  趋势一:突破西方中心主义藩篱

  与历届大会相比,此次有更多来自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的历史学家与会,大会设置的议题涵盖了世界所有地区,所有议题的讨论也被要求吸纳西方世界之外的历史学家参与……大会的种种“特殊”安排背后折射出当今国际史学突破西方中心主义藩篱、走向全球史的发展趋势。

  “在过去一周的所有议程中,中国是主要议题之一,是一次特别成功的摆脱欧洲中心主义历史观或西方中心论的尝试。”在此次大会上卸任的国际历史学会秘书长罗伯特·弗兰克在作大会总结报告时说。

  此次大会的首要议题“全球视野下的中国” 吸引了来自意大利、法国、日本、美国等多国学者的积极参与。中国是考察全球历史进程不可或缺的维度,考察中国与世界多元文明的历史互动也是理解中国的重要视角。“学者们力图从政治、经济、文化等不同角度勾勒历史上的中国在全球化和多元化的世界当中所发挥的直接和间接影响。”西班牙国家研究委员会教授玛利亚·埃利萨尔德说。

  瑞士苏黎世大学的安妮·库伯和迈克·斯皮德尔认为,作为贸易线路,丝绸之路把大西洋和太平洋联系在一起,长时段贸易带来了沿线国家之间信息的交流。他们以《后汉书》关于“大秦”的描述为根据,将中国与罗马帝国之间的交往追溯至中国汉代。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万明讲述了明朝的白银货币化是如何构成早期全球化故事的一部分。明代的白银货币化是中国本土一个非常重要的变迁,它恰恰发生在16世纪全球化开端之前,直接引发了中国和全球的联系。在全球化进程开端之时,中国通过白银和世界连接起来,而且为全球经济体系的建立作出了重要贡献。

  这段历史也引起了首届“国际历史学会——积家国际历史学奖”获得者、法国拉美史专家塞尔日·格鲁津斯基的关注。他说,美洲开采白银的一个重要流向就是中国。以宏观视野来看,这段历史将欧洲、美洲、亚洲联系到一起,彼时的世界已经进入部分全球化的发展进程。

趋势二:历史学的数字化转向

  此次大会通过设置“历史学的数字化转向”主题大会、“推进历史研究的数字化”晚间会议等多场讨论,展示了数字化这一历史学家的新工具和新方法为历史学带来的变化。

  过去的历史学家埋首于浩如烟海的古籍资料,数字化时代的历史学家的工作阵地转向了屏幕。“数字化确实缩短了时间和距离,也提高了彼此的联系效率,使得全球变得很小。历史学家在屏幕上能看到更广阔的空间,把过去和现在联系起来。”留尼汪岛大学教授伊凡表示。

  数字技术不仅让历史学家多了一样顺手的新工具,它所提供的共享平台还可以使研究成果最大程度实现资源整合。伊凡说,“数字革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世界范围的项目合作机会。”

  意大利欧洲大学研究院教授瑟奇·诺瓦雷提出构建数字化公共史学的可能,其中机遇与挑战并存。一方面,应该鼓励数字记录的公共历史,专业和非专业人士的参与将为公共史学的发展作出贡献,这样的工作也能够更好地帮助人们形成集体记忆。另一方面,社交媒体的出现使更多非专业人士在网络上以记忆创造个人历史,以至于数字化时代的历史和记忆两个范畴的界线变得模糊。

  与会学者认为,专业历史学家有责任引导数字化时代公众史学的良性发展。“网络上存在大量虚假信息,需要专业历史学家明辨是非,用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是非标准对其进行过滤和筛选。”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汤姆·达布林表示。

  此外,如何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平台,如何在数字历史文本可能被任何人任意编辑的情况下确保文献的准确性,如何保障在线历史作品著作权等富有争议的前沿性话题,也引起了与会学者的热烈讨论。

趋势三:书写情感的历史

  “几年以前,有谁能对书写情感历史这一方法有深入了解?而现在通过相关议题的讨论,‘历史化的情感’被充分论证之后,人人都认识到了这个新因素的重要性。”这不仅是弗兰克的印象,在“书写情感的历史”这一主题会议上的学术交流也让很多学者耳目一新。

  对于历史的认知,我们讨论更多的是政治、经济、文化等,情感何以可能成为我们考察社会历史变革的一面镜子?在德国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发展研究所情感史中心教授尤特·弗雷福特看来,情感史的研究关注情感发展的历史,以及情感作为历史变革的一种推动力所产生的影响。

  同样是对情感的研究,历史学与其他学科所开展的研究有怎样的关系?来自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托马斯·德博拉认为,自然科学的研究需要理解大脑在历史的变化中如何吸收文化和社会因素来进行更丰富的情感表达,而历史学家对情感的研究也可以从生物学、神经学、遗传学等方面的研究成果中有所借鉴。目前,很多生物学的认识被借鉴到了情感历史的研究当中,但在借鉴自然科学研究成果的同时,必须要尊重历史的真实性和客观性。

  “这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它的理论和方法论还处于非常初步的阶段,需要感兴趣的学者进行不断探索。”弗雷福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