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 Pengchi (胡鹏池) reflecting on who creates history

Posted on

历史由谁创造的?

——长历史与短历史的概念

胡鹏池

来源:共识网2015-08-25 

For the original website please see here.

摘要: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改朝换代的时候;世界很多国家也有侵略与被侵略的历史;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窝里斗”为特征的自虐的历史。

 

 【胡鹏池“思想方法”随笔(01)】

历史由谁创造的?

有人说:历史从来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哪怕这个人是划时代的历史人物。

又有人说:历史也不是在某种固定的观念中造就的,而是在微妙的变化中形成的。

前一句说的是:历史不是英雄创造的;

后一句说的是:历史往往由偶然形成的。

毛时代的传统史学观念奉“奴隶史观”为教旨,即“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但恰恰在这个时代的史学最虚伪,不仅表现在对历史的阐述中,还表现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创造“史无前例”的是“群众运动”,运动群众去“群众运动”的并不是“英雄”,而是“救世主”。连“英雄史观”都不是,而是“救世主史观”。

按笔者七十年的人生积累,历史既不是没有奴隶的英雄创造的,也不是没有英雄的奴隶们创造的,而是由英雄与奴隶共同创造的。有时甚至可以说是“英雄”与 “狗熊”共同创造的。

如果摒弃“奴隶”与“英雄”这些过去时代常用的陈旧名词,那么比较准确的说法是:历史是由人民群众与杰出人物共同创造的。

迄今为止的人类的文明史,如果从旧石器时代算起则不超过六、七千年;从中国的文明史讲,习惯上讲是5000年,其实只有3700年左右。所以在人类的目前阶段,从宏观上研究历史往往是以百年、千年为单位的,这就是笔者所说的“长历史”。

但是人类的文明史还在延续,没有人能预见到它还会延续几万年或几十万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当人类的文明史有了几万年乃至几十万年的积累时,那时人类研究宏观的“长历史”也许要用千年、万年为单位。

但是,无论是现在的长历史,还是将来的长历史,个体的生命却永远是短暂的。人生不过百,即使将来人的寿命能普遍超过百岁大关,但作为人类个体的人生历史仍然是以十年、几十年为单位的,这就是笔者所说的“短历史”。

“长历史”是以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为趋势;“短历史”却以有主宰历史的“英雄人物”为标志,无数短历史的不间断地延续形成了长历史。英雄人物在长历史中几乎不起作用,但在“短历史”中的影响至伟至巨,尤其是在有些国家有些时期的短历史中。

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实际都生活在短历史中。如今是70上下的我们这一代人的一辈子其实只经历了两位“英雄”所创造的时代,前30多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后30多年生活在邓小平时代。我们并不能否定这两个三十年是一根连续的曲线,但也不能否定这两个三十年不仅有清晰无误的“拐点”,而且有清晰无误的标志。毛泽东时代以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条形码,邓小平时代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为条形码。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一切向权看”,以“权力”为角逐中心,以各种形式、方法、途径“斗起来”。毛泽东有一句名言“八亿人口,不斗行吗!”八亿人民响应他的号召去搞“斗起来”的文化大革命,却没有一个人问:不斗为什么不行?两亿多人口的美国为什么不斗能行?几千万人口的北韩为什么不斗也不行?

邓小平时代的中国人“一切向钱看”,以“财富”为追求对象,以各种形式、方法、途径“富起来”。邓小平也有一句名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却没有人问什么时间轮到自己。

其实,毛泽东时代至今也没有完全结束,也可以说我们的这一辈子都生活在毛泽东时代的阴影下;

其实,邓小平时代至今也没有完全结束,比我们晚生三、四十年的人将来也许可以说是一辈子生活在邓小平时代。

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时代是毛泽东创造的,如果没有毛泽东这个英雄人物,前30多年就一定不是那个样子的。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改朝换代的时候;世界很多国家也有侵略与被侵略的历史;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窝里斗”为特征的自虐的历史。而且迄今为止,文化大革命仍然在继续地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历史,影响着中国现在的道路和将来的方向。没有人说得清它将继续影响几十年还是几百年。

而这个历史就是毛泽东这个“英雄人物”创造的。

所以如果说奴隶创造历史,这与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完全不吻合;如果说是人民创造历史,与我们一代人的经历完全不吻合。

任何个体的生命都生活在“短历史”中。“短历史”才与人们休戚与共,关系到人们当前的生态环境、价值追求、利益所在。从这个角度讲,“长历史”对人们物质生活几乎是毫无用处的,汉朝怎样?唐朝怎样?甚至清朝如何、民国如何?跟我们现在物质生活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但即便如此,人们仍然需要研究长历史,搞清楚目前所处的“短历史”在“长历史”中的地位,它从何处而来,又向何处而去?它在“长历史”中是正常的、合理的存在?还是不正常、不合理的存在?我们目前是处在正路上还是弯路或是邪路上?

研究“长历史”的目的是为了在我们的未竞之年做一个明白人!更为了我们的未竞之年及子孙后代争取更光明的前景与更幸福的未来。